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蒲月觉得孟斌看了自己一眼,她后退了一步,退到墙角借着墙来挡住自己的身体,只伸出脑袋去看。孟斌裂口的笑容还没淡去,他就一纵身跳到天花板上,类似趴在地上一样,王贺一惊,楞住了一会,蒲月看到心急,却也不敢大叫出来。仲川脸色难看,这样他们很难从孟斌手上逃出。

  “嘿嘿”,孟斌低下头看着仲川和王贺“我现在一定要杀人,部长你该怎么办,蒲月学姐和江丽丽那个废物也在,我要吃掉一个,你们的速度只能就一个,你要救哪个?”孟斌的笑容充满恶意。江丽丽吓的大叫一声,再也不敢待在这里,拔腿就跑。

  仲川舒了一口气,江丽丽跑了,那么接下来的救援也会轻松一些,可是仲川心底却是有点不敢相信孟斌就这么让江丽丽跑了?王贺赶紧跑到仲川身边,又不放心地朝蒲月的方向望去,见蒲月伸出手对他比出一个ok的手势,才放心地转过头来。

  眼看着江丽丽就要跑进楼梯口,连蒲月都有些后悔,如果仲川根本没有任何隐瞒的话那么她留下来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而且这个错误很有可能将她推向死亡。孟斌一直在小就像他生前一样,不过他不再是逗人开心的了,没有人会为孟斌的笑容感到高兴反而是害怕和一种不明显的兔死狐悲的感情,田娜让孟斌变成鬼那么他们是掉的话是否也会像孟斌一样成为田娜的工具。

  他们现在的唯一想法就是怎样逃出去,在场几人各有各的心思,不禁整座楼层有安静了下来,入耳只有江丽丽急匆匆的脚步声。蒲月屏住了呼吸,握住手机的双手的关节被她攥得发白,她的脑海里回响起田娜在图书馆与她说的话,不禁有看了仲川一眼,那时田娜明确地告诉她,她在做一件事,这件事对她非常重要,要做这件事的东西她已经拿到了,但是着东西吴老师他们也是对其十分渴望的或者是想极力抹去的,这个东西是这所学校一直隐瞒的秘密,因此一旦做成那件事后果谁也不清楚。

  江丽丽看到近在眼前的楼梯间大门,不禁有了劫后余生的感觉,快了,就要逃出去了,在这个时候江丽丽加快了脚步,“喋喋喋喋喋”孟斌发出一阵怪笑,嗖地一声,犹如离弦之箭,江丽丽回头看了一眼,目瞪口呆,怎么这么快?江丽丽咬牙冲向大门,可是近在眼前的大门就像是与她隔了千山万水一般,怎么也跑不到。

  孟斌在天花板上奔跑就像是在平地那么自如,几乎是几个呼吸之间他就窜到江丽丽的面前,他倒立着脸正好对着江丽丽的脸,裂开的嘴好像随时张口就能把江丽丽的头吞下。江丽丽已经面无血色,正确地来说,从她到这种图书馆开始她就没有真正放松过。脸色出奇地难看,再加上她本来就是上厕所都要蒋欣陪着去的女生胆子可见有多大了。

  江丽丽此刻清清楚楚的听到自己浓重的呼吸声,她带着一丝侥幸把手机抬高以便她看见孟斌,“啊!”江丽丽大叫一声,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孟斌双手就像老虎钳一样紧紧地抓起她,江丽丽挣扎着却没半点用。

  “啊啊啊啊啊,呜呜”江丽丽最后只来得及惨叫几声就被孟斌蟒蛇吞吃猎物一样吃掉了,“哈哈,”噼里啪啦,一阵骨头活动的声音不断从孟斌身上传来,因为黑暗王贺和仲川都没有看清孟斌的动作,只是模糊地看见,江丽丽好像被孟斌拔了起来,但是他们看见道理在墙上的只有孟斌的身影,还有那强烈的血腥味,艰难的判断出江丽丽被孟斌“吃了”。孟斌笑着深深地看了王贺和仲川一眼。“你,你吃了江丽丽?“王贺不敢置信地问,他的声音此时都颤抖了起来。

  “虽然我肚子被咬掉大半但是我还是可以吃人哦!我现在可是鬼啊,那些常理在我身上是不存在的。”孟斌尖锐的笑声在走廊里响起,他猛地偏过头,朝着蒲月的方向,“那么剩下的蒲月学姐,嘿嘿,我现在可是从来都没有这么饿过。”

