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是谁?”季梦的右手拍在校服少女的左肩上,少女敲打鼠标的声音戛然而止。季梦看着始终背对着她的少女不禁心里紧张,如果她转过头没有脸或者是更惨不忍睹的你那该怎么办?

  季梦注意到少女的脖子微微偏了一下,要转过来了吗?季梦张大眼睛,让我看看你的脸吧!“叮铃铃,叮铃铃。”什么声音,季梦楞了一下,她感觉到自己衣服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是手机?季梦有些惊讶的拿出手机,上面的信号还是零格。但是手机确确实实地出现了来电状态。

  “叮铃铃,叮铃铃。”这是怎么会事,手机来电?季梦疑惑着冷汗从头的背上渗出这怎么可能,季梦心里发毛手却按下接听键,慢慢地把手机移动到耳边,“喂。”敲击鼠标的声音又响起了,少女见季梦在接手机也自顾自的继续做自己的事了。

  “唔,”李季英不停挣扎着,捂着她的手终于放开,李季英恼怒却有害怕地向手的主人看去“郑老师?”李季英惊讶地看着站在她眼前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国字脸长相颇具威仪,一举一动透露出一股很好的文化素养。

  =|更,i新u%最快◎i上酷)匠%网8‘

  “季英,就你一个人吗?”郑老师着急的问,李季英摇摇头“不知道,可能只有我一个人,哦,对了还有季梦,我记得她跑在我前面。”李老师的眉峰鼓起一个小包。

  “老郑,你别问了现在这种状况,这孩子还不太清楚吧?”一把洪亮的嗓音在阴暗的角落里响起,李季英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出来,“李老师,你也在?”李老师对李季英安抚地笑了笑又转过头严肃地对郑老师说道“老郑,这座图书馆几乎没几个活人了,能让我们碰上季英也是难得的。”李老师的口吻带着喟叹。如果季梦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惊讶地指出,李老师和郑老师全都是在她在那个校服的好女的电脑上看到的照片里,在上面他们都被鬼啃咬的不成样子,肚子被破开内脏也是像被人塞回去的,东一个西一个。

  郑老师坚决的摇着头“不,学生们都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必须让他们安全。”李季英心中一暖,李老师,她在心中无意义地喊道。

  “唉,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李老师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了。李季英看着两人疑惑地问“郑老师,李老师这么就你们两个人,其他图书馆的老师呢?难道也只剩下你们两个了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也只剩我们两个?”李老师反问李季英,她的女人的第四感告诉她这一定很重要。

  李季英的神色暗淡,“我原本是和仲川,王贺,江丽丽,孟斌,季梦还有不久前遇见的蒲月学姐在一起,但是孟斌背柜杀死了,他变成了厉鬼要杀了我们,还捉了江丽丽,为了就江丽丽仲川和王贺都和孟斌在拼命。可是他们怎么可能打得过鬼呢?”李季英越说越激动,声音不由地哽咽了起来,李老师上前抱住李季英用力拍打她的背“都过去了,孩子,过去了。”

  郑老师则是由激动地问“那后来呢?”李季英在李老师的怀里摇摇头“我害怕所以先跑了,后来的事我也不知道。”

  “那怎么说仲川他们也有可能活下来咯。”郑老师兴奋的样子让李季英感到困惑,郑老师还是很关心学生的生死,在现在的状况下自己的生命也无法保障还想着学生,这样的老师可不多见了。

  “大概吧。”李季英回答道,“叮铃铃,叮铃铃。”“你有电话了,你有电话了。”“杨柳那个清风啊哗啦啦啦啦•••••”这是,李季英后退半步,脸上惨白。李老师和郑老师互相看了一眼皱着眉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手机。

  手机的屏幕亮着,特别是郑老师的手机还在不停震动,李季英感觉到自己上衣兜里的手机也震动起来,她为了不听见铃声想出把手机调到静音的主意。

  “谁的电话?”李老师抬抬眼镜问道按下了接听,郑老师看着李老师按下接听也接起电话。李季英咬着下唇,接不接?我们三个人同时电话响了起来,我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

  郑老师转头看了一眼李老师,正好李老师也转头看他,两个人的视线相交不到半秒又错开了,一齐投向李季英。

  李季英感觉他们的眼光有点怪怪的,但认真在看一会儿又是那么的慈爱和关心。李季英手上的手机还在震动,她终于忍不住好奇接了起来。

  在被灯光照亮的走廊,仲川他们三个慢慢的走着,“说起来,这里居然有光呢?当时在楼道里看见是还以为是陷阱什么的。“王贺对着蒲月说。

  蒲月“啊?”收回盯着仲川背后的目光,偏着头看向王贺“对不起我在想事情,你刚才说什么?”王贺故作轻松地笑着说“你当初极力可是反对来这里的。”

  蒲月自嘲地笑了笑,“我只是一个弱女子,你们两个人都赞同了我反对又有什么用呢?”

