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季梦尖叫着拼命往上跑,“喀刺喀刺”的声音不断地响起,季梦忍不住回头去看,少女的脖子突然伸长。喀刺喀刺,她的脖子又缩了回去,脖子与头之间的骨头接触发出的声音竟然也是喀刺喀刺。

  “呀!”季梦汗水淋漓,“快跑,快跑”她不停对自己说,可是季梦的身体完全不听意识的话,越跑越慢,“快点,再快一点”季梦有往后看去,“呀”地一声大叫出来,少女扭动着的手臂就快要碰到季梦的后背上了。

  季梦一咬牙竟然快了几分,但是她还是感觉到有什么丝线一样的东西在往她身上缠绕,是头发吗?季梦想着,此时她看的视野里前面终于出现了四楼楼梯口。

  “加油,就快到了跑快一点。”季梦对自己说到,此时少女的呼吸声在她耳边十分清晰,只要她停一停就会撞到少女的怀里,“喀刺喀刺”少女的手臂又在扭转,几乎是完全翻转过来。她的脸上那抹古怪的笑容好似都深了几分。

  “那里有人?”季梦看到前面站在楼梯口有一个黑影一动不动,“是鬼吗?”季梦绝望地想到,步子不由得慢了下来。

  “我不想死,陆长,你个混蛋。”季梦开始回忆起和陆长在一起的时光,不知如此她的一生包括小时候的事都一点一滴在她脑海里闪现。她被少女追上了,少女的头发迅速地把季梦包裹起来,她亲昵地把脸靠到季梦的脸旁,眼睛睁的大大的紧盯着季梦,喀刺喀刺。“钥匙”,季梦突然想到自己口袋钥匙上别这一把折刀,她努力地把手伸向口袋,可是因为之前放弃的缘故她浪费了最好的时机,她被少女的头发缠的紧紧的,手臂根本动不了。而且少女的头发越缠越紧,季梦都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在伸长一点,快够上了。”季梦大口大口的喘气,然而少女的头发猛地往季梦的嘴里扎去,“唔”季梦惊恐地睁大眼睛,不停摇头,甚至使劲咬下去,可那些头发十分坚韧,难以咬断,而且越钻越深,“唔,噗。”季梦的嘴里开始流出鲜血,一股一股似乎无穷无尽。“快,快啊”季梦意识模糊起来,手臂还在往口袋伸去。

  “喀刺喀刺”在季梦背后的校服少女伸出了手,竟然是四只!她的手在季梦的身上抚过,季梦感觉到她每抚过一个地方,那里就会产生深深的寒意,就好像冬日里掉进古井一般陷入深深的绝望。少女的一只手在季梦的身上摸索着到季梦口袋那里停了下来。

  4酷匠网n永*久免《{费看W~小7说%

  季梦又吐出一口血,眼皮耷拉着似乎下一秒就会永远地闭上。少女从季梦的口袋里拿出钥匙,她的一只手捏起季梦的脸让季梦不得不看着她拿着钥匙在她面前晃。

  “噗,”季梦着次突出的血更多了,好像胃破了,季梦想着,“喀刺喀刺”的声音让季梦打起精神努力睁开看着少女举到她面前的东西,“是钥匙,噗”季梦的头软软地垂下了。

  “喀刺喀刺”的声音是她意识陷入绝对黑暗里最后听到的声音。

  “第一,我们这个团队禁止发生互相残杀的情况,违反的人将受到其他两个人追杀。”蒲月平静地说着好似在谈论今天吃什么一样,杀人这样的词语就这么在她嘴里说了出来。仲川双手抱胸靠在墙上,看着蒲月冷笑着说“可以,这点必须遵守可是你怎么判断呢?如果是违心的杀人,就比如说,我是无意要杀你,可是却是被田娜逼的,这种情况着一条也实行吗?”

