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年纪,就知道斗地主!你知道在你斗地主的时候,有多少少女处于水深火热中等着我们拯救!这么没有正义感呢!作为祖国的下一代,一定要努力把妹,要将妹纸的第一次在自己的手中拯救出来!

  风风火火闯进警察局,来到凯瑟琳的办公处,我敲敲门,屋子里一共四个人有三个人都抬起头看过来,而剩下的那一个人正哈着腰不知道整理着什么。

  我一扫那三个人,都是男的,肯定不是,那只剩下最后一个了,当我的视线移到最后那个人的时候,我……又不争气了。

  只见一个美到极致的臀形在我的眼中摇晃着,而且被那一件紧致的警裤一勒简直是让人难以自控,这明显是让人犯罪嘛。

  不是自己不争气,是敌人太凶猛了,我泪流满面。

  “敢问凯瑟琳在这里么?”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的声音颤抖了。

  太不争气了,太不争气了!在现实中我阅尽那么多美女,什么AV明星,什么欧美明星,怎么见到一个背影就这样!

  那人转过身来,一袭发香传来,我就要倒在那里,我敢相信,一个凯瑟琳绝对让无数拐卖人口的人口贩子失业!这看到她就立刻让人情不自禁地跟着人家走了,哪怕是卖遍无数家产也值了。

  酷-9匠网4d唯一正{%版●,%其}g他z都e是S盗@版

  鹅蛋脸上,波光粼粼的眸子深不见底,琼鼻小口搭配的精致五官,再往下,胸大概是36C左右吧,似乎还没长成,但是蜂腰长腿,魔鬼身材已经足够让人着魔了。

  这尼玛,阿狸现在还没长成,现在似乎要被凯瑟琳完爆啊。

  “我就是,你什么事?”凯瑟琳张嘴了,声音如出谷的黄鹂。

  我的心底已经海啸了,可是表面上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不知道这是不是也同样只是自己的错觉:“敢问凯瑟琳小姐,你认识小黄村的李天衣么?”

  “李天衣?”凯瑟琳愣了一下道,“你说的是那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李天衣。”

  “对,就是那个李天衣。”我连忙点头。

  旁边一个中年大汉咳嗽了一声:“凯瑟琳,不要总叫李公子不学无术,人家李公子可是一代俊杰,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点虚浮,可是要透过表面看本质呀。”

  我一咧嘴,这一看就是收到李天衣家贿赂的嘛,我懂的。

  凯瑟琳一皱眉,但是人微言轻,到底没说什么,最后转过头问:“恩,有什么事?”

  我一撇那中年大汉,凯瑟琳立刻就懂了:“你跟我来吧。”

  不错,我就喜欢漂亮还聪明的妹纸,不但耐看,而且学习能力强,什么动作只要一说大概就会吧,我心中的小人打了下自己的脸,怎么可以这么的猥琐!我们要做一个正直正义的好骚年!

  凯瑟琳在前,我在后,我就在凯瑟琳的后面看着她摇过来晃过去的美臀长腿,口干舌燥啊,倍感煎熬。

  来到楼梯的拐角,凯瑟琳停了下来,转过头示意我说吧。

  看起来是个雷厉风行的妹纸,也别拐弯抹角了,我开口道:“那李天衣看上了小黄村的一个女孩阿狸,要利用他爹是村长的身份强行逼婚,我想找到你的上级,向你的上级反映反映。”

  凯瑟琳一皱眉:“恐怕这件事上面根本不会搭理。”

  你也知道官官相护啊?我自然也是知道的,可是这可不在凯瑟琳的职权范围内,想要凯瑟琳倾力相助,还得激将啊。

  我道:“那也得试试,总不可能让你去管吧?”

  凯瑟琳急了,一挺36C:“我怎么就不行?”

  我把她骄傲的身躯大大方方的从头看到尾,然后啧啧啧了几声:“凯瑟琳同志,你不过是一个警校刚出啦的小警察而已,难道你就公然违背你的上级去管小黄村的事情?”

  “怎么就不行!”凯瑟琳果然中计,骄傲的像个开屏的孔雀。

  “你不行,我还是在找人吧。”我说着也不去看她一眼,直接转身就走。

  凯瑟琳急了,连忙拉住了我,这一用力直接把我的胳膊抱进了她怀里,36C很坚挺地摩擦着我。

  我仰望天空,长叹一声,我本事社会好青年,可怎敌得过红尘诱惑,也罢也罢,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啊。

  我努力地往外拽着自己的胳膊道:“凯瑟琳,这种事情你不要勉强了,你真的不行的。”

  “我能办到!”凯瑟琳再次把我的胳膊抱紧了几分,然后我胳膊上的触感又深切了几分。

  可恨啊,今天穿的上衣为什么是长袖的,还这么厚,失策失策啊!

  挣扎了几下,我终于意犹未尽地抽出了自己的胳膊,摇着头无奈道:“那试试吧,先看看你能不能走脱开吧。”

  凯瑟琳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被吃了豆腐,转身就往办公室跑,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我才猛的点了点头,不错,36C,妥妥的。

  办公室里,凯瑟琳装门而入,里面娇嘘残喘的声音戛然而止,凯瑟琳看着这么惊艳的一幕,脸蛋立刻红到脖子根,连忙道了声对不起退了出来。

  我正好走到办公室旁看着他的样子,还有从办公室里飘来的咆哮声和稀稀落落的穿衣声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

  凯瑟琳红着脸拉着我赶紧走开,又走到那个熟悉的楼梯口,凯瑟琳摸着自己犹在发烫的脸颊低声道:“这下不用我要求下放了。”

  我微微一笑:“这样不是挺好?”

  凯瑟琳点了点头,又倔强地抬起头:“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我反问一句,也觉得这个问题挺深奥的。

  “他们几年前也是从警校毕业的充满正义感的青年,可是那又如何呢?你想多为人民办事,就得有更高的职位,没有职位,谁会让你去管那些鸡毛蒜皮?然后你要给上级安排时间,安排人,帮上级打掩护,然后你就也变成这样的人了。”

  凯瑟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沉默了片刻抬头道:“我不会的!”

  我耸了耸肩打趣:“刚才你还一直说你会的你能的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