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联系不上到现在,差不多有两个月的时间,期初我们是为了水鬼的事情去找师父的,但是师父的电话打不通,之后虽然解决了水鬼,但因为关心师父爷爷又去县上打了个电话,依旧是没通。然后隔了一些天又去了几次,但一次都没拨通过。

  我们有些着急了,但也没有其他的办法,爷爷跟我说,你师父不会有事的,他这个人一向说到做到,到了时候会来接你的,就算他不来,你我也是找不到他的,担心也没用。

  话虽如此,但我能不担心我的师父吗?这件事情我没专门跟白萝卜说,但它从我和爷爷的对话中也多少知道了一些,于是变的很担心师父,经常一脸愁容的对着我叫个不停。

  我知道白萝卜和师父也有一定的感情,不能就这么忽视它的感受,于是,还要爷爷来安慰的我,没办法只好去安慰白萝卜了。好在白萝卜倒是很好哄,在我怀里撒完娇就算完事了,但它的眉宇间依旧是能看到对师父的担忧,不过却没那么明显罢了。

  虽然心情很是不安的,但生活依旧要继续,如今联系不到师父,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祈祷今年过年的时候,师父会什么事都没有如约而至,把我接走吧。

  看正r版+章节/W上ef酷匠¤R网w

  可是,还没等我平淡的度过几天,我的小村子里来了一个陌生人,这个人看上起七老八十的,好像随时都会死掉的样子,可是,他走起路来依旧步法稳健,身体也没有半点佝偻的样子,就好像穿了一件老人家的衣服看起来老罢了。

  村子里的其他人不认识老毕,可是我却是最熟悉,他一到我的村子来,我就明白肯定跟师父有关,还没顾得上给他送杯茶,我就问他。“是不是师父不见了?”

  老毕震惊的点点头,回答我。“我这几天去了几趟长沙,发现你师父的房子大门是紧闭着的,我以为他是去哪玩的才关了门,可是又等了几天再去还是见不到他人,最后我翻进院子一看,就知道事情坏了。”

  说着,老毕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东西,我仔细这一看,这不是昆仑神木吗?老毕说。“这是我在你师父房间里找到的,这东西他平常可是带在身上形影不离,怎么就落下了呢?”

  昆仑神木师父都来不及拿走,看来是真出什么大事了,见到昆仑神木都出来了,我知道接下来的话就不好在外面说了,把老毕从一群乡亲们的中间带走,回到家中关好了门,我们才继续说。

  “东西少了没有?”老毕问我。

  我念动诀窍伸手进这昆仑神木里查看少了什么东西没有,旁边的爷爷似乎早就见惯,也见怪不怪的很淡定,老毕也是如此,倒是白萝卜紧张兮兮的看着我们,我在昆仑神木里摸了一会儿,接着轩辕神剑、八卦镜、八卦罗盘、八方墨斗甚至一大堆不知名的法宝全部都拿出来,堆了两个桌子。

  我屏气凝神看了半天,他们两个人一只猫也跟着我紧张的看了半天,最后我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没有,好像什么东西都没有少……不对,少了,的确少了!”

  我忽然想起来,从炼尸门男子手里抢的惑心铃不在了,又仔细找了一下,果然是惑心铃不见了,随后我又想起来过年前的那件事,在找白萝卜回家的时候,我又遇到了炼尸门的人,虽然那个人看起来也只是一个弟子的身份,但我想,现在师父不见了,惑心铃也刚好不见了,这肯定跟炼尸门的人有关。

  我把所有的法宝全部收进了昆仑神木里,这昆仑神木就暂时由我保管,我现在虽然没有事情具体的来龙去脉,但也已经晓得,师父不见了必然和炼尸门有关,于是,我直接问道老毕。“老毕,炼尸门是个什么样的门派?”

  回答我的话的人不是老毕,竟然是爷爷,爷爷摸着胡子满是回忆的笑道。“炼尸门,说的好听一点是一个门派,其实他们是一个家族性质的帮派,里面很少有外人走动,主要修炼些什么东西我就不多说了,之前我就听说他们的权利很大,一些极其有权势的凡尘俗子,都被他们偷天换日用粽子去代替。当然,这是几十年前的老消息了,现在还不知道灵不灵通。”

  我对爷爷说的这些都没什么概念,老毕一听到一些权势很大的人都被炼尸门的人偷天换日换掉了之后显得很惊讶,接着一副恭敬的样子拱手作揖对爷爷道。“前辈说的极是,这炼尸门虽然最近消声灭迹很久,但绝对是权势滔天,敢问前辈,是何方神圣?”

  “神圣算不上,早就金盆洗手多年了……”罢了,爷爷话锋一转面色一沉,盯着老毕。“你刚刚踏进门的时候,我就闻到你身上的土星子味很重,恐怕是位常年下斗的师傅吧?”

  盗墓贼彼此之间称呼对方为师傅,爷爷这么说,我才想起来,老毕和爷爷是同一个职业,是同行,可还没轮到我插嘴,老毕就更加恭敬的道。“前辈果然高明,光是凭味道就能看出晚辈是下斗的,不过话说回来,难道前辈也……”

  爷爷点点头,坦诚。“年轻的时候的确下个几个斗,但那些事情不提也罢,另外,你认识我孙子的师父,我也听我孙子说你待他挺好的,但是好归好,我们丑话说在前头,你不要动什么心思拉我孙子下斗,否则休怪我翻脸不认人!”

  爷爷说的时候很严肃,甚至声音高得都有些像是在吼,爷爷不希望我趟倒斗这趟浑水,因此一直对老毕的存在耿耿于怀,以前我跟他说起老毕的时候,他总是跟我说少和这样的人接触,后面我答应他以后不会下斗的时候,他才对老毕的存在宽容了许多。

  老毕倒是挺想让我师父下斗的,但根本就没动拉我下斗的心思,我一个十岁大的孩子下去能干什么?于是听爷爷这么说,他连忙跟我爷爷答应下来,以后不会拉我下斗,我爷爷听到他如此说,脸色才好看一点。

  ————————————————————————————

  sorry,有些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