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川在长长的走廊里快速地跑着,他是男生体力,耐力方面天生比女生好,加上他平时爱锻炼,因此在图书馆跑了这么久依旧还保持着一个较快的速度。田娜的游戏已经开始了,现在他要做的是在一个小时内在这座大楼里找到蒋欣她们,否则时间每超过十分钟,她就杀死一个人。仲川回想起有关田娜的记忆,和吴老师所说的那件东西的情报。田娜变成这样是和那件东西有关吗?她当初为了得到它不惜与吴老师对立,最后得到它却在第二天的时候传来她被离奇烧死的消息。

  仲川想着脚步却不敢停顿,他仔细地搜寻蛛丝马迹,不时呼喊蒋欣和江丽丽的名字。随着时间的临近,仲川的冷汗不停从额头顺着棱角分明的面部轮廓滑下,仲川难受地把黏湿在眼角的头发拨开,他的汗水把早已汗湿的T恤都浸成半透明的了。从紧贴在她身体上的T恤上可以看出他的肌肉健壮发达,虽然他的外表看起来很瘦弱,可是他的身材却出人意料地好。

  仲川跑到一个拐角前停了下来,“这样是不可能找到蒋欣她们的,”仲川看了看手表,时间过去了大约十四分钟,虽然知道这种方法可能无效但是对于被田娜强迫去完成这个游戏,毫无准备下这是他熟悉环境的第一个想法。他开始也没抱太大希望,所以当找不到蒋欣她们时也不是有多失望。仲川正对着镜子,田娜的力量超过了他的想象,她居然能操控时间和空间,自己被她投入到也是这样的镜子里,来到了镜子的空间,这里的时间是不和外界相同,所以也不能呆着这里等到时间重置的时候。

  现在这种情况更是要冷静,仲川对自己说脑海里想着他在十五分钟内在这个楼层里的所见,就像镜子映照现实世界所呈现出相反的世界,这座楼层里的房间,位置都与现实相反。而且仿佛没有人生活过的迹象,仲川一直有个疑问,那就是在图书馆里原本应该在岗位上的老师们一个都不在,按道理,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学校的图书馆就算是双休日也有人来值班的老师那么原因到底是什么?难道他们已经被田娜杀光了?

  仲川摇摇头现在可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蒋欣她们的安全还没保障呢!仲川也只能希望那些老师能平安。仲川拿出手机打开邮件编辑,在里面写下了:镜子世界,时间重置,田娜,那个东西,失踪的老师。仲川想了想将田娜改成厉鬼田娜。现在他手里的线索就只有这些。仲川刚才也不忘往窗户下看去,可是窗户外黑得想一团墨,什么东西也看不见,他试过把手伸出窗外,他的手在那团黑暗里也消失了。他就像困住在这笼子里的老鼠,毫无头绪地四处碰壁。

  仲川仔细看着时间上列出的字词,心里生出了一往无前的勇气,她把我当老鼠,那么就看看,我这个处于绝境的老鼠会给你带来多大的惊喜吧!“那么,”仲川的目光从手机上抬起直直地看着好似走不到尽头的走廊,神情坚定地说“现在开始游戏吧,田娜。”

  在这层镜子楼层里的某一间房里,传来了咕噜咕噜的声音,好似什么有什么野兽在大口吞咽东西发出的响声。可是屋子里面什么也没有,不对这个声音好似是从书架旁的柜子里传出来的。那声音渐变成嘎吱嘎吱的音调,好似那野兽吃尽了皮肉开始啃咬骨头了。一阵强风从敞开的窗户外吹来,突然把柜子的门吹开,发出砰的一声巨响。一双桐红的浸满着杀虐,疯狂的红眸猛地盯着外面,强烈的血腥味混杂着其他令人难受的气味从柜子里冲出,那双恶狠狠地盯视周围的红眸慢慢收了回去,柜子里有传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啃噬骨头的声音带着奇异的韵律就像是诡异古老的咒语,带着从蛮昧无知的黑暗时代来的未知力量。

  仲川不再奔跑她开始细心地搜索,忽然她听到水滴“嘀嗒,嘀嗒”的声音,他皱起眉峰是洗手间的声音。仲川的目光投向在走廊深处楼梯口的地方。“去看看。”仲川快步走到那里,田娜留给自己的时间并不多,而且他也不太相信田娜会遵守她的话,毕竟她现在可是鬼啊!

