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月慢慢走到四楼,四楼的楼梯口拉起一条长长的黄色警戒线,她的目光看向走廊的尽头,那里是田娜死亡的地方,虽然田娜死后老师说田娜死于大火中以此来教育学生要认真学习消防知识。田娜的死直到现在还是有很多人不相信,学校每个房间都有配一个灭火器,特别是图书馆为了保护一些珍贵书籍里面的灭火器都是最新的。而田娜尸检的死亡时间是晚上1点20左右,可是宿舍阿姨的点名表里分明就有她的名字,按照学校的规定,在11点查寝之后宿舍大门都要关上。再加上田娜又住在5楼,根据常理她是不可能出现在哪里的!可田娜就出现在图书馆,而且还被活活烧死,警方也查不出她是死于他杀还是自杀,她的尸体烧的像块炭,除了DNA鉴定出她是田娜就没办法知道其他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了。

  蒲月目力所及之处都是一副烟熏火燎的痕迹,越靠近走廊尽头的那间房间墙上的火吻痕迹就越明显,蒲月似乎都可以闻到烟火燎烙的气味。蒲月撩起布条,弯腰钻了过进去。鞋跟与地面在走廊里回响,这让蒲月的心开始紧张起来,墙上烟熏的痕迹似乎都带上来一种难言的诡异力量。蒲月心里却是亢奋起来,她就要接触到“魔女”田娜的秘密了。就在这时蒲月的手机又一次响了,蒲月一惊,感觉到是自己衣服口袋那部自己的手机在响,“是夏真”蒲月接起手机“喂,”手机那头夏真焦急的声音传了出来“蒲月你没事吧?”蒲月反问“你说呢?”蒲月听到好友的声音心情放松了一些“红玉现在被我关起来了,她不会在来捣乱了。”蒲月的里带着一丝自己也没察觉到的轻蔑“红玉被你关了起来!蒲月你,”夏真不知道该说什么,蒲月是她的好友但她也不希望蒲月伤害红玉,她们就要高考,如果有些不好的经历会产生不利的影响。

  “夏真你别瞎担心,红玉我只给了她一个小小的教训,她为了自己的面子不会跟人说的。”蒲月笃定地说道。“那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夏真喘着气,一直拉紧的衣角终于松开了。“我还在图书馆。”蒲月的手拿起田娜的手机,上面的未接来电的显示让蒲月疑惑起来,什么时候来电话了。夏真一听,蒲月竟然还在图书馆,心里那股不安又大了起来,她着急的说“蒲月,你怎么还在图书馆,你快回来!我觉得那里不安全。”蒲月轻笑一声“图书馆会有什么事,安了,我在这待一会就回去。”蒲月说完就挂掉了手机,对不起了,夏真,我一定要知道田娜的话是否是真的,这对我很重要。夏真对着手机喂喂了两声才确定蒲月真的挂断电话了,可夏真刚才只顾着蒲月的安危并未来得及告诉蒲月那部手机是没有卡的!

  蒲月走到被烈火烧焦的大铁门前,看了看漆黑的大门皱了皱眉厌恶地从口袋里拿出纸巾包住手按向大门,大门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一声打开了,“没想到学校的门这么结实,那怪田娜被锁在里面跑不出来。”蒲月感叹了一句,便走进门内,里面的东西几乎都被清理干净了只留下四处被烟熏的黑迹,蒲月走到窗台,那里铝合金窗框都烧变形了,黑黄的窗框有一部分刺出窗外,大概清理工觉得这没什么要紧所以没拔掉它。蒲月看着扭曲的窗框,它似乎在呻吟着表达痛苦,蒲月心底闷闷的,她拿出那部手机,回拨了未接来电。手机里传来一阵嘟嘟的声音,蒲月焦躁起来,她心底好像有个声音在叫她不要再走了快回去,快回去。这让她又产生了离去的念头,可已经来到这了就这么回去蒲月心里十分不干,这时她又想起那段录音,自己和红玉的话又在脑海里翻滚。就在蒲月在窗户边打电话的时候她的背后的墙上,在那团被严重烧过的烟迹上,突然如沸水一般滚动起来。一只焦黑的带着血泡枯瘦的手从那团黑渍里钻出来,挣扎着要从墙体剥离出来。黑手撑着墙面,另一只手也因此钻了出来,那团黑迹就仿佛连接到了另一个空间。它的身子全是烧过的痕迹,最可怕的是它的头,它的头已经变形了,从外形来看就像七八十的老人一样只有一张薄薄的全是纵横交错的疤痕的皮包裹着。脸上就一张嘴还能分得出来,就算是这样,它的嘴也就是一条裂缝,里面黑乎乎的却让人产生一种无底洞的感觉。它的五官烧糊了只有脸上的血口还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的焦黑的骨头。它的动作很快不一会整个身体从墙里钻了出来,然后它的头做出了一个望的姿势,看向蒲月,那个“人”朝蒲月爬过去。它爬行时还在身后留下两条黑红色的轨迹,它爬到蒲月的身后,猛地张开了嘴居然有篮球大小,下一刻就要扑到蒲月身上。

  蒲月突然感觉到什么往身后看去,背后依旧是空荡荡的,四周的墙壁黑白交间。“是错觉吧?”蒲月不敢肯定自己刚才的感觉是错的。刚才她觉得有什么人站在她背后,红玉还被关着就算逃出来也要好一会,那会是谁?蒲月慢慢转回头,不感相信地瞪大眼睛“窗户,窗户,还原了。”在蒲月面前原本被烧变形的窗户,哪还有半点被破坏的痕迹。银白色的窗框此时却让蒲月害怕起来,蒲月连忙回头一看,让她不感置信的一幕出现了。空荡荡的房间突然就长出了桌椅,书架。没错是长出来的,它们就从墙上,地面长了出来。这已经不是科学能解释的事了。当图书馆的电灯也一起亮了起来时,蒲月坐倒在地上,四周的墙重新变的雪白,“这就是田娜要我看的东西吗?这,”蒲月的双眼不停地扫视四周想要发现什么,她站了起来冲到一张桌子面前,“连,连”蒲月的声音颤抖着“连桌上的字也在。”那张桌子上写着“去死田娜”这是一个讨厌田娜的男生写的,他也被田娜无意中狠狠羞辱了一遍,带着怨气在田娜经常做的位置刻下这些字。

  突然门吱呀一声开了,蒲月看向铁门,现在她的嘴长到这辈子都没有的大,她看到一个死人,一个在十天前已经死去的人。蒲月慌张地叫出她的名字“田娜”那个人回头对着蒲月露出了嘲讽的微笑,眼里充满着不满和不屑。

  f6酷匠网唯Dy一{!正@版,!其XS他/i都g{是}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