  蒲月尸体一寒,不能再这里待下去了,蒲月抓紧田娜的手机,不禁心里暗骂道,什么手机对我很重要会帮助我,到现在除了让我冷静下来哪还有半点用处。冷静,蒲月皱起来眉仔细回想起孟斌出现时的细节,他是李季英第一个发现的,在那时他的身体已经破坏不堪。而他们没走多远就遇见变成鬼的孟斌,可是孟斌为什么要先吃掉女生呢?按照孟斌爆发的速度来看明明仲川和王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和他缠斗那么久,如果孟斌的性格是和王贺瘦的原因的话,那么他应该是主动保护女生的人,怎么做了鬼就性情大变?而且孟斌的语言清晰,还是存在意识的,那么孟斌怎么做是因为如他所说变成鬼就不能用常理来判断,还是其实我们大家都错了,他不是孟斌,没有人会去看孟斌的尸体是否不见了,所以他有可能是田娜在这座图书馆了做出的一个“孟斌”,毕竟先前死掉的就像根本没有变成鬼啊!

  不过孟斌的真身是什么有什么重要的吗?蒲月不禁苦笑着,无论孟斌是谁,他的样子看起来是要飞杀了自己不可了。蒲月的想法不过是几秒的时间,孟斌还站着那里饶有兴致地看着仲川他们。

  当孟斌说出想要杀死蒲月的话,王贺脸色大变,大喊道“蒲月学姐快走”,一边冲向孟斌的方向。仲川脸色铁青暗骂一声,他可没想到王贺会去送死,仲川抓起手边的椅子跑到王贺身后。

  孟斌哈哈方肆地大笑了起来,蒲月别有深意地看了王贺一眼,就头也不回地跑了现在指望仲川有什么隐藏的方法救出大家还不如自己跑快点。至少让王贺他们不用多待在孟斌身边,不过能否跑掉蒲月自己心里也是没底的,孟斌的速度绝对让人感到绝望,自己如果想安全的话那么只能祈祷孟斌不要用那种速度来追她。

  王贺大吼着跑向孟斌,孟斌仰着脖子看着他们,冷笑着,身子渐渐淡化下去,在王贺身后的仲川竟然看见了,他们在奔跑中手机可是关着的,仲川瞳孔一缩,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大约一辆分钟的时间王贺跑到孟斌的位置,可是孟斌的身体已经淡化的只有一个模糊地轮廓了。王贺此时却是热血冲脑找着孟斌的头部就狠狠地打了一拳。

  孟斌的身影在王贺的那一拳下去想湖面一样震荡了几下,就在王贺的眼前消失不见了。王贺的身体刷一下凉了。他回过头有点无措地看着仲川,仲川紧抿着嘴唇,因为有一段时间没进水米了所以他的嘴唇上起了小皮。

  “孟斌就这么走了?”蒲月不敢置信地问,孟斌的想法真是难以理解,她从墙角后慢慢走了出来。“学姐太好了”王贺高兴地说,不过他马上就想到死去的江丽丽所以哽咽地说“江丽丽她,”蒲月心里也是一阵唏嘘,一个几分钟前还站在你面前活生生的人几分钟后就在她面前死掉,心里承受不好的人大概现在会疯了吧!

  仲川拍了拍王贺的肩“我们尽力了,江丽丽的事别太介怀,我想我们接下来要面对的可是比起江丽丽的是更让人绝望的东西。仲川说着在王贺视野之外眯着眼睛注视着蒲月,蒲月心里一紧下意识地握紧了手机,仲川不会是发现什么了吧?在蒲月手心都忍不住冒冷汗的时候,仲川又转回头安慰王贺几句。蒲月低下头扯出一个看起来十分真实的微笑,快步走到王贺身边“王贺,仲川说得对,江丽丽的事你先放在心里,等出去后在说吧。”

  蒲月的手机的亮光让这层黑暗的走廊明亮了一些,仲川也跟着打开手机的手电功能,莹白色的光线照着王贺的脸显得十分苍白,隐隐的蒲月觉得都有几分诡异的味道,蒲月摇摇头自己可真是太疑神疑鬼的了。

  “嗯。”王贺小声的应着,他的眼圈红红的看起来是哭了一会在蒲月过来前擦掉了“既然目标消失了我们走吧!”,王贺提议道。“嗯。”蒲月点点头想走时不经意看见仲川的视线一阵停在自己的身上。

  $x更5新最s》快◎¤上#s酷匠网a☆

  “部长走吧!”王贺说道,他的声音硬邦邦的。仲川不在意地笑了笑,“嗯,走吧!”他点点头走到了队伍的面前。蒲月对王贺比出大拇指,拍了拍他的肩膀跟在仲川后面走了起来,看着仲川的后背眼神暗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贺走在队伍的最后,在仲川和蒲月的身后裂开嘴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