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是欺骗小萝莉的邪恶大叔了,可是凯瑟琳貌似挺御姐的,我也挺正太的……想吐?自备痰盂。

  和凯瑟琳肉麻了一会,办公室里面传来一声轻咳声,我一侧头,尼玛,不是那个警察局里面的那个官么?不知道是不是刑侦大队队长还是什么高管。

  “啊,局长?”凯瑟琳连忙推开了我,可脸上的红晕还没褪下,这让她窘迫地脸蛋更红了。

  局长大人很生气,这么漂亮的警花我还没上呢,先让你这个狗腿子给弄走了!局长向我看来,眼神如出鞘的利剑般锋利,真是……好贱啊。

  局长大人和凯瑟琳交流着,我就在门口听着,怎么?市民听取下为人民服务的局长大人办公不行么?

  可是我立刻就被拖走了,那个拖走我的小警察一脸不屑:“还为人民服务?我服务你MLGB啊!”

  我觉得瓦罗兰大陆应该穿越过来个雷锋,教导下他们该如何做人民的好儿子,可惜现在的瓦罗兰警察,那就是爷啊。

  凯瑟琳出来了,脸上一脸苦相:“陈锋,恐怕这两天我不能和你去小黄村了。”

  “怎么?”我连忙问,不会是局长三言两句就给凯瑟琳讲明白了吧?感情有个P用?女人想幸福就得嫁给钱,嫁给权!

  .j酷(@匠D网首,发

  凯瑟琳道:“不知道为什么,金克斯这几天溜到我们超神城了,我们起初也没在乎,结果金克斯就看上了我们的火药库,昨天要不是我们的人机警,在报名处对面的火药库就炸了。”

  我艹,昨天我看崔斯特斗地主的时候竟然还有着生命危险,活着简直太可怕了。

  “既然发现了,那还怕啥?加强警备呗。”我松了口气,不以为意。

  可是我心里怎能不激动,那可是刚混上战争学院的暴走萝莉金克斯啊。

  凯瑟琳皱紧了眉头无奈道:“如果是这样自然不怕,可是我们的人得到了可靠消息,这金克斯最近要联系黑道的格雷夫斯一起炸了火药库。”

  法外狂徒格雷夫斯么?那不是和崔斯特拿货专门抢女人的中年大叔么?据说他和崔斯特两人互相给对方带绿帽子,最后帽子都脱硝了,然后英法两国看市场这么好,于是有了可恶的鸦片战争……

  现在阿狸还只是个萝莉,崔斯特无业小青年一个,连泡妹纸的觉悟都没有,凯瑟琳呢,还只是个抱着远大理想的小警察,那金克斯和格雷夫斯呢?

  我便有些好奇地说:“阿狸的事情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金克斯他们的事情比较紧急,那就先办公事吧。”

  凯瑟琳一下子抱住了我的胳膊笑靥如花:“你太理解我了。”

  我有些僵直的笑了笑,这皮衣的触感貌似比昨天更好了,幸福来的如此突然,小弟弟都激动了。

  凯瑟琳似乎觉得有些不妥,连忙放开了我的胳膊:“呀,昨天还说不让你吃我豆腐了呢,你干嘛吃我的豆腐!”

  “我……”为毛线上一瞬间还小鸟依人一切都你说的算的女人,下一刻突然变成无理取闹的女人了呢?我已经无话可说。

  凯瑟琳突然掩着嘴又笑了起来:“那豆腐好不好吃啊?爱不爱吃啊?”

  我此时已经不敢再答话了,这尼玛处处有陷阱啊,难道这就是凯瑟琳的技能,好吧,我觉得此技能为神技啊。

  凯瑟琳见我不答话更加流氓的调戏我了,她左看看右看看,四下无人,就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胸前,虽然隔着皮衣,可是……

  咕噜一声,瞬间那浑圆的触感让我入飞上云端,我忍不住的五指用了点力,我靠,好软。

  “流氓!”凯瑟琳突然将我的手打开,转过身怒气冲冲的走了。

  尼玛,这算什么嘛?只许她流氓我,就不许我流氓她?再说了,她都把我的手放到她胸前了,你说我要不做一些什么的话,她一定说我禽兽都不如,然后我做了的话我就是禽兽。

  哎,男人就是难,做女人挺好啊。

  凯瑟琳的部队出发了,凯瑟琳虽然没回答我跟随的要求,不过没说等于默认了吧?不过毕竟是人家警察官方出动,我这个小市民自然不能公然地混在他们的部队中,所以只能自己行动。

  火药库,西瓜摊报名处的旁边,我蹲在旁边,旁边依然响着崔斯特的声音。

  “我炸!我炸!我炸!哎几倍了?”

  我扶额,这货没救了,我看向崔斯特,似乎他头顶上的绿帽子已经多的叠到云端。

  崔斯特啊崔斯特,和你同期的法外狂徒格雷夫斯已经勾搭上小萝莉金克斯了,都干上炸火药库的大买卖了,你还在这里过家家呢?我太为你悲哀了。寡妇伊芙琳,你还是赶紧嫁了吧,等着这货已经没前途了,探戈舞估计都能被这货跳成斗地主了。

  我不能看着崔斯特这货就这样堕落下去,我上前拍了拍崔斯特的肩膀道:“嘿,别玩了,来大买卖了。”

  崔斯特推开了我的手还看着手里的牌面:“什么大买卖,我现在做的可是大买卖,已经比昨天翻一倍了。”

  敢情是从昨天的五毛一块涨到一块两块啦?你还敢不敢再有点出息?

  我又推了推他:“萝莉,美女啊!”

  崔斯特白了我一眼:“我喜欢大奶的。”

  靠,真直白,崔斯特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嚷了起来:“最后一把了,梭哈梭哈了。”

  被我这个损友在旁边不断的嘟哝中,崔斯特终于梭哈输了,可是这货貌似也没气恼,看不出来这货虽然好赌,不过赌品还不错。

  崔斯特离开他的一亩三分地,叼了一根烟道:“你是说最近新来的萝莉金克斯么?这货可是个暴脾气的妞,贼TM的难上!我邀请她了好几次,总统套房啊,结果人家连搭理我都不搭理,怎么样?仁兄你有高招?”

  我擦,我还以为你就好点赌呢,想不到对金克斯你比我还急,崔斯特瞬间在我的眼中绿帽子消失不见,超神城的某处,一个大叔头上的绿帽子疯涨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