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吴有

  蒲月按耐住自己要跳出来的心,安慰自己也许这是有人在恶作剧呢?想到这蒲月放松了一点,接起了手机,“喂,”蒲月皱了下眉,手机里根本没有声音,果然是有人在恶作剧吗?蒲月这样想着心里松了口气。然而当她想放下手机时,从手机那头传来了了有些古怪的声音“呼呼,呼呼,”蒲月仔细地听着竟然有伴随着木头燃烧辟哩的声音,和好像风声的声音,蒲月有些奇怪,她有点没耐性听这些东西。正当蒲月打算挂断电话时,声音的内容又变了,“嘎吱嘎吱,”声音里又有了木头摇晃的声音,蒲月皱着眉头听了下去,“啊!啊!啊!啊!啊!啊!”一阵女子的尖叫让蒲月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吓”一声叫了出来。一个平常和蒲月关系不太好的女生问到“蒲月,你乱叫什么!”蒲月脸色变了,也顾不上回答,连忙收拾起书包。把肩带往肩上一跨,头也不回地走出教室,那个女生很纳闷,伸手要拦蒲月的去路。“你别走!快回答我。”蒲月没像平时一样给这个女生一点教训,大声叫到“你给我让开!”蒲月的眼神变的诡异起来,她的眼神就像是隔着万年不化的寒冰来遥望你,好似要把你身上的热气全都吸走似的。

  “你那是什么口气,”女生,平时都是当惯大姐头,习惯向人呼来喝去的,哪受过这样的气,但她一看蒲月的眼神顿时心底莫名地感到有些害怕,不禁松开了手。那个被蒲月羞辱过的男生也感觉到了不对,蒲月的胆子可没有这么大啊!就算她要报复红玉,也不会傻到在她面前说啊!蒲月甩开了红玉,大步走出教室,红玉发现自己被蒲月的眼神吓着,不由脸色一白,她什么时候有被人吓着的一天,这事如果被传出去,云翔一中的寒三,夜肯技校的吴昊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可以好好取笑她的机会。红玉注意道现在同学的注意都在蒲月身上,等他们回想起来自己被蒲月吓住一定会让自己的在他们中的威信大大降低的。仔细想想,和自己在水野中学的脸面来比这点恐惧算什么!红玉咬咬牙,把心底的那丝恐惧感压在心底,也跟着蒲月冲了出去。那个男生见状着急地叫道“红玉,蒲月你们还有课呢!”然而这时两人又怎会在意上课这件事。

  V…更W新最》)快k上-6酷T`匠eQ网:_

  蒲月走的很快,在红玉还在想事情的时候已经走的比较远了。红玉没见的蒲月的身影,暗骂一声,认准一个方向跑了过去。那个方向是图书馆,十天前被烈火焚烧过的图书馆!蒲月的手上还拿着那部手机,她把手机放在耳边一指宽处,既想听手机里传出的声音,内心深处又有一丝反感。手机里那尖叫的女高音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哈!哈!哈!哈!哈!”大笑的声音,然而这声音不是之前的女声,而是一个处于变声期男孩的声音,听起来难听到有让人抓狂的冲动,形容起来就像流浪猫咪用它没有修剪过的爪子挠玻璃的声音,想起来就恨不得掐死那只猫。蒲月没心情去管那只猫叫,她满脑子都是田娜死前一星期对她说的那些当时听来,有些诡异的话。她当时虽然面上狠狠嘲讽田娜,心底却一直是疑惑的田娜那样的人又怎会说那些无聊的话。原来她早就预知了自己会死吗?蒲月吓了一跳,这不可能没有人会想死的!但蒲月脑子里还是不断循环起田娜说的那些话。“现在只要到图书馆那去看一看,就可以知道田娜的话是不是正确的了。”蒲月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近在眼前的长方形好似墓碑一样的建筑物,除了颜色外它的确和一块墓碑很像,真不知道学校请的是哪个三流大学出来的设计师设计的完全是幼儿园的水平,蒲月在心底吐槽,缓解了一部分的压力,于是她加快步伐向图书馆走去。

