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月,她还在图书馆,”夏真感觉自己头痛起来,为什么蒲月的手机打不通,夏真听着“您所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的服务音陷入沉默。蒲月不是说自己在图书馆怎么会不在服务区,夏真抬头望向远处那座有六层高的建筑物,那墓碑一样的外形让夏真的心不禁冰凉了一片。那是田娜死亡的地方,在现在夏真的心里产生了一种对图书馆莫名的抗拒,这是以前没有的感觉,夏真也不清楚是何时有这种感觉,今天越接近图书馆自己精神上就越不舒服,好像那里有什么东西让她感到厌恶,蒲月居然说在那有什么要紧的事。夏真攥着手机,皱着眉,做了几次深呼吸后又开始跑了起来。她不能就这么放任蒲月不管。然而夏真并不知道,田娜那部手机将会给她和蒲月的生活带来翻天地覆的变化。

  蒲月看着早已死去的田娜活生生地站在她的面前,整颗心都要跳出喉咙了,身上不住地颤抖。这时窗外刮起大风,呼呼地,窗帘不断抽打绷紧的声音让蒲月的手起了冷汗,这个声音不就是手机里的。田娜收敛了微笑,她略显苍白的嘴唇上下张合“蒲月,你不该来的,我不是警告过你吗!”田娜面无表情地说着,蒲月却十分恐惧,“田娜,你,你没死。”田娜摇了摇头,“蒲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蒲月逼自己冷静下来,可她见到这么诡异的一幕怎么冷静的下来。田娜迈着小步,走到蒲月的面前,随着田娜的接近蒲月闻到一股焦臭味,她忽然意识到眼前的田娜可能不是人了。蒲月发现自己居然动不了,她无法后退,田娜走到蒲月面前站住了,她把脸靠近蒲月,那股焦臭味更重了。

  田娜的脸越靠越近,几乎就要贴近蒲月的脸。蒲月却感觉不到田娜的呼吸,蒲月心头控制不住的打颤身上的热气仿佛一下被吸干了。“蒲月,你还记得我说的话吗?”田娜的语气很轻就像没什么力气,蒲月咬紧牙关,一字一句地说“田娜,你告诉我的话我都记得,可是我不能,不能让你这么做。”蒲月此时真的相信田娜讲的话了,但这时已经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了。田娜的眼神让蒲月不想对视,蒲月侧过眼,看着桌子,“蒲月,你啊,就是这个坏习惯,老是爱说谎,我知道你是为了那个东西来的吧。”田娜嘴角微微勾起“可是那个东西已经和我一样了。”蒲月瞪大了眼睛“你居然把它给。”田娜轻笑清脆的就像银铃一般,随着她的笑声蒲月吃惊的看到桌椅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腐烂起来,嘎吱嘎吱,木头朽坏的支撑不住聚合在一起的力量,在一声声劈啪声中散架了。“不是它把我给毁了,而是从我拿到那个东西开始,我就知道,我总有一天会被那个东西毁掉的。”蒲月干涩地吞了吞口水,这个声音那道,不会的,不会的,蒲月努力按下心底的念头,可那种荒缪的想法却是不停的翻涌。蒲月不敢相信地盯着田娜“你早就知道,那还这么做!”蒲月几乎是吼出来,田娜眉毛一挑,唇间浮现一抹冷笑“你怎么能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田娜的手轻抚蒲月的头发“蒲月,当初你可是另一番嘴脸呢。”

  气氛陷入沉默,过了一会蒲月闻到那恶臭更浓了,她想转移注意力厌恶地皱着眉问道“怎么一股这么重的焦臭味?”田娜微低着头笑着说“蒲月你可真笨,那是因为我已经死了啊!而且是被大火活活烧死的。”蒲月虽然有心里准备还是被吓了一跳,直觉上她相信田娜的话,可理智上却不敢相信,最重要的是她可不想和个女鬼在一起。“田娜你不会是在说笑吧。”蒲月突然发现身体又可以动了不由暗喜,脸上却还是一副惊恐的样子,田娜眼睛往右一转“蒲月,红玉被你关着吧!怎么可以关住同学,我找人把她放出来。”蒲月立马大喊出来“人!”蒲月死死盯着田娜发现她不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她可不信田娜会找人救红玉,她现在是不是人还不知道,找的人还不知道是什么。田娜低下头眼睛被刘海的阴影笼罩着,“蒲月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我可不想有人再知道那个东西的存在了。”蒲月还没反应过来,眼前的田娜轰地一下全身燃烧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蒲月这回终于明白田娜已经回来了,成为一个鬼魂从地狱回来了。蒲月尖叫地往后跑,田娜就站着原地嘲讽的看着蒲月,直到大火将她整个身影吞没。

  红玉站着门前不停用脚踹门,哐哐的巨响不停在走廊回荡,门前的扳手一震一震慢慢的移动就快要脱离把手了。“蒲月,你个贱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啊,”红玉脚踹的力度加大,,没过多久扳手叮当掉在地上,红玉哈哈大笑也不顾踢的有些酸痛的双脚,快速地跑到楼梯间。但到楼梯时红玉却烦恼起来“蒲月是往哪走的,”红玉在楼梯上下来回地扫视“算了,上去看看,反正那贱货跑的了和尚跑跑不了庙。”红玉冷笑着往楼上跑去。到了三楼走了近去一间一间的找起来,每次气冲冲地进去大喊着“蒲月,蒲月,那这个贱人,给我出来!”没过多久三楼的房间几乎都被她找过了。“上面还有三层,要不要去。”红玉犹豫着这个时候蒲月可能早跑了也说不定,但红玉一想到蒲月急匆匆地跑出教室的样子,就觉得她应该还在这座图书馆内。红玉想了想对自己说“老娘,就上去再看一次如果那贱人不在,就回班上等我就不信她不回来。”

  +酷匠P网唯u}一(正版,@、其他u$都)是l盗《版q'

  这样想着红她听到玉跑上了四楼,为了脱困和找蒲月红玉花了大量的体力,她微喘着粗气,撂开警戒线走进走廊,在红玉进到四楼走廊时四楼尽头的那间房有什么动静,“原来在那”红玉快速的跑向尽头的那间阅览室。红玉到了阅览室门前吸取上次的教训,她没有马上进去而是站在门外打开门的一条缝往里看。红玉疑惑的看着蒲月拿着手机露出极度惊吓的样子,但是她身边就只有一片废墟啊!红玉几乎以为蒲月成了神经病,不过她可不会这么认为,她觉得这又是蒲月的诡计,她活动了一下筋骨“小贱人,不管你玩什么花招,我今天一定要打到你跪下求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