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孟斌之死

  蒲月看完录像脸色铁青,“真是变态。”她喃喃自语道。江丽丽早已走到房间的角落,她可不想再受这份刺激,为此她还叫蒲月看的时候一定要带上耳机。仲川叹了口气,“田娜是鬼不能用人类的思维来判断她的行为了。”

  “咦,你们有听到铃声吗?这座图书馆还有人啊?”孟斌突然插话道,季梦白了他一眼,“蒲月之前不是说过,那个大姐头红玉也来到这里了吗?你的记性真差!”孟斌笑着说“原来是这样。”

  “我们,”蒲月感觉不对劲,她下意识地把手伸进口袋里抓紧田娜的手机,张开口想说些什么,突然天花板上传来一阵动静,好似几千只老鼠在疯狂地冲撞。众人意识到,鬼潮又来了。

  “快跑!”意外随着仲川喊出这两字时发生,一具好像几个人缝在一起的巨型焦尸,从孟斌的脚下毫无预兆地钻出。孟斌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部长救我,”那巨型焦尸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凄厉地叫了两声就彻底的又带着孟斌钻回地下。

  “孟斌,孟斌。”和他平时较好的王贺和李季英他们都着急地叫着孟斌的名字。跑到孟斌消失的位置,可是在孟斌消失的地方地面完好无损,几个人看着水泥地面默然无语。李季英害怕地问仲川“部长,孟斌他,他会不会。”“不会的,”仲川打断李季英的话,虽然他也知道着不过是妄想,但是现在必须安抚他们,否则鬼没杀死他们,他们就被自己吓死了。

  这是季梦也反常地没有反驳仲川的话,“还是先出去,孟斌他吉人自有天相。”仲川的话在蒲月听来身体一寒,他转过头看着仲川,她的脸上肃穆没有半点因为孟斌被鬼拖走的伤心以及对前路的迷茫。她的神情就像在玩大冒险,孟斌只不过是被出局了,他不会因此而悲伤,而是想着努力去赢。蒲月看着众人的脸上虽然还是有一些不安,但还是平静许多。蒲月不由想着自己如果也被鬼捉走了,他是不是也这样鼓舞着大家的气势,而把自己的生死归于一句吉人自有天相就了事了。

  在蒲月胡思乱想的时候,大家都往外跑,仲川跑了几步,见蒲月没有跟上,又折回来,拉去蒲月的手“走。”他对蒲月干净利落地说。蒲月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跟着仲川跑了起来。不由自嘲地笑了笑现在想拿那多做什么,自己逃命最重要。如果死了别人的想法关她什么事。

  当蒲月刚跑出阅览室,就听到李季英大叫着“怎么回事,天这么黑了。”蒲月的眼前是明亮灯光照射下有如白昼的走廊,她看见李季英指着一扇窗口。那扇窗口外一片漆黑,半点星光也没。

  “到了这时候,你还在想着什么科学不科学吗?”季梦冷笑着说“刚才就可以知道,鬼的攻击变强了。而且它超出了我们的经验范畴,仲川先前总结的经验者时候看起来就是一堆笑话。”面对季梦毫不掩饰地嘲讽,仲川没有说半句话反驳。他对大家说道“还是快走吧,现在这里不安全。”

  可是这次李季英却是是,失态地大叫“现在还有什么安全的地方,田娜把这座图书馆变成鬼楼,这里的没一个地方是安全的。”

  酷:匠"网Fk永久,c免费{y看●小说W

  仲川冷冷地看着陷入绝望的李季英,李季英的声音越来越小在最后半句几乎是呢喃着只有她早就次啊听得见。

  “好了,快走吧。”王贺有些无助地看着李季英和仲川,所有人包括季梦都没有动。最终李季英转过身慢慢走了起来,看见李季英动了,王贺也跑步跟上。现在还有哪里是安全的呢?蒲月心里就像悬着一块大石头,跟着众人漫无目的地跑了起来。

  但在众人没跑几步的时候,头顶上的灯光,闪了几下噗地一声就暗了。这座楼层陷入了绝对的黑暗。“啊!啊!啊!啊!”一阵惨叫响起,众人恐惧地哆嗦着身体“好像是孟斌的声音”跟孟斌很熟的王贺说道,众人更是心底一寒,孟斌已经遭到毒手了吗?“别慌把手机拿出来,开启手电。”仲川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启手电。照亮一部分地方,可是这样却更有一种恐怖片的气氛。

  众人见状也纷纷拿出手机,一道道莹白的光线,互相地在每个人身上来回映出一节一节的躯体。嘀嗒,嘀嗒的声音在每个人的耳朵里响起,“什么东西,”李季英抬手抹去滴在额头上的“水渍”。这感觉好像,李季英把手上的液体往鼻尖上送去,是血腥味!李季英已经惨白的脸部能更惨白了,她慌张地把手机往头顶的天花板照去,“啊!啊!啊!啊!”

