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是噩梦的话就快点醒来吧,蒲月站在四楼的楼梯间不敢再下去田娜还在下面,也不敢去楼上,恐怖片中那里几乎成了必死之地。田娜不知道会在那里出现,现在只有逃出这座大楼才是安全的。可是自己真的逃的了吗,图书馆不知道被田娜下了什么魔咒,居然跑不出去!蒲月的反胃感上来了,为了减肥她早上都是不吃的,现在脑袋直冒金星,吐出来的也只是酸水。“咳咳”蒲月剧烈地咳嗽起来,眼角的余光扫到手机的屏幕暗了下来,不能在这里呆着,这座楼可是有田娜这个鬼在这里,原地不动只是找死的行为。蒲月的手撑着额头,从地上爬起时腿一软几乎站不住。蒲月赶忙双手扶墙,现在的状况对她很不利,虚弱的身体是很难逃出去的。蒲月苦笑着早知道还减什么肥,平时也要多锻炼,现在想在却是晚了。如果逃出去以后上体育课我再也不拿大姨妈来了当借口不上了。

  蒲月勉强地站起身,看了那部害的她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的手机,心里一阵怨气。没多想立马上前抓起手机就往墙上砸,却手一滑让手机摔到楼梯里。听着手机在楼梯里来回发出的几次碰撞的声音蒲月心里的怨气少了些,但她脑袋里又回想起手机里自己和红玉的对话,就从手机里听到的声音都成为现实里的声音,蒲月想着那段对话极有可能是真的,手机似乎是她们逃命的关键东西。蒲月后悔着扒着栏杆往下看去哪还看得见手机在哪呢,蒲月不禁为自己的冲动后悔,“也许田娜还追没上来,”蒲月摇摇头她对田娜那恐怖的速度可是记忆尤深,可是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可能要花不小的代价才能拿回那部手机。最终蒲月咬咬牙,“我就不信自己的运气会这么差。”跺了下脚,蒲月又往楼下跑去,这次她的速度还不如一个快速走路的普通人。

  C}酷匠^网《唯o;一J正版n),(其}…他K都8是5:盗。@版“

  蒲月走到了四楼,一边不停往地上找,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四周,她拱起身子,一旦有什么意外发生以便立刻逃走。蒲月在一个楼梯的转角找到了手机,她小心地捡起用衣服抹去上面因为摔下来而沾上的的污渍,“什么时候苹果和诺基亚一样耐摔了?”手机的表面光滑如镜,一点被摔过的痕迹都没有。一阵急切地脚步声把蒲月从沉思中拉出,蒲月转头一看是红玉,红玉一见到她脸上惊恐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收起,立刻往回跑去。蒲月疑惑着,不是应该她跑吗?红玉这么会这种反应?蒲月为了一探究竟,也跟上红玉“红玉你别跑,我是蒲月。”蒲月边跑边喊,可是红玉一点反应都不给,几个转身不一会就跑没影了。蒲月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气,汗水不停地往她眼里钻,蒲月眨着眼睛,认准红玉消失的最后方向慢慢跑去。

  “红玉,我是蒲月,你为什么要跑,你出来!”蒲月一间间房找过去边找边说,“你是看到田娜了吗?我和她没关系。”二楼的房间不多大部分是报刊室蒲月很快找完了,她走到红玉被自己关起来的阅览室门前,门上的把手上的漆被蹭掉了一块。蒲月盯着紧闭的大门,站了一会便推开了,大门发出吱呀地一声。蒲月走了进去,手上还拿着手机,她不知道这有什么用但她觉得攥在手上最安心。蒲月朝书架后面走去,阳光在书架后投下长长的阴影,蒲月突然心里产生了一种对未知的恐惧,她觉得那阴影里随时都会跳出了一个张牙舞爪的鬼怪。但当蒲月走到阴影处什么都没发生,蒲月仔细地找着“红玉你在吗?红玉?”蒲月走过一座座书架学校里藏书不少,书架也特别多。她找了大约三分之二觉得红玉可能不在这里,蒲月皱了皱眉现在只有找到更多人才有更大机会出去,见找不到红玉蒲月不敢浪费时间,她决定再去另外一个地方找。

  蒲月朝门口走去表情就像一个在图书馆找不到需要的书的学生一样,突然在蒲月身后的阴影处一把干瘦的手臂从里面伸了出来,静悄悄的没发出一点声音。那双手噗的一下变长在蒲月意识到不对转头时,狠狠地掐在蒲月的脖子上。蒲月不停地挣扎,可是她花费了太多的体力,连挣扎都显得有气无力。“救命,”蒲月嘶哑地说着,双手掰着那把鬼手。焦臭味充斥着蒲月的鼻腔,勒紧的脖子让她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了。蒲月无力地挣扎着随着时间的推移绝望地想着自己就要这样死了吗?可真是不甘心。夏真,蒲月想着幸好没告诉夏真,田娜的那些话等自己死后就不会有人知道了那样就没人会遭到田娜的诅咒吧?正在蒲月陷入绝望时,一个令蒲月意想不到的人跑了出来,拿着一把扳手往鬼手上砸,一边拉着鬼手让它放开蒲月。但是人的力量这么比得上鬼呢,蒲月没有脱困反而被鬼手越掐越紧。蒲月努力地看清想救自己的人,她的脸通红着,眼睛不住地翻白眼,当她看清救要她的人是仲川时她惊呆了,竟然是仲川!他这么会出现在这里?

