我正要大展文采,对面的警察猛的一拍桌子:“你最好老实点!格雷夫斯就在对面,你俩的口供要是不一样,就卸了那那家伙的胳膊和腿。”

  我一伸脖子:“那赶紧吧,最好把第三条腿也卸了!”

  警察一屁股坐了下来,这江湖道义呢?这侠肝义胆呢?怎么还没动刑就招了?

  我一翻白眼,你当演梁山好汉呢?貌似瓦罗兰没水浒传,不过,这年头谁表面都是好汉似的,可是这眼瞅着要挂了,还好汉个毛线啊!

  不一会牢房门来了,一个警察一探头:“那个黑脸汉说赶紧把你审的这个人五马分尸。”

  审我的这个警察颤微微的站起来:“他说赶紧割掉那黑脸汉的第三条腿。”

  “……”两人大眼瞪小眼顿时无语。

  好嘛,这格雷夫斯也是一路货色,还好我没招,不过,我深表怀疑,这格雷夫斯酒色过度,第三条腿不割掉也过了使用期了吧?

  最终,两位警察被逼无奈,将我俩放在一起审,审讯室里鸡飞狗跳,房盖都在顷刻间灰飞烟灭……

  到最后,两位警察口吐白沫,跪倒在地,高唱征服:“你俩来审讯我俩吧,这尼玛折寿三十年啊!”

  傍晚,我和格雷夫斯双双回到监狱,眼神一对,嘿嘿一笑。

  虽然格雷夫斯着货腹黑,不过这忽悠忽悠就瘸了的本事深得我二人转真传。总之,很志同道合啊。

  什么志?胸前一黑色大痣!

  什么道?坑人之道无敌了!

  怎么样?有什么办法出去么?”我抬头问。

  “有办法,就是有点坑爹。”

  我大惊失色:“你什么时候不坑爹啊?小学没毕业就出来混的?”

  “必须的!我三岁就闯社会了。”格雷夫斯很骄傲。

  我撇嘴:啥时候葫芦娃都开始混黑涩会了!”

  和格雷夫斯调侃了一会,格雷夫斯终于正色起来:“我最近偷了很多烟雾弹,我们可惜暂时屈服他们,等在外面劳教的时候再趁机逃跑。”

  难道是格雷夫斯的W技能「烟雾弹」么?不过貌似那个距离很短啊,用这个逃跑,人家警察又不傻,出了烟雾圈,格林机关枪一出,不得被打成筛子啊?

  额,瓦罗兰貌似也没格林机关枪,也没AK47,甚至格雷夫斯的烟雾弹还没白雷好用。

  不过已经山穷水尽了,拼一把吧。

  第二天,整个警察局都惊呆了,昨天那俩念经咆哮哥竟然服软了?这尼玛难道是世界第八大奇迹?

  不管你们信不信,我反正不信!警察们都这样想着。

  众多警察立刻开会讨论,课题就是“轮格雷福斯黑道大哥服软的可能与威胁”。

  我直接被凉在一旁毫无存在感,尼玛,格雷福斯有毛好的,就是皮肤比我黑了点,谁知道他是不是非洲那个角落偷渡过来的,难道就因为他长的大叔样子,警察们就更关注,不是只有萝莉才喜欢大叔的么?难道警察也好这一口?

  不过因为关注度的提高,我和格雷福斯的逃跑希望更加渺茫了,整日在外面劳作,一大堆的囚犯和十来个警察,可是那些囚犯明显没人搭理,那十来个警察把我和格雷福斯围了起来,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存在感立刻满格,大招已经饥渴难耐了……

  我泪流满面,我还有泡妞大业没完成呢,老天不要这么搞吗?

  我转过身瞄了一眼格雷福斯,没办法了,出卖了这货吧……

  我突然跳了起来,大吼一声:“看,天上掉下来个林妹纸!”

  Y*最新DV章?7节%上酷-匠#H网h

  警察们一动不动,依然盯着我们。

  我动了动,警察们的眼神依然不动,我再动了动,警察们依然静若处子。

  我挤开人群,没人搭理我,我靠我这存在感一点都木有啊!敢情人家只关心格雷福斯有没有小动作啊。

  好吧,大叔保重,我一定会承担起你没有完成的任务,泡着你的媳妇,抱着你的妹纸,和你的女儿在嘿咻……好汉当如此啊!

  我悄悄的离开了,我的身后,格雷福斯像个深闺怨妇似得看着我,我的心底一阵恶寒。

  我哈哈大笑,然后……身体僵住了,我的眼前站着一个美女。

  凯瑟琳,一身警服,英姿飒爽,她的眼神里也分明有些错愕。

  “哈……好久不见啊。”我举起手打招呼,可是这声音怎么有些颤抖啊,哎,没了美女青睐,瞬间被打回屌丝原型了,尼玛,我不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啊,不用这么收了我吧?

  凯瑟琳抿了抿嘴,想说些什么到底什么都没说,她一抬手,一副手铐拿了出来。

  她缓缓的走近我,然后又缓缓的将手铐铐在我的手上,我一动没动,哎,如果换一个警察,我直接打爆他啊!可是……如果说英雄难过美人关的话,那么屌丝刚看到美女就跪了,没有任何犹豫的就GG了。

  “你……为什么不跑?”凯瑟琳突然抬起头,剪水双眸里波光粼粼,她竟然流泪了。

  “跑?”我反问了一句,然后伸出另一只手将手铐的另一端一下铐在了她的手腕上,眼前的景色似乎又回到了那天傍晚看夕阳落山的时候,不过当时手拉着手变成了用一个手铐连接了。

  “为什么要跑?你总是那么天真,总是认为好人就一定是好人,坏人一定是坏人,可是你们的局长是好人么?金克思一定是坏人么?这个世界很多是非不是用眼睛用耳朵就能知道的,而是用心。”我淡淡地说。

  我竟然说出了这么有哲学的话?好吧,伟大的希腊先哲们,跪拜我吧,也许我会收你们为徒。

  凯瑟琳望着我哽咽着说:“金克思要炸掉火药库,你说她是好人么?你们逃跑的时候,我可是看你们很亲切的啊?”

  我转过身突然道:“吃醋了?喂,你又不是我女朋友。”

  凯瑟琳本来泪眼婆娑的立刻嗔怒起来:“谁是女朋友,不过是……看你和金克思这个假小子鬼混不学好而已,你看,都掉到大狱里了,若不是我求情,你以为你会这么容易的跑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