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的东西还好买,像鸡啊苹果啊米啊,直接在村子里就找得到,但是要一个无性别的木头人,那可就难找了,买都没地方买,最后爷爷还是托村子里的木匠,临时做了一个才有的。

  那木匠见我们要做那么奇怪的东西,肯定起疑心了,便问我们要拿来干嘛,爷爷喜欢跟人唠嗑,而且这个事情也不是非要瞒着别人,爷爷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跟这个木匠打听,这水库里还死过谁。

  这个木匠也是村子里的老木匠了,跟着自己的父亲干了一辈子的木匠活,现在也快有六十了,他听到爷爷这么说,就在那里想,然后真给他想到了,他问。“雍义啊,你还记得你刚来那会儿,不是也有几家人逃难到此吗?当时我才二十三四呢,其中有一个姑娘真是好生漂亮,要不是出现了那个事情,恐怕,唉!”

  我爷爷叫赵雍义,我们一家其实并不是本地人,而是早年文革时期逃难到此的,记得爷爷说,他带着我爸爸刚到这里的时候,我爸爸才六岁大一点呢。说道这些,爷爷好像记了起来,他拍拍脑袋。“我想起来了,那姑娘好像是被……是被当时的反革命分子奸污了吧?后来跳河自尽的。”

  老木匠拍拍大腿。“就是那个姑娘啊,唉,当时她未嫁我未娶,如果不是当年那个事情,现在……”说话间,老木匠的老婆出来,骂骂咧咧道。“你说什么呢你?什么叫你未娶她未嫁?”说着,就揪着老木匠的耳朵进了房,免不了跪搓衣板的。

  好在我们要的木头人已经做好了,他跪多久都不碍事,爷爷带着木头人回来跟我说起这事,我猜想这水鬼很可能就是当年死的那姑娘,因为我从岸上看到她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长发头的鬼。

  死者都搞清楚了,把木头人拴上绳子丢进水里,法事排场也准备好了,大黄被关在家里,白萝卜和爷爷就在我身后,爷爷甚至把他的红缨枪都拿来了,准备辅助我完成这场法事,我想如果顺利应该用不上他们,然后用打火机点燃三根香和两根蜡烛,手持桃木枝,就开始做法了。

  Dw酷;匠?a网首发\

  虽然没有桃木剑,但桃木枝的效果和桃木剑的相差无几,也就顺便当做代替品。

  道家其实一般不超度亡灵的,超度这个事情一般都是佛家在干,不过我们还是有超度亡灵的经文,叫做《无量度人经》。因为是超度亡灵经书的缘故,在朗诵此经文的时候有一些硬性的条件,列如必须烧香、面东而跪,先前点香的准备也是如此,另外我还特别挑选了位置,让水库在我东面,这样我跪的时候既是面朝东方又是面朝水库了。

  将桃木枝夹在双手间,我面朝东而跪闭上眼睛开始朗诵经文,直到香烧完蜡燃完木人沉底,一切就大功告成。

  可是,正当我念到一半的时候,爷爷轻呼。“一凡,香和蜡烛都灭了!”

  我睁开眼睛一看,一股莫名的风将三根香和两根蜡烛都吹灭了,此时,香跟蜡烛都烧了三分之二,眼看快要大功告成,我便对那水库的水面道。“不行,你就算拒绝我的超度,也要前往轮回投胎转世不能再害人性命了!爷爷,帮我把香跟蜡烛都重新点燃,再把三碗贡品丢入水中!”

  那三碗贡品相当于一个诱饵,是让亡灵在拒绝超度时分心所用,爷爷听我的话便上前重新点燃了香跟蜡烛,把三碗贡品都抛入了水中,同时嘴里也开始他的一套,念念有词。“该来的来该走的走,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当年是那些人害死了你,你要找就找他们算账,不要再呆在这里了,快走吧,愿你投个好人家。”说完,爷爷还郑重其事的跪下,朝着水库磕了三个响头。

  我没阻止爷爷,毕竟玄门深奥,也并不是只有我这个办法才能超度亡灵的,没准爷爷这一念,那水鬼就走了呢?可是,等爷爷念完重新回到我身后之后,前面那无形之风又忽然大作,将重新点燃的香跟蜡烛又吹灭,我看要不得,我这都快完成仪式了,这鬼还要拒绝了,我当然要去重新点燃,可是没想到,那无形之风再次大作,这次干脆将香跟蜡烛都吹跑了,大晚上的找都找不到。

  爷爷再一拉绳子,哪还有什么木头人在?

  爷爷一看就慌了,问我。“一凡,这老家伙不领情,该怎么办?”

  我迅速起身,去抱白萝卜。“没办法了,先回家吧,爷爷,待会儿你杀只五彩公鸡取血。”

  我们赶忙回到家中,爷爷立马抓了只五彩公鸡过来杀了之后放血给我,我就用那五彩公鸡的血洒在门口,这样子就能平安度过这一晚了,不过我还是不放心,又专门闩好门窗,贴上封灵符,这样那水鬼如果开门开窗进来,肯定会现形并且发出响声提醒我。

  做完这些,我和爷爷才敢入睡,今晚法事没有成功,阴气必定很重,只能先睡一觉,等到第二天再商量该怎么办。

  现在水鬼不肯接受我们的超度,那么事情就变得麻烦了,也就是说,这水鬼要跟我们死磕到底,死磕到底我不怕,说句厉害的话,哪怕是千年厉鬼来了我都不怕,毕竟,总是鬼怕人哪有人怕鬼的?

  但问题是,这家伙是水鬼,她要是跟我死磕上了,除非我一辈子不下水,除非我的家人一辈子也不下水,不然的话,总要被那家伙阴到了,毕竟敌人在水我在岸,如果想铲除她,又非得下水找到根源才行。

  根源是什么?一个是她的魂魄本体,那东西无时无刻不在水中,而水中我的符纸又根本用不了,别想着用封灵符让她现身,再用真火符将其灭之了,而且在水中,她力大无穷,下去死的只有我。

  另外一个,则是她淹死的肉身了,如果能从水中打捞出来,然后火化掉,这鬼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

  可问题是,这家伙死在水库里,我们那个水库又有一定的规模,潜水下去打捞是不可能的了,而且这样还可能连累旁人害了旁人,但现在又不是开闸放水的季节,这该如何是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