  鬼手的力量突然加大,蒲月啊啊地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弱,就在蒲月的意识也快消失时鬼手突然缩了回去,图书馆那特有的带着书墨味的空气又一次进入蒲月的肺泡里。蒲月蹲在地上一阵猛咳,得救了。另一边仲川也大喘着气,“我这辈子第一次往鬼手底下救人,操!”一向文质彬彬的仲川也忍不住爆粗口,蒲月咳出了几摊痰才觉得好了一些,“谢,谢,谢谢你,”蒲月咽下喉咙里的反胃感“谢谢,仲川,谢谢你。”仲川眯着眼睛笑着舒展起胳膊“我可不是为了救你,我也是为了救自己。现在这种状况一个人只会死的更快。”蒲月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仲川打断她“那边那几个还不快出来,当缩头乌龟还不过瘾是吗?”还有人?蒲月朝着仲川说话的方向看去,两男三女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其中一个长的像猴子的男生大笑着说“我们就知道仲川大哥最牛,一定会救出人的。”其他几人也是高声赞同到“是啊,仲川大哥什么问题解决不了。”只有一个矮个子女生在在几人的后面脸上冷冷的一句话也不说。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他们是我们书影社的人,这次是在图书馆开会才来这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仲川唏嘘了一下指着猴子脸的男生说“他是孟斌,你可以叫他猴子。”蒲月对孟斌点点头。“这位女生是我们社团的秘书,”仲川指着一个长得很漂亮高个子的女生说“她叫李季英。”仲川有指着一个男生,这次那个男生不等仲川介绍自己跳了出来说到“我是王贺,高二的学姐我们有见过哦!”蒲月想了想记忆中却没有这个男子的身影,摇了摇头。“抱歉我不记得了。”蒲月的声音沙哑难听,她说完捂着自己的脖子有些难过。王贺见蒲月的表情会错意以为她是以为忘了自己而难过连忙摆手“没事的学姐,我们现在重新认识就行。”仲川嘴角翘了翘指着另一个长相普通的女生说“这是江丽丽,她是搞后勤的。”江丽丽对着蒲月腼腆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糖果上前递给蒲月“这是薄荷糖。”蒲月接过吞下还给江丽丽一个感激的微笑。仲川笑着点点头,然后指着最后的那个矮个子女生说“她是”矮个子女生站了出来对蒲月说“季梦”,又双手环胸地退了回去补充道“仲川部长,我要纠正你的话,我们不是懦弱而是这种情况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仲川对蒲月耸耸肩“不要在意她就是这样的。”

  蒲月露出微笑,“我明白的”她的声音依旧沙哑但没之前那么难听了,仲川离蒲月很近可以闻到她呼出来气带着薄荷气味,仲川看着蒲月白皙的脖子上那紫红色的手印对蒲月产生了一番怜爱之情。“你也介绍一下自己,这只有王贺认识你。”蒲月往前走了一步“我叫蒲月,是高三的,这次来图书馆是因为要借复习资料。”蒲月话锋一转问“你们有谁见到红玉了吗?她和我一起来的。”

  仲川他们对蒲月露出抱歉的表情纷纷说“没见过。”,只有季梦冷冰冰地看着蒲月并不搭话。那位王贺学弟还拍拍胸脯表示如果蒲月要找红玉的话他会去帮忙。蒲月当然是摇头拒绝,红玉的下落她不关心,现在逃出去才是最要紧的,蒲月这么想着抓紧了口袋里的田娜的手机。仲川听到田娜消失的消息皱着眉“只能希望她没事了。”

  “你们心理承受力真好,现在还能谈笑风生。”蒲月感叹了一句,孟斌嘿嘿笑着回答“鬼啊,你越怕死的越快,有些人不是死在鬼的手上而是死在恐惧里。”在他身边的李季英大感诧异“你什么时候这么有哲理了。”一旁的王贺毫不留情地打破因这话得意起来的孟斌,“他这是抄袭电影的话啦!”孟斌一脸不爽地看着王贺“人艰不拆你不知道?”引来几个女生阵阵发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