  “一样实行。”蒲月看着仲川的眼睛坚定地说到“为什么”仲川皱着眉反问,“这种事情,一定是不会有证据留下来的。所以很难去判定,为了公平性,所以不可以。”蒲月握着手机,她的脸上不自觉露出一抹自信微笑。

  仲川怔怔地看了蒲月一眼,随后他低下头在蒲月的视野之外看了蒲月手里的手机一眼。王贺站出来打圆场“我们中怎么可能会有人想要杀了对方呢?蒲月你看••••••”王贺带着一丝恳求看着蒲月,蒲月皱着眉,显得十分为难,她想让王贺一下站到她这边显然是不且是不切实际的,仲川对他来说可是两年的部长。

  “好这一点我答应。”让蒲月意想不到的是仲川她答应了。蒲月好气地看着仲川,仲川苦笑着“你是对的,我了团队的安全任何事情都不能马虎了事,我们如果要接纳更多人这一条必须要遵守。”蒲月了然地歪歪嘴,仲川原来打得这个主意,可是好像不能反对啊,蒲月看了身边的王贺,他的脸上满是对仲川的话的赞同之色。

  蒲月接着说了下去,“第二,如果有人想要加入我们必须得到我们三个人的认可,少一个都不行,之后如果救到更多人也是要全员通过。”

  仲川点点头“可以。”王贺不解地问“这样的话如果和某人有仇怨,看不顺眼故意不赞同他加入怎么办?”蒲月笑着说“这一点是从我们大多数人的利益出发的,毕竟查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少数人可能逼到多数人看的更多,他们的意见也很重要。”

  “我们不是慈善家,不是任何人都要收留的。”蒲月冷笑着说“王贺你说呢?”王贺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接下去说吧。”仲川捏捏脖子说道,“第三,我们不能约束和救助不加入我们的人。”仲川紧抿着嘴,蒲月这句话是明显在针对他的。仲川脸色严峻地看着看着蒲月,那目光十分具有压迫性,蒲月直直注视着仲川的眼睛,一步不让。王贺扛不住他们中间的火药味,“你们每个人退一步吧,”他对蒲月说“这种要求,部长很难会答应的,你改一改,”蒲月哼了一声“这是原则问题。”

  王贺有转向仲川恳求地说“部长,你看能不能退一步,蒲月的话也是有道理的,我们没有多余的精力管别人,像上一次救江丽丽,这明显是吃力不讨好。”

  “这也是我的原则。”仲川一步不让,着个笑团体在城里之初就好像遇到问题了。“那你一个人去救吧!”蒲月撩下这句话就转侧过身去,不去看他们。

  王贺一脸难色,场面沉默了一会。“我可以接受你的条件。”仲川说道,王贺和蒲月惊讶地看着他,怎么仲川转性了,他们两人疑惑地想着。

  仲川苦笑着说“我们毕竟连自己的生命都无法保障,怎么来谈就别人呢?不过如果利索能级我还是会帮人一把,这是我的底线。”

  “没问题,只要发生什么事,你不牵连我们就行。”蒲月点点头,仲川的条件不是很难接受,最重要的是反对他就等于抛弃一个助力,这对她一点好处也没有。不过她还是很疑惑这么逗是仲川在让步。王贺和她也是一样的想法,他甚至觉得是不是仲川对蒲月有想法。

  “还有其他的吗?”仲川问道,蒲月歪着头想了一会,摇摇头说道“没有了暂时就这些。好了我们现在应该离开了。“仲川走在前面王贺走在蒲月身边,两人把蒲月保护在中间。蒲月嘴角轻轻颤动,她回头看了一眼被灯光照得雪亮的走廊,和在走廊尽头漆黑的楼梯口,那明亮和黑色的强烈反差让蒲月忍不住微眯起眼睛,“唉,我还能在见到父母和夏真吗?”蒲月叹着气,她想到自己的未来,发现它被名叫田娜的女人蒙上了一层黑纱,朦胧难测。

  仲川一行人慢慢地走着,他们并不整齐的脚步声给这层楼增加了几分人气。仲川在前面突然停下来这让毫无准备,心神沉浸在悲伤中的蒲月一个不小心撞到他的背上。这时仲川的“停”才迟迟地出现。蒲月暗骂一声,生气地问道“为什么停下来?”

  “你听。”仲川指着走廊前面的某处,蒲月顺着仲川手指着的放向看去,侧过耳朵认真听,脸色立马变了“这是有人在求救!”