  众人被李季英的惨叫吓了一跳。手机纷纷往李季英照过的地方照去,“是孟斌?”蒲月退后一步捂着自己的嘴巴,惊恐让她的眼睛在黑暗里不由地睁大。每个人的脸上都不好看,特别是头上沾了孟斌血液的李季英,更是腿一软跪倒在地。她不停地颤抖着,原先对蒲月那种平静甚至因为在图书馆经历的时间比蒲月更长而在谈话中带着不经意的高人一等的模样全都不见了。虽然在蒋欣死的时候她动容过,但是这根本比不上现在孟斌的尸体在她眼前出现来的让她感到震撼。

  在天花板上,孟斌的身体被死死钉在上面,他的四肢关节扭曲地不成样子,在他肚子上有一个被什么野兽啃咬的大洞,透过那几乎占有孟斌肚子三分之二大的伤口,可以看见孟斌的内脏不见了。他的脸上极度惊恐的表情让他的脸有些变形,血液不停地从他的身体上往下滴。孟斌因惊恐而大张的嘴巴,突出来的几乎只有眼白的眼睛的形象在李季英的脑海里不停地重复。这让从小母亲杀土鸡为家人补身的场景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敢看的李季英吓得小声啜泣起来。

  仲川看着李季英哭泣的样子上前抱住了她“别看了,我们走吧”!仲川的声音坚定有力,每一个字都敲打在李季英的心上,她哽咽着说“部长,孟斌,我们逃得了吗?”李季英有问出着个问题,仲川想着这是第几次了呢?第六次还是第七次?说好了要把没一个不愿都安然无恙地带出去,可是现在先是蒋欣后是孟斌,都是在他眼前是死去的,而他却半点办法都没有,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绝望恐惧地死去我这个部长可真是食言而肥。但是剩下的人还是要有希望的,他们一定要坚信自己能活下去,要不然就真的死路一条。仲川把感伤摇出脑袋,轻拍着李季英的背说道“我们一定会出去的,相信我。”

  李季英擦着眼泪,“仲川”她这次叫的是仲川的名字而不是部长。仲川等了一会儿,李季英却是在没说什么,仲川也不问扶起她站了起来。

  蒲月看到这一幕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王贺担心地看着蒲月说“学姐没事吧?不要再想孟斌的样子了。”王贺抬起手想像仲川一样安慰蒲月,可是手停在半空久久不能落下,最后他慢慢地收回抬出去的手,强笑着说“孟斌那家伙可是不喜欢女孩子哭的,看到女孩子哭时他总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想尽各种办法来逗她们开心。有一次,他在街上看见一位哭泣的女生上前安慰结果被突然冒出来的女生的男朋友打了一顿,后来我问他后不后悔安慰那个女生,他对我说,‘就算再被打一顿也不要让女孩子的花般娇美的脸上流下眼泪。’所以便宜学姐你可不能哭啊!他是见不得女孩哭的。”说道最后我还的声音也哽咽着,孟斌的死对他来说打击同样不小。

  “你也很伤心吧!毕竟孟斌是你的好朋友。”蒲月抬起头,脸上却没有哭过的痕迹。“你却来安慰我,我很感激。”

  “仲川我们还是走吧!再在这里呆着,我都快疯了!”季梦脸色难看地说,虽然她和孟斌的关系不怎么样,但是活生生的人前几分钟在你面前说话,后几分钟就死在你眼前不得不让人触动。

  仲川点点头,突然意识到这个动作在黑暗里看不太清楚,便说“我们走吧。”他说话的口气更像是在叹息。

  王贺听到仲川说要走了,连忙背对着蒲月擦干眼角的泪花。蒲月不知道自己怎么心里这么平静,孟斌的死,不,从蒋欣的死开始就好像开启了一个未知的开端,接下来将遇到的事情只会加挑战自己的极限。

  蒲月的反常没人注意,她拿起手机往孟斌所在的地方照去。与此同时在仲川怀里的李季英回头看了朝孟斌的方向看一眼,“孟斌,孟斌,他在笑。”李季英大叫起来,指着孟斌的方向,众人的手机又一次照亮了孟斌的脸,他的脸上惊恐的表情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大的咧到耳后根的诡异笑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