  “扣扣扣,老师在吗?”夏真敲着门,担心老师是否跑去上课了。一航可没这闲心,为了在喜欢的女孩面前表现,他直接把那道虚掩的门打开了。“谁啊!”夏真心底一松是吴老师,他是一个在学生中人缘很好的老师,很容易说话的。吴老师大概三十出头,长相颇为英俊,因此也有很多青春期的大胆的小姑娘来追他。夏真的好友蒲月也有这方面的意思奈何这吴老师的女儿都快会打酱油了,不过即使这样也有不少女生表示愿意当地下情人,可见吴老师魅力多大了。一航见是吴老师,心一下提了起来,这可是个“高危险”人物啊!他很自然地侧过身挡住吴老师看向夏真的视线。吴老师看到一航的动作,嘴角一僵又很快换上一副了然的微笑。夏真对一航挡在自己的视线有些不满,但她并未往哪方面去想,只觉得一航是下意识的行为。

  “原来是夏真啊!你来有事吗?”吴老师微笑着说,他的笑容不像一航那么有侵略性,他的笑就像是春风一样让人浑身感到舒服。夏真不好意思地说“吴老师,我想问一下,王老师是因为什么事才没上班吗?”吴老师叹了口气,“老王啊!他得了重病被送到医院了。”夏真一听大惊起来。“什么,王老师病了,可我早上明明有在他那收邮件,那时我没发现他有什么重病的样子。”吴老师笑了笑“老王那是老毛病了,一直都在死撑,说什么不想去医院,说那里都是吃钱的地方,那几块钱能治好的病硬是要花几百元。其实这只是老王的借口,我们老师都上了医保,真不知道老王是怎么想的。直到今天早上他晕倒在收发室被人发现才知道他的病已经很严重了,治下来得花好几十万呢!”夏真听的也在心底暗暗为吴老师感到惋惜同时又不解不是有医保为什么不去治病。他省下这笔钱干什么?

  一航对两人把自己凉在一边感到十分不满,夏真可是他的女朋友(他是这么认为的),怎么可以当着男友的面和令一个男人说话还把自己撂一边。“吴老师我们来这只想问问收发室什么时候再开既然王老师住院了,学校应该派别人来吧!”吴老师点点头“没错,这个空缺学校会很快找人补上,不会影响学生的生活需求的。”吴老师的回答很官方,夏真感激的一笑“谢谢吴老师,我们还要赶着回去上课呢,就不打扰吴老师了。”一航一听也是满脸赞同,心想夏真终于和我的想法一致了,这是个好的开始。

  “那没事你们就先去上课吧!”吴老师看了看手上的表“已经9点15了,你们回去也会被记迟到的。”吴有挑了挑眉“这样你们把你们这节课上课老师的名字告诉我,我给他打个电话,就说我找你们帮忙处理一些文件让他别记你们的名字。”夏真听了连忙摆手说“那怎么行,还是不麻烦老师了。”一航心底有些意动毕竟学校要评三好生,校优秀干部,全勤是一个挺重要的指标。不过他见夏真拒绝了也应和道“是啊,不要麻烦老师,让老师为帮我们撒谎。”吴老师却是毫不在乎地一笑“没事,就是打个电话的事,我上高中时我一个玩的不错的老师就这样给我打掩护,让我次次逃课成功。”

  夏真也不好再坚持“那就谢谢老师了。”一航则说“没想到老师在么开明啊,早知道我早来了。”一航脸上露出可惜的神色。吴老师笑骂道“小兔崽子,我当年也是成绩好,那老师才放过我的,你以为这是件轻松的事吗?被发现的话我可是要被处分的!还有最重要的是你们要高考了,这次是看在你们关心老王,我才放你们一马,下次可没这样的待遇了”

  “唉,是这个样子,那我们走了。”一航叹息着,好像真为不能请假而遗憾。夏真向老师点点头,这次她又先走了。此时的她虽然疑惑,但也没法子了,王老师连医药费都省下来肯定不会买手机送人,那么没有收件人姓名的事得好好问问王老师了,想到这突然夏真转过身问“吴老师,你知道王老师住的医院在哪吗,我想有时间去看看他。”吴老师哦了一声“他在市立第一医院,你坐540路就可以直达。”一航抢先说“谢谢老师了。”接着走出了门外。夏真也跟他一起出去,在走的时候夏真往后看了一眼,吴老师的脸被窗外树枝斑驳的阴影遮住了大半部分,但仍依稀可见他的嘴角翘着意义不明的微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