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玉拿着重新捡起来的扳手随时准备破门而入,她的心此刻早已被仇恨淹没,蒲月对她的反抗,给她的教训,这一切都让红玉无法接受,从来只有她能欺负人哪有人能欺负她!红玉的内心犹如燃起一团熊熊的烈火,烧的她心十分难受,她知道只有打蒲月一顿才能熄灭这团火焰。红玉恶狠狠的咬着牙,眼神里全是对蒲月的怨毒,像漫天的荆棘一样疯狂的生长,要是杀人不犯法,她真想杀了蒲月。

  红玉这么想着攥紧了手里的扳手,忽然她感觉到脖子背后好像有人,那灼热的呼吸在红玉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时几乎是瞬间变得炽热难忍。红玉愤怒地转过身,“什么”却看到她这辈子的梦魇,她瞪大眼睛想说的一下被卡在喉咙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红玉的面前是一具人形焦炭,枯瘦的像把干材柴,五官全被烧化了,那张原本长嘴的地方只有一条夸张的裂缝,黑洞洞的的仿佛只要一张开就可以吞下红玉的头。红玉感到有温热的液体从下体流出,她早没了勇气,红玉这时连羞耻心都顾不上,她只想立刻离开这。那具焦尸的嘴巴不断地往外冒出热气,暗红色的火花在它的嘴间闪现,一股强烈的焦臭味让红玉几乎窒息。红玉靠在门上,可门是开的,红玉这么倒下来门直接开了。红玉摔倒在地上,逃避似的往后看去,她现在只希望有人能救她就算那个人是她恨的要死的蒲月。然而让红玉再一次吃惊的是蒲月竟然不见了,蒲月了消失在这个房间了。

  那具焦尸不止是嘴里冒出火星,渐渐地它浑身上下开始开始冒出火焰,轰的一下就变成了一个燃烧的火具。红玉用手撑着地不断往后移动,“救命,救命,救命啊!”焦尸的嘴猛地大张,足有一个足球大小“哈哈哈哈哈”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从他的喉咙里传出,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也有可能是个粗糙妇人的声音,那声音喋喋怪笑着,红玉“啊!啊!”叫了两下,声音却越来越小,她的牙齿不住地打颤,她现在只想逃逃的越远越好。然而那张巨大的嘴就像一个吞噬一切的黑洞,里面喷出灼热的气流好似要把红玉的皮肤灼伤。焦尸低着头看着瘫坐在地的红玉,却静止不动,过了一会久到红玉以为它就这么不能动了,红玉慢慢爬起来一边紧盯在焦尸,一旦它有什么动作自己立刻逃跑。就在红玉爬起身,准备逃走时那具焦尸伸出长着血泡的手猛地朝红玉扑了过去。“啊!啊!啊!啊!啊!”整个四楼红玉的尖叫不停徘徊久久不能散去。

  “哈,终于收拾好了,”吴有收拾好写好的教案,整理好书籍准备去外面散步放松一下。他扭了扭脖子,很随意地往窗外看去,在层层树影下吴老师瞭望着似乎看到什么有趣的事嘴角不由上扬。“她来了,呵呵,”吴老师的眸子里浮现出一道冷光,“算了,我还要上课呢。”吴老师自言自语,捏了捏有些僵硬的脖子,嘴角的笑容更深了。“你要加油啊,我可是要”后半句话微弱的难以察觉,喃喃几句吴老师看似悠闲地走出房间。

  N酷uL匠rg网首发

  蒲月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她尝到自己嘴巴里的铁锈味,一种呕吐感不断挤压她的喉咙。蒲月只觉得自己就像冬天被捕获丢弃在冰面上的鱼,长着嘴巴努力的呼吸,但死亡却离她越来越近。自从见到田娜在她面前化为人形火具,她的全身的血液就凝固起来,她觉得自己就好像在寒冬腊月里穿着单衣在雪地里行走,隆冬的狂风加杂着雪花不停地往她心里吹。她现在在楼梯上不断奔跑,几乎累的快断气。蒲月没有任何时候觉得图书馆的楼梯有那么长,她不断慌张地往后看,还好田娜没有出现,田娜的手机在她跑出来的时候就丢了,田娜的东西她可不敢再带着身上。蒲月一路狂奔着跑下四楼,身上的汗濡湿了她背上的衣服。到了,蒲月兴奋地看着图书馆的大门,可她因为一放松不小心摔倒了。更倒霉的是她一时竟站不起来,“蒲月”田娜的声音又一次在蒲月耳畔响起,蒲月魂都吓掉一半了,她惊恐地抬头看向楼梯,上面燃烧着的田娜以一种飞快的速度冲了下来。蒲月啊啊的小声叫着,挣扎着要起身,就快到了,还差一点,快啊。

  “蒲月你不该来的。”田娜近乎呻吟地说出这句话,烈火把她的身影掩盖了起来,只见一个模糊的影子被包裹在火焰里。蒲月终于站起来,但田娜已经冲下楼梯向蒲月跑了过来。快再快点,蒲月刚站起来眼前一片发黑,糟糕,她在心里悔恨自己平时没多锻炼身体,现在只能凭借记忆蹒跚地跑向出口。身后传来的灼热让蒲月胆寒,她闻到到那股焦臭越来越重,“不要啊,田娜,你放过我吧!”蒲月哭喊着眼泪落在脸颊上一下就干了,“蒲月你不是要那个东西吗,只要你变得和我一样就可以了。”蒲月哪还有这种心思大叫“不要,我不要了。”田娜好像在逗她似的始终保持在蒲月身后一步的地方,蒲月都可以感觉到那些火舌在不停尝试着缠绕她的身体,蒲月的腿几乎都要软下来。而与此同时蒲月终于跑到大门前,田娜哈哈笑着突然加速往蒲月身上扑去,“不要,走开”蒲月双手抱住头也纵身往门内一跳。

  蒲月倒在地上脑袋里好像开起来交响乐,疼的快炸开,蒲月大喘着粗气,倒在地上还是保持双手抱头的姿势这让她什么也看不到,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可是她等了一会却没有动静了,蒲月心想是不是田娜无法走出图书馆,蒲月侥幸地想着打开了手臂。“这么会,”蒲月目瞪口呆“这么会又回到四楼。”蒲月此时倒在地上仰头看着墙壁,那见证火场的黑迹昭示着一个冰冷的事实,这一切都是真的她又回到四楼了。“叮铃,叮铃”手机的铃声在空荡荡的楼梯间响起显得有些诡异。蒲月的心一惊往铃声方向看去,是田娜的苹果5在响,蒲月浑身颤抖着,她听着自己不断加快的呼吸声,有些神经质的摇着头。“不,不”过了一会手机铃声停了下来,蒲月舒了一口气。但没等她放松下来就听到一阵声音,手机自动开启免提了!“蒲月,你逃不掉的”接着又是一阵信号被干扰的沙沙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