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害怕,不知所措,一下子本来不管做事还是做人都很干脆的我却不知道怎么办,看着漆黑的屋子,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借着微弱的光亮,我半走半爬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电脑还开着,我钻进了被窝,被子不是棉被,是相对来说薄的多的夏天用的被子,这种被子根本挡不了什么,却给了我极大的安全感,这一躲就是2天,有人肯定问,躲两天你不吃不喝不拉吗?我想告诉的就是,如果你在极度恐惧和不知所措的情况下,也会这样。

  当我从恐惧中出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两天时间里,唯一可以听见的就是电脑的风扇转动的声音,还有就是外面那些怪物的嘶吼,和爆破的声音,至于人类的声音却一点也没有再听到了,被手机的闹铃吵醒后,闹铃是为了提醒全力打游戏的自己该吃晚饭了才设下的,所以在傍晚时响起。钻出被窝,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房间里没有开灯,电脑的屏幕也完全熄灭了的,看不到一点人为的光亮,只有渐渐落下的太阳还映射着一点寒碜的光亮,房间里的窗帘也是拉上的,从缝隙中,透出的光亮越来越微弱,忍着恐惧,我大开了灯,电灯还能用。

  经过两天一夜的挣扎,我想了很多,想到了我几乎没有印象的母亲,想到了整日发呆的父亲,还有迷迷糊糊的一个女生,至于女生,我甚至想不起她叫什么名字,也想不起她的样貌,我并没有在她这里想多久,而是想到了目前的状况,也想到了父亲曾经对我说“人生来就是为了改变世界,难道还有别的用处?”我不知道世界现在是什么样的,但我很清楚自己现在处于什么样的状况里,要么自暴自弃变成丧尸,要么带着爸爸妈妈的愿望活下去,哪怕是苟且偷生。

  求生的本能开始高涨,我明确了自己的态度,我要活下去,活在这个曾经与自己只有一点关系的世界,哪怕这个世界可能还不认识自己••••之后我开始清点食物,是全部食物!还是那些东西,不过我有在厨房里找到了几个都已经发芽的土地和一小袋发芽的蒜苗,发芽的土豆虽然致癌但迫不得已也可以食用,还有1.4袋盐,有些白糖和几瓶白酒,五粮液,应该是父亲以前留下的,至于酒我一点也不懂也不会喝酒,还找到了几个大头菜,这种咸菜虽然不怎么和我胃口,但也算勉强了,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

  把食物全部整理好以后,我开始坐着发呆,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干嘛,看这堆成小山似得食物,我居然没有什么食欲,我可是两天没有吃东西了,其实我在收拾时也想吃一点,但一想到那个女人的死相就没有了食欲,其实我也不是没有试图报警,但都是‘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或者‘您不在服务区’再或者就是‘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我不只是打过一个电话,我把所有我认识的人的电话都打了,还有很多不认识的也打过,但都是这样,所以才放弃了这是在拍电影的念头。我顿时就无语了,原来警局也会没人接电话啊,甚是可笑。在我想清楚之前我也一直是在床上裹着。

  看正~n版#D章D节Mt上3_酷匠t-网W

  大约是在半夜吧,屋子里我没敢开灯,漆黑一片,肚子饿的实在是不行,但楼下那鬼哭狼嚎似得声音简直比指甲刮黑板还难听啊,但也正是在这种环境中,我居然渐渐习惯了,有时也在想,人类啊,真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动物,适应力这么强,是不是要不了多久人类就可以重新统领地球了?

  因为从下午开始一直到现在我都蹲在沙发上,电视也因为很久没有交费了没有电视节目,本来还有几个中央电视台,但,都因为这该死世界末日,一个电视节目也没有了,没有开灯,但开着没有节目的电视,微弱的光亮应该不会透过窗帘的吧,我想着,拿起了桌上的离手最近的泡椒味火腿,吃了3个,喝了早就倒好的水,又在沙发上卷成一团,食物看着很多,但我也仔细算过,这些食物大约够我吃20多天而已,之所以只可以吃20多天是因为,以前对门的老大爷很喜欢我们爷俩,所以把我当外孙子来看,也把爸爸当儿子看,不过老大爷给我送了很多次菜我也只是知道他姓刘,名什么我还真不知道了。

  本来就只买了20多天的食物,想着老大爷每个星期都会给我送点饭菜的,但现在似乎不行了。外面的狼嚎不断,我也渐渐入睡••••第二天我几乎是睡到很晚才起来,太阳的光线已经可以从窗帘缝隙里看的清清楚楚了,白天里怪物们似乎要安静的多,至少没有那种鬼哭狼嚎的声音,我拉开窗帘的缝隙,撇了几眼下面怪物,怪物们不见了?仔细一看才看到,原来是躲在树下,我并没有继续在意这些该死的怪物侵略者,而是大胆的把窗帘拉开了一米多宽的缝隙,屋子里一下子敞亮很多,回到卧室,电脑依然开着,“已经过了4天了吗?真快啊。”点开电脑后,看着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我感叹着,看着一团乱麻的屋子,我竟然有些看不惯了。

  收拾脏衣服,整理床单,打扫屋子,扫地,拖地,换枕头套,一早上我就为了自己这间屁大点的屋子忙活了一早上,午饭简单的吃了两袋方便面,如果是换在以前,我一天吃两袋方便面都可以,那是因为一天到晚并不需要怎么运动,而这一早上忙东忙西的,两袋方便面似乎完全不够,吃完两袋还想再吃,但我深知多吃一袋就少一分活下去的机会这个道理。看着简单整洁的小房间,突然感觉又回到了当初父亲在时的样子。

  父亲总是很不厌其烦的提醒我,该换垃圾口袋了,屋子里该收拾一下了,你玩的电脑桌也该抹一下了,这么多灰尘。但父亲去世之后,我似乎就没有认真的收拾过屋子,这好像是第一次,因为是家里的独生子,父亲平时对我都是百般的呵护,几乎所以事都是父亲在做,哪怕是父亲叫我收拾我却没有收拾,父亲也会毫不冒火的来亲自收拾,我那时不知道是不是父亲因为我没有母亲而对我的补偿,我时常这么想,但我也渐渐发现,父亲是真的爱我的,这样的故事总是很多,也就不一一说明了。

  忙活了一早上才收拾完自己这间小屋,回想以前自己比现在还不爱干净,父亲岂不是更累?父亲要收拾整间房子,还要做饭,上班,可家里依然是井然有序的。回想着,骂着不争气的自己,心里却是无限的懊悔,可一切都回不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香辣炸弹说:

  很累啊~,小炸弹我也是饿着小肚肚来码字的啊~希望大家多多捧场!再次谢过各位读者大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