  “比起在黑暗里对着看不见的危险,还是在光下让人感到安心。”仲川回过头对他们说“我你院对着明的威胁,也不愿意对着暗里的对手。”

  “什么跟什么”蒲月好笑地撩了撩头发,正当她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岁月被打捞起••••••”“后来我学会去爱,可惜你••••••”三种不同的铃声在寂静的走廊里突兀地响起。

  他们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互相看了一眼,从各自的口袋里拿出手机。蒲月看着闪动的手机屏幕冷冷地说道“我的手机没有信号,想来你们的也是,那么打来电话的人。”

  “不,我敢肯定不是人打来的,或者我想是田娜她忍不住了。”仲川的声音在蒲月听来就像是大开潘多来魔盒的钥匙,她按下了接听,把手机放在离耳边一指的宽度。

  在这座大楼的益处自习室内,一个女孩伏趴在桌子上睡觉,此时她的手机不停在响,少女皱着眉嘟喃几句才慢慢地不乐意地睁开了眼睛,她感觉自己嘴角有些湿湿的,连忙伸手去擦,手机的铃声还在想,女孩不慢地拿出手机看都不看就接起来“谁啊?”女孩的声音不耐烦。

  几乎是同一时间在这所大楼里的每一个幸存者都接到了一个署名未知的来电。

  “大家好,我是田娜,我将打扰大家一些时间,请放心在我们通话的时间,你们是绝对安全的。现在你们每一个人都要来玩一个游戏,你们没有拒绝的权利。不管你是老师还是学生只要是图书馆里的人都要强制性参加的游戏。下面我将述说规则,第一,图书馆的鬼物攻击十分钟一次,并且鬼潮将会极不稳定,出现的频率无法预测。但为了让你们可以玩的下去我特别加上一条修改,你们在被鬼追杀的时候只要杀死一个人就能让鬼停下十分钟。第二,游戏时间是一小时,只要你们坚持到时间终止我就会把你们的时间点调回到十天后,那时整座大楼里的空间将全部回复正常,你们就可以出去了。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被鬼杀掉的人都会变成厉鬼,为了杀人而存在,放心我的修改对这样的厉鬼可是依旧有效,不过时间会比大楼里原本的鬼少很多,只有三分钟,而且他们的灵魂将永远禁锢在图书馆里如果不想在这里永恒的被囚禁的话就杀人吧,杀掉你的同伴或者陌生人为你争取时间。最后,我在提醒你们一下,小心你们的周围,说不定你们的身边就有个鬼魂在游荡。

  是啊,我们该小心周围。田娜的这些话划分了我们本就不多的信任与善良,猜疑的种子在我们的心里生根,在周围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是猎物或者猎人,所有人似乎都变得不可相信了。

  “怎么会这样?”李季英的手慢慢垂了下来,怪不得他们的眼神有点不对劲。李季英的目光冰冷带着不信任地看着先前对她友好的老师们。“孩子”李老师想说什么,郑老师抬起手打断李老师的话“季英,我在重申一点我不会放弃学生的。”郑老师的话语气坚定,可是在李季英看来却不再是那么温暖人心的。她现在都开始怀疑郑老师他们的话是故意引诱她的,李季英想着后退了几步,郑老师和李老师看在眼里神色暗淡了几分。

  “田娜又想搞什么鬼?”季梦低下头握紧拳头恨恨地说,“她想要我们为了活下去而杀掉和我们一样无助的困在这里的人吗?”季梦的神色阴冷,脸上表情不停地挣扎,为了活下去,我也要••••••季梦的脸色最终变得凶狠起来,她抬起头看着站在桌子签订少女突然她想到了什么,惊恐的睁大双眼,她没有接电话。少女像是感应到什么,她在电脑面前敲打鼠标的声音忽然停了下来。

  “着是谁在恶作剧,什么时间终点,厉鬼存在,还鼓励我们去杀人!”女孩一脸鄙夷,嘴巴翘的老高,“神经病。”女孩低咒一声,在她视野之外的焦炉一双充满杀戮的猩红血目深深的凝视着她。

  “田娜的游戏,不得不玩,还真是一贯的作风。”仲川嗤笑着脸色铁青“混蛋!”他怒喝,用力一拳打在墙壁上。“再怎么生气也是无用,我想我们现在必须要做点什么防止田娜希望的杀戮不在我们身上发生。”“哦?那你的意思是什么?是要约法三章吗?”仲川挑挑眉,他的目光一下变得犀利起来,蒲月却没有退缩地点点头“是的,这是约束我们的方法,也是增加我们团队活下去的机会。”

  仲川注意到王贺竟然站到蒲月的身边,他微眯了一下眼睛“好,说说你的主意,不过你真的可以杀人吗,田娜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要我们互相残杀,甚至我想她为了达到目的会做出一些必须杀人才能通过的局面,你真的可以你杀人吗?”

  蒲月笑了起来,笑容妖冶“我可不是会在现在说什么不会杀人,只想好好活下去的笨蛋。如果是你说的那种情况的话我会杀人,毕竟人的天性是自私的,为了活下去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也会杀了你。”王贺在蒲月说出她会杀人的时候就惊讶的看着她,但却没有退让半步。

  仲川低低的笑了“你可真是一个‘诚实’的人。”

  “现在我们之间的信任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蒲月撩起自己的头发“那么就来讨论一下吧,为了活下去订立条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