  “我马上要过去,你们来不来?”仲川问道,怎么刚定下约定就发生这种事?蒲月望着仲川的眼睛,“我们去看看吧,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发现。”王贺点点头,“部长我们跟你走。”蒲月听了这话强行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真是事事都是部长。

  三人一路小跑过去,敲门求救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救命,有没有人。”“pong,pong”“快点开门啊!”“pong,pong”。

  “这里是杂物间。”蒲月读着门上的铁牌,“里面的人退后我把门撞开。”仲川高声喊道,敲门声立马停了下来。

  “是部长吗?”一个带着哭音和惊喜的女声在门内响起。“这个声音。”王贺不由得睁大眼睛,这声音他十分熟悉,因为这声音在之前他们都听到过。

  “是江丽丽。”蒲月对着仲川说道,此时她的脸上也是充满着难以置信,仲川握紧的拳头松一下紧一下,他也被江丽丽的死而复生惊到了。

  他们三人半天不说话,急坏了江丽丽,“pong,pong,部长你们在吗?快救我出去,里面有死人啊!”江丽丽哭喊着,蒲月很快从惊讶里回过神来“仲川,你真的要救吗?里面的江丽丽很有可能是一个鬼,毕竟她的死亡是我们全都看到了的。”仲川看着不断震动的门沉思不语。

  “部长。”王贺犹豫地看着仲川,“我们还是走吧。”

  “别走,不要走,我是江丽丽,我是江丽丽。”江丽丽的哭声和敲门声更大了。

  仲川动了,他把手放在门把手上,蒲月脸色难看地质问“仲川你真的要这么做吗?我们两个人的安全还比不上一个江丽丽来的重要,你别忘了我们刚刚定下的约定。”

  “我没办法,没办法,就这样看着她和尸体关在一起,那是一件让人十分绝望的事。所以我一定要就她出来。”仲川坚定地注视着蒲月的眼睛“我们不能那么自私,如果是你在里面呢?明明有人要救你却因为害怕而放弃,这样给你希望又亲手把它破灭,这不比一直绝望更让人受不了吗?”

  蒲月紧要着下唇,胸口因为生气而剧烈起伏“我,我。”蒲月无言以对,“混蛋。”蒲月暗骂。王贺有被同样的场景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该怎么办?江丽丽,王贺着急地看着不停震动的门,“快开门啊,求求你们,快开门。我好害怕。”江丽丽大哭着。

  蒲月听着江丽丽的哭喊脸上不禁有一丝不忍,仲川见时机到了插了一句给蒲月一个台阶“被关在里面出不来,这么看也不想鬼吧?如果是鬼,直接出来杀了我们就可以啊,而且江丽丽死而复生对我们来说不是一条很大的消息吗?”

  蒲月终于低下头“好吧,不过,我和王贺要离你五米远。”蒲月说道。刚说完她就有了一些后悔,不该答应他的。

  仲川点点头等王贺和蒲月退后到离他大约五米左右的位置他对里面的江丽丽说“你退后,我们这就救你出来。”仲川抬脚用力地踹门,才几次们就“pong”的一声被踢开了。

  一股阴风带着强烈的血腥味,钻入在场每一个人的鼻腔里。“好大的血腥味到底死了多少人?”蒲月惊恐地看着那扇门,在门一打开的时候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扑到在地上,大哭着。

  “王贺跑上前去看“是江丽丽。”王贺对蒲月说,蒲月也走廊过来她往那扇门内看去,仲川问道这么强烈的血腥味眉峰紧皱,捂着鼻子就走了进去。

  “孟老师,吴老师,孙老师•••••好友扫地的阿姨”仲川每念一个名字蒲月就越心惊,那些消失的老师全都在死这里。

  “她被关在这里多久了?”蒲月转头看向江丽丽不禁在心里问道。“那江丽丽没死的话是不是还有人可以死而复生?”

  在三楼和四楼之间的交界处晕倒在地上的季梦缓缓地醒了过来撑着地慢慢坐起来“我,我没死,这是梦吗?”“噗”季梦捂着自己的嘴巴,血液从她的指缝里流出,“看来不是啊,是哪个倒霉鬼死在我前面了?最好是江丽丽那个白痴或者是李季英那只鸡”季梦慢慢站了起来,她觉得从来没有这么冷过,现在该去哪里呢?季梦虚弱地在楼梯口和走廊之间顾盼着,她想了一会扶着墙慢慢走向四楼,田娜被火烧死的四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