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狸的奶奶此时也开口了:“年轻人,我劝你不要逞强,很多人都是为了成为英雄联盟的英雄,可是大多数在青铜5这个时候就因为和野外的怪兽交手而遭遇不幸了。”

  我一昂头:“没事……”

  我下一句差点说出我爸是李刚来,可是想一想,貌似李刚在瓦罗兰大陆没人鸟啊,还是算了。

  阿狸微微一笑:“那你是决定要走这条道路了?正好我明天也要去考青铜5。”

  更%新H最a,快Oe上x酷/匠}J网

  我喜出望外:“我们一起吧。”

  我暗中跪地感谢上苍,这么快就可以与妹纸共同组队刷怪了么?美女都爱英雄,哥一定要在阿狸面前,无损通关,一举获得美人青睐,然后……

  “那怎么行?你这么面。”阿狸的一句话将我打到十八层地狱去,“青铜5的考核可是小幽灵。你可不要没见到那个怪物就遭到不幸了。”

  虽然被美女关心我很荣幸,可是这样的关心……我难道就这么面么?

  等等,小幽灵?那不是英雄联盟召唤师峡谷里F4那个最面的怪物么?甚至连小兵都不如,最重要的是,这个小幽灵是召唤师峡谷最穷的人了,打死一个才给4赏金。

  这样的怪物我解决不了?开什么玩笑,哥可是要CARRY全场,拯救世界的。

  我怒了,此时证明不了什么,于是我打听了小幽灵的位置,我就告别了阿狸和她的奶奶。

  我一定要干翻小幽灵,然后向阿狸证明,我才是适合她的白马王子!

  等等,干翻小幽灵,是不是太简单了?我这样想着。

  走了十几步,我突然停住了,我今晚住在哪里啊?

  还是阿狸奶奶有爱心,让留宿在他家的一个偏房中,想到隔壁就是阿狸,我又是久久不能平静。

  一夜无话,第二天很快到来了。

  “起床了!懒鬼!”阿狸那天籁之音传来。

  我翻了个身身,习惯性的赖在床上,自己虽然知道这样的习惯不好,可是屌丝的权利已经被剥夺的没几个了,就姑且容忍我赖一会床吧。

  不对!这不是瓦罗兰大陆了么?算了算了,什么大陆都无所谓,可是在阿狸面前不是高富帅也要装是高富帅吧。

  我掀开被子,正好阿狸一头钻到我的屋子中。

  场面瞬间石化了,看着阿狸几乎恼羞成怒的样子,我的泪水成了新的汪洋大海,尼玛,我裸睡就裸睡嘛,干嘛在阿狸进来的时候要掀开被子嘛。

  我低头一看,我的小弟弟一柱擎天,装B程度五颗星。

  阿狸捂着脸跑了出去,我差点如愤怒的小鸟般装墙去!

  哎,完蛋了,这印象分直接归零了。这尼玛什么剧情啊?绝对是小编串通导演坑我的,我忘记了,潜规则啊潜规则,什么好妹纸不都是导演的么?哥这一顿中午盒饭骗来的穿越哪里有可比性。

  爬起床,神不清气不爽地梳洗一番,走出屋子,阿狸那活泼好动的声音已经听不到了,看来她是真生气了,一个最美丽的邂逅,终于有了一个最苦B的结局,对于屌丝来说,貌似也没什么损失,本来就不是自己的,可是自己还是很难过啊。

  报名处是一个集结地,此时已经集结了好多人,我扫了一眼,初步估计了一下,竟然有五六十人。

  重要的是这只是瓦罗兰大陆一个最普通的村庄而已,这要是在整个瓦罗兰大陆,这报名的人不得成千上万啊。

  想到自己穿越前的无数比自己都不如的学前班托儿所的爬坑的孩子们,这样的人数似乎也不太让人吃惊。

  只是……只不过是一个小幽灵而已嘛,整个召唤师峡谷最垃圾的怪,不说英雄,就是小兵虐起来也一个来一个来的,看来这青铜5考核只是小儿科嘛。

  我走到考核处,一张桌子,一个椅子很是朴素,椅子上的人一条全是黑毛的腿往桌子上一放,另一条腿蜷回胸前,在用双手努力的扣着。

  我勒个擦,这不是传说中的抠脚大汉么?这抠脚大汉是报名登记处的负责人,这……

  我突然间发现,瓦罗兰大陆还真是好就业啊,等这档子事办完,我就隐居在瓦罗兰大陆了,我怎么不也得比抠脚大汉强吧。

  “报名!”我开门见山。

  抠脚大汉头也不抬:“十金币。”

  我去年买了个表,报名也要钱?也对,哥穿越前考英语四六级也是交了一百多块钱的报名费呢,一次二十五,五次都没过,估计这报名和英语四六级一样,也是坑钱的啊。

  况且击杀这小幽灵的赏金不过是4金币而已,这只是报名就10金币!这是敲诈啊!JC呢?凯瑟琳呢?这里的治安到底有人管没?

  “没钱!”我回答的很光棍儿。

  “没钱回家拿钱,下一位。”抠脚大汉依然没有抬起头。

  我靠,果然碉啊!可是不报名,不交费,我可是进入不到召唤师峡谷的,虽然我对这个抠脚大汉十分不屑,可是刚刚去召唤师峡谷入口看了一眼,那俩守卫长得和没进化完的金刚似得,我这样的,还是不要去找虐了。

  我正犹豫间,旁边走过来五个人,为首的一个人也不过是二十来岁的样子,模样挺清秀:“兄弟,也来考这青铜5的勇士么?”

  我点了点头,不知如何回答,连十金币的报名费都没有,真是很没面子。

  那人很友好的笑了笑:“击杀这小幽灵也是十分凶险的事情,我们这里有五个人了,不如你也加入到我们的队伍里,报名费兄弟给出。”

  “兄弟真是豪爽,就这么滴了!”有便宜不占,是乌龟王八蛋!我立刻同意了。

  交上十金币,抠脚大汉只是往兜里一塞,也没什么报名表,也没有盖章的,直接挥挥手,意思是可以走了。

  看样子这十金币是直接进入他的腰包了,尼玛,我说怎么都要考公务员呢,这福利待遇真不是一般二般的好啊。

  我正要走,那抠脚大汉却抬起头来,四目相对,他那锐利的眼神,里面像藏着鲜血一般,我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断壁残垣的战场和汇成河的鲜血。

  这人好可怕,我这样想着。那抠脚大汉突然开口:“小心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