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航,我觉得这件事有些古怪,田娜为什么会送我手机?”夏真低着头思考,露出细长优美如天鹅般的脖子,在墨色似鸦羽的长发遮掩下现出一番风情,一航不由看呆了。夏真注意到一航没反应,抬起头叫了声“一航”一航一个激灵,“哦,啊,夏真,”一航脸上有些尴尬,“你继续说,我听着。”一航保证。夏真撇了一航一眼,接着说下去“我敢肯定,这绝不是有人在跟我恶作剧,毕竟现在没人有那个精力了。”一航用右手支起脑袋,左手环胸,“夏真,那有可能是田娜真的要送你礼物能!毕竟你是那么好的女孩。”夏真听了脸一红,大声反驳道“这只是你个人的想法吧!”夏真顿了顿“而且田娜跟我平时连话都说不了几句,我们大家都无法和她好好相处,特别是在学习上她简直无时无刻不在“羞辱”我们,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夏真皱起好看的眉心,显然是想到一些不好的事。一航也是有听说一些有关那个田娜的事,她在私底下被人叫做“魔女”简直是学霸,不,应该说是学神级的人,几乎没有什么题目能难倒她,但她对同学在学习上的求助,完全是羞辱,她会好好数落同学,说些像“这么简单的问题也不会,你真是头猪。”“别浪费我的时间。”甚至还有更过分的。

  “夏真,你现在有什么线索吗?”一航问道。夏真马上回答“最可疑的是邮件没有写收件人,还发出了,我想一定王老师有关,我可从没听说王老师发错邮件。”一航点点头,“那么你给我发短信就是为了,让我和你姐一起去找王老师吧!”被一下点破心事夏真,面子上挂不住。赶忙说“是啊,我们,就去找王老师问个清楚,我把邮件单也带来了。”夏真从口袋拿出一张单子,一航仔细看了一看,果然收件人那一栏是空的。

  “我们走吧,”一航握起夏真的手“快点的话也许能赶上下节课。”夏真“吓”了一声,无奈一航的手攥的死紧。也只能谁他去了。一航见夏真不再挣扎,在心底比出了一个“yeah”。在清晨和喜欢的人一起在街道上奔跑真是一件让人幸福的事,8,9点的太阳洒下柔和的金光,为少男少女们渡上了一层金光,他们此刻就像是童话中的人物在幸福的奔跑,而前方等着他们的可能是美好的未来,一切那么符合浪漫学的发展。

  当夏真,一航跑到收件室时发现收件室的朱红色有点锈迹的大铁门紧紧地关着,墙头的爬山虎占据了大半墙壁,显得收发室越发阴凉。“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收件室是从早上7点一直开到晚上8点的。现在怎么会关门呢?”夏真今天身体不知为何总有些发寒,现在这种感觉更加强了。“可能是王老师有什么要紧的事出去一趟了,等他回来我们在来找他吧!”一航不在乎地回答,夏真点点头无奈的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一航又想到夏真如果回去的话,就要错过这个和她单独相处的好机会了,立刻又补充道“也许是王老师故意躲我们呢?”夏真疑惑地看了一航一眼,“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王老师为什么要躲我。”一航知道这是考验他编故事的时候到了,他把脑子里零碎的有关推理的小说记忆和现在的线索整合到一起。“也许,田娜那封邮件是王老师给你的,更本和田娜无关。”夏真冷笑地回答“那王老师怎么做的缘由是什么?仅仅是为了吓我吗?他何必要花几千元买一部手机来吓我。”

  v酷:◇匠D网5v首B发

  一航想了想“也许这是田娜托王老师送你的礼物,也许是田娜亡魂的诅咒。”在“诅咒”二字一航故意拉低了声音,夏真撇了撇嘴角,“这可真是个好推理啊!一个死人给我发邮件。”一航笑着“也许就是呢。”夏真给了他一个白眼,“我先回去了,下午再来看看,这次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一航见夏真要走,马上拉住她,“我们先去问问保安,如果王老师真有急事一两天回不来,你不是要白等了。”夏真认真地想了想,一航的话没错,于是点点头“好吧我们先去教务处问问再说。”一航又要去拉夏真的手,这回夏真把手往身后一放。一航无法呵呵笑了两声走在夏真的前面为夏真引路。

  “诶,也不知道,夏真怎么样了,那一航可是浪子野心啊!”蒲月叹着气,无聊的趴在桌面上,一旁一个男生看不下去了“一航会差吗?怎么一副好像夏真吃大亏的样子。”蒲月冷哼一声“这种事当然是女生比较吃亏的。感情上女生是感性的,一旦分手必定伤痕累累,痛不欲生。而你们男人拍拍屁股就走人了。”男生撇撇嘴“那也不一定啊,女生也有你说的那样玩弄男生感情的,男的也不一定像你说的那样。”蒲月用眼角扫了男生一眼。“你不会是把你被女神甩了来当借口吧!就你,呵呵。”后面那两个大有深意的呵呵成功激怒了男生“那不是甩,我只是想默默守护她就可以了。”蒲月又是一阵冷笑“说的比唱的好听,如果有机会让你和女神有机会亲密接触你会还只想站在旁边干瞪眼吗?”男生被蒲月一呛脸色发红想说些什么,但动了动嘴角最后还是没说什么。蒲月见状更是得意“这样没话说了吧!吊丝就是这样。”

  蒲月还等着那个男生再来反驳,让她好抒发一下心里的不满,她担心夏真有了男友就会把她这个好朋友给忘了。而那个男生这回却是一言不发,想来是不敢再说了。蒲月觉得可惜,自己应该说轻点这样就可以多骂几回,上政治课时老师说的要可持续发展她怎么没记住用起来呢?“叮铃铃,叮铃铃”是谁的手机响了,蒲月皱起眉毛这声音太难听了,蒲月仔细一听那铃声是从夏真的座位传来的。蒲月也没多想直接从夏真抽屉里拿出手机,“是一部苹果呢,还是苹果5,夏真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蒲月想了一下,又往屏幕上看,当她看到来电显示那一栏瞬间瞪大了眼睛,那个男生一见蒲月的反应顿时好奇起来,是什么让蒲月这么失态?不过他还是忍住不去看,蒲月可是很记仇的!这时铃声响了好一会了,一些同学没注意的蒲月的反应,催促她快接。蒲月揉了揉眼睛再往手机上看去,没错的是田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