  %看eg正版vo章节{上"酷匠,网#*

  仲川跑到洗手间门前手握住金属把手,在仲川看不见的角落一双通红的眼睛突然睁开。

  “那仲川你找到了她们了吗?”蒲月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家的脸色不太好看。仲川先是摇摇头然后又是点点头,苦笑着说“算是找到了吧!我当初找到她们的方法带有运气居多。不过这个过程我不想说这只会增加你们的恐惧罢了,对于我们存活下来没有半点好处。”

  “怎么会,”蒲月皱起眉反驳“多了解这座图书馆的恐怖,我们才有更多机会活下去。”

  “你不会这么天真的认为,知道田娜的手段你就能活下去吧?她的厉害即使你知道她要杀了你也什么也做不了的。看到她除非你有仲川那样的好运,否则你就等死吧。”季梦嘲讽地看着蒲月,眼神轻蔑。

  王贺连满过来当和事老“蒲月学姐,季梦说的也很有道理,田娜的厉害我们也清楚的。并且部长对于在镜子世界的事情都没有告诉我们这里的任何人。”

  蒲月意识到王贺话里有话,“你们了解田娜的厉害,那么你们都正面与她见过了?他先前说要分享经验来看你们在这图书馆里带的时间也不长。再从仲川的话里看不难推测你们是没有见过田娜的,而且季梦说遇到田娜就只有等死,而从仲川的话看来救出江丽丽也是很辛苦的,那么田娜的恐怖一定是你们用某种方法知道了。”

  蒲月的语气笃定,王贺慌乱地大摆着手“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们都不知道田娜的可怕,啊,不对,我们知道,啊,那。”王贺语无伦次地掩饰让蒲月更确定自己的猜测了。

  “一定有什么东西让你们了解田娜的,是什么告诉我吧。”蒲月急切地想知道关于田娜的消息,这里她故意隐瞒自己与田娜见过的事实。

  “部长,让她看那份录像吧!”李季英提议道,仲川抬头直视李季英的目光,“我们每个人都看过了,如果蒲月学姐真的想看的话,那就让她看这个吧!”仲川想了想李季英的话觉得也行,让蒲月意识到田娜的残忍,也会对她接下来逃脱时有一份警示作用。仲川点点头,“好吧。”

  李季英对孟斌说“我记得你好像把那份录像考到你的手机里了拿出来给蒲月学姐看吧。”孟斌一脸难色,他来回搓着手“这样不好吧,学姐是女生诶!”李季英大怒“那我不是女生了”她还挥起拳头对孟斌狠狠地比了比。

  孟斌缩起脑袋,“好啦,好啦,你永远是我们最美的社团秘书,在我心里你就是女神。”李季英厌恶地摆摆手“谁要做你女神啊!”孟斌嘿嘿笑了两下,“那我给学姐看啦。”孟斌收起嬉皮笑脸,正色地对蒲月说“学姐你待会看到什么可不要以为是PS哦!这里面可是有田娜的罪行的,但是内容很血腥,学姐受不了的话可以叫暂停。”

  蒲月被孟斌的口气搞得心里莫名紧张起来,不过话已说出那么她是不会悔改的。她对孟斌笑了笑“猴子,”又觉得这么叫不太好,孟斌露出大大的笑容“学姐,就这么叫吧。”

  蒲月歉意地对孟斌笑了笑“那么请你给我看那份录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