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支支吾吾不说,又看了高富帅一眼,拉莫斯眼睛溜圆,受伤立刻加劲,那人立刻叫了起来,拉莫斯一副黑帮老大的样子喝道:“说!你最好不说,因为那样我倒是还有很多手段没用呢。”

  那人听了立刻尖叫起来:“不,不要!我说我说!”

  那人磕磕绊绊说着,越说那高富帅的脸上越阴冷,那人说完了,拉莫斯终于放开了他,表情冷地就像是一块冰。

  原来那个高富帅名叫李天衣的老爹是这个小黄村的村长,平日里被惯坏了,这次突然突发奇想地要考个青铜5。

  本来嘛,青铜1到青铜5的考核只是要赏金而已的,村长老爹如果是给他花钱办个也不是问题,可是这李天衣偏偏图一个乐呵,对他的老爹软磨硬泡,村长老爹无奈,索性小幽灵也不是太难缠的角色,就派了两个佣人跟着他。

  可这李天衣到了报名处,看到人山人海的样子便有了优越感,正巧看到了阿狸可爱甜美的样子,当时差点流下口水了。

  高富帅凭借他高超的装B手段,终于组起十人的小队,往召唤师峡谷进军,这其中当然有阿狸。

  俗话说人多好办事,这么多人,虽然配合不怎么样,到底还是引开了幽灵首领,击杀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幽灵,到了天快黑的时候,终于积攒到人手都有4赏金了。

  按理来说这样也就借宿了,可是这个李天衣似乎还没玩的尽兴,在击杀掉最后一个小幽灵的时候,他突然转过身去挑起了幽灵首领的仇恨。

  本来这位李天衣还寻思十个人怎么也得把幽灵头领击杀了吧,但是他们到底不像拉莫斯那么有经验,这幽灵头领在天渐渐黑下来以后,那幽灵首领的战斗力那是几倍几倍的增加啊。

  十个人围了上去,结果根本看不到幽灵头领的人影,不过是片刻间,就被杀的七零八落,冰冷的泥土上,躺了一片人。

  李天衣慌了神,二话不说就跑了,哪知道那幽灵首领却是和青蛙类似的动物,对移动的物体特别敏感,李天衣这么一跑,这幽灵首领偏偏就玩命追杀他了。

  李天衣跑出一段,发现被幽灵首领渐渐追进,最后竟然一道激光劈了过来,李天衣躲不过,正慌张着,就看见自己的前面阿狸吃力地站了起来。

  阿狸心地善良,刚才十个人被幽灵首领集火的时候,她便勇敢的站了出来,可是她毕竟还太弱小,幽灵首领一个虚影晃过,她就跌倒在不远处的草丛边了,虽然受了伤,可是她还要顽强的站起来战斗,正巧李天衣经过,阿狸还以为是来帮自己的,不由得欣喜起来。

  李天衣见躲不过,心里一狠,拉起阿狸就往后面甩去,正好挡在他和激光之间,一道刺眼的光芒将众人的脸映的煞白。

  ¤4酷f。匠网Xs首a发

  众人见状,赶紧趁机逃跑,于是才有了刚刚的一幕。

  我恨的牙直痒痒,心里的怒火似乎将整个身体都燃烧起来了一般。

  我一下子冲到李天衣的面前,抓起他的衣领就将他提了起来,李天衣楞了片刻,开始惊恐地晃着已经离开地面的双腿,还一边晃一边叫:“你……你不能伤害我,我爹是村长!”

  我村NMLGB!我骂了一句,朝着他的脸上狠狠打出一拳,我敢说,就是刚刚打小幽灵的时候我都没这么使劲,因为我发现,小幽灵和这李天衣比起来简直太可爱了。

  这个时候,拉莫斯突然走过来拉住了我。

  “干什么?”我偏过脸,愤怒几乎然我对拉莫斯的语气也变得冷淡起来。

  拉莫斯很平淡地说:“我刚刚过去看了下那个女孩的伤势,很严重。”

  我一下子扔下了李天衣,不理会他剧烈的咳嗽声连忙问怎么办。

  拉莫斯很严肃的说:“现在把她带回到村里救治已经来不及了。只有一个办法,而且还很难办到。”

  “什么!”我连忙问,此时此刻,不管是什么办法,哪怕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也行啊。

  我突然间发现,上刀山下火海真的不只是一句玩笑话,那是一种决心,不惜任何的决心。

  “生命药水,想要把阿狸抢救过来只有生命药水了。”拉莫斯强调说。

  “在哪里可以找到!”我的手不知不觉间狠狠抓住了拉莫斯的衣领,大概这个时候我的眼睛已经红了吧。

  “在召唤师峡谷的入口的地反,有一处泉水,泉水的旁边是一家商店,商店里有售,不过……一瓶生命药水的价格是35赏金。”

  我的手放开拉莫斯的衣领,转身就走,谁知道这个时候又是拉莫斯拉住了我:“那个商店的主人曾经有个黄金段的去抢,瞬间就灰飞烟灭了,你手里没钱,难道要硬抢么?”

  我眼力的神采一下子暗淡下去:“那怎么办?”

  拉莫斯扫了一眼众人,沉声道:“这里有十个人,每个人有4赏金的话,40赏金已经足够买一瓶生命药水了,只是……我不知道一瓶生命药水是不是能救回这位姑娘。但是,目前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混蛋!”我狠狠砸了一下地面,掀起的尘土让我连连咳嗽。

  “就是这么办了。”我走向众人,可是众人们丝毫没有救人的打算,其中的一个还站了出来蛮横地到:“这是我们过青铜5的赏金,是不会给你的!”

  这个人大概就是村长大人派给李天衣的那个佣人吧,真是一条好狗!

  我笑着接近他,一拳狠狠打了上去,那人似乎没想到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就敢打他,我这一拳下去他竟然没有半分防备。

  一拳下去,他的身子飞起,飞落在草丛旁,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不错,都肿出一块山丘了。

  “我QNMD!”那人咬着牙,血泪直飞地像我扑来,瞬间开启了疯狗模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