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我受够了!我现在就要这个混蛋搬走!”范佳乐羞恼地对手机嘶吼着。

  林远翻着白眼像烂泥一样摊在沙发上,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虽说被自己的未婚妻扫地出门绝对会让道上混的朋友笑掉大牙,但是他知道就算范佳乐再怎么闹腾,也不可能有任何结果!因为双方家长已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

  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其实林远也不愿意呆在这里和范佳乐干耗,来到海城已经半个多月了,自两人相见的时候开始,这位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就从没给过他什么好脸色看,显然对包办婚姻强烈不满!

  当然,除了对未婚妻堪称绝色的美貌满意之外,林远对这场闹剧也非常不满。

  十四岁出道,在血与火的地下世界里打滚整整六年,铸就了“暗影杀神”的威名,他走到哪里不是勾勾手指头就有一大票水灵灵的大美女哭着喊着往床上蹦?

  没想到一失足成千古恨,在家族会议上开了个想要退隐的玩笑,结果被一大票长辈拿刀子逼着跑出来照看从未见过面的未婚妻,潇洒风流的好日子彻底到头。

  抬头看了看范佳乐此时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曼妙身线,林远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尽管对这位“不识时务”的未婚妻相当不满,可是又不得不承认她是上天的宠儿!

  一头黑色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堪称完美的五官雕琢在精致的瓜子脸上,白皙的肌肤犹如羊脂一般,明亮的美眸,水润的红唇,光是这张脸蛋就没法挑出任何瑕疵!

  至于身材。那更没话说了!

  就在十多分钟前,林远有幸在日常晨勃放水活动中,在漱洗室里迎头撞上了刚洗完澡准备穿衣服的范佳乐,不然也不会有现在这么一出了。

  正所谓一眼万年,犹如诗画般的美妙风景深深地烙印在林远的脑海中,此时想来依然历历在目!

  一双修长的美腿圆润性感,不堪一握的小蛮腰与平坦的小腹交织出令人喷火的画面,再往上就有些太过刺激了。

  这边林远正回味着先前的美景,那边范佳乐已经和自己的父亲范仲在电话中争执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佳乐,不许胡闹!小远的为人我比你清楚,他绝对不会干出那种事情来的!”

  “你清楚什么了?都已经发生了你还想怎么说?他偷看我洗澡!”范佳乐咬牙切齿地横了林远一眼,却见这家伙正流着口水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顿时打心底里升起一阵厌恶,“爸!我不管你想要我怎么样!要我嫁给这个流氓绝对不可能!你现在就让他走!”

  “你个死丫头还闹是不是?难道要我亲自过来给你们上课?”电话那头范仲的声音明显地冰冷了下来,“就算你被林远看了又怎么样?你们俩迟早要成家,我现在是为了你着想,给你一个缓冲期去接受他!这件事情不用再说了,由不得你!”

  “啪”一声,范仲挂断了电话。

  范佳乐愣愣地看着手中不再传出任何声息的电话,小鼻子皱了一皱,眼圈迅速泛红,委屈的泪水转眼间夺眶而出。

  林远见状就觉得脑袋一疼,急忙起身拿过两张纸巾走了上去,“佳乐,你。你别哭!我道歉还不行么?早上我真的不是故意,你相信我!”

  “我不用你管!”范佳乐猛地一把推开他,“林远我告诉你!我不管我们两家长辈怎么样,就算我死!我也绝对不会嫁给你!”

  说完,她快步走上二楼,将自己关进了房间里,仅留下点滴泪光。

  林远沉默地抬头看着二楼房间紧闭的门扉,范佳乐的话语他是不会放在心上的,因为这段时间听到这句话已经不下十次了,只是这样僵持下去,真的会有转机么?

  这时,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几乎不用看,他就知道是自己未来老丈人范仲打来的。

  拿出手机,林远想也没想摁下了接听键,“喂,范伯伯!”

  “小远,是我!佳乐是不是哭了?”

  “呃。”林远抬头看了二楼一眼,老老实实地应道,“对,哭了。”

  电话中范仲叹了口气,“小远,你别在意!这丫头从小就被我宠坏了,脾气倔得很,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去哄哄她吧!”

  林远郁闷了,怎么哄?人家让不让我进房间都是个问题啊!

  “范伯伯,我看,要不还是算了吧!佳乐那么讨厌我,我还是回家里去的好!”

  “你胡说什么?”范仲地声音猛然冷冽了起来。

  林远哆嗦了一下,险些把手机扔了出去。

  范仲的底细他是十分清楚的,这位便宜老丈人是他父亲生前的生死之交,在没有经商之前,也是在地下世界打滚的,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人称“鬼见愁”,得罪他的人没有一个还活在世上!

  如今虽然身份洗白了,化身为范氏实业的董事长,但其余威依然浩荡呀!至少林远明白就自己目前的名头,在“鬼见愁“面前完全是不够看的!

  “范伯伯……”

  }酷(;匠F网R唯b|一p正|(版,4其他都是盗版/@

  “好了!不用说了!”范仲的声音极为冰冷,“这件事情以后不许再提,当年林大哥和我是过命之交,不然你以为我愿意把佳乐许给你?”

  那你不许给我不就好了吗?你以为我想吊死在一棵树上啊?还他妈是一颗不给吊的树!

  林远暗暗腹诽,表面还是没敢多说,“范伯伯,我明白你的苦心。”

  “哼,你明白就好!你知道我这人的脾气,我从来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我给你两年时间!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哪怕你把佳乐扒干净了往床上一扔,我也可以当没看见!但是两年之后我要看到孙子!不然,我就找你家老怪物评理去!”

  丢下这么一句极为不负责任的说辞,范仲直接挂断了电话。

  林远愣住了,什么叫扒干净了往床上一扔啊?靠!以你那宝贝女儿的性子,要是来硬的,铁定来上一个玉石俱焚!到时候算谁的?

  随手将手机揣进兜里,林远坐在沙发上踌躇了起来,八年来经历了无数大风大浪,他都挺过来了,但就是眼前这一出,他心里没底了。

  范佳乐软硬不吃,逼得太紧万一出了事,范仲肯定得急眼,别看这老小子说得风轻云淡好像不是自己亲生的一样,整个范家也就这么一个!能不宠着么?

  要是一事无成,他就要面对和自家老怪物谈人生的难题,到时候肯定没人敢给自己说话,说不准就给丢到非洲雨林去再好好“历练”两年了,那种生活可不是人过的,不得不好好思考一下对策了!

  从理论上来讲,两年时间的确很充裕。

  可是就范佳乐极端的个性,外加上如今对自己恶劣到极点的印象,饶是林远早已“身经百战”,也是没有一丝把握!

  仔细寻思了一阵,林远起身走上二楼,敲了敲范佳乐的房门,“佳乐,我可以进来吗?”

  没有回应,事实上他也没指望有回应。

  随手推开房门,只见范佳乐红着眼圈抱着被子坐在床头,此时正冷冷地看着自己,目光中满是嫌恶和怨恨。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林远可以肯定自己已经死几百回了。

  “你想怎么样?”范佳乐淡漠地应了一声,反手悄然握住了被子下面的剪刀。

  这个小动作自然没法逃过林远的目光,不过他也没介意,有自我保护意识是好事,也幸好范仲没教宝贝女儿什么厉害功夫,不然这日子早就没法过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谈。”林远站在门口,并没有走进房间。

  “谈什么?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你出去!我不想看见你!”范佳乐冷笑一声,不为所动。

  面对一贯的淡漠态度,林远与生俱来的傲气也被激发了起来,先前想好的说辞全都扔进了臭水沟里,就算傲娇也适可而止一点,一天天都搞得跟别人欠她的一样!当别人没脾气吗?

  他不冷不热地哼了一声,“范佳乐!我不管你怎么看我,两年之内,我要你心甘情愿地成为我的女人!”

  “你做梦!”范佳乐美目一瞪,不屑地冷笑道,“林远我明白点告诉你吧!我生平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男人!一事无成,就靠家里的权势在外面鬼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几年都干了些什么!”

  林远沉默,这些年自己在外面干的事情的确无法为人称道,不过她真的知道自己这几年在外面的遭遇吗?

  唉,真没想到不经意间开了个准备退隐的玩笑,想要试探下家族里长辈的反映,居然遇上了这样的麻烦!

  摇了摇头,没和范佳乐争执这个问题,林远转身离开了她的房间,仅留下一句话,“我现在就搬出去,下午你还有课,早点去学校吧!记住你是我的女人,不要做傻事,那样对大家都不好!”

  范佳乐愣愣地看着空荡荡的门口,无助地抱住膝盖蜷缩在床头,晶莹的泪花抑制不住地往外涌。

  不知道为什么,林远终于如她所愿要搬走了,可心里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