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庄家身上带了三百多来,三百在农村可算很多了,他本来以为可以玩一晚上的,结果,有白萝卜相助没半个小时,他就输干了,最后不可置信的睁大着眼睛盯着我,有人笑着推搡他,然后换了庄家继续来,结果。

  结果,那天晚上连续换了七八个庄家,全部都输给我了,以至于最后老人家都不原因看春晚了,看我这小孩子跟他们玩牌并且连赢,在旁边啧啧称奇,甚至搞到最后,都给我这个小孩子来当庄家了,不过我有那么逆天的白萝卜这个外挂在,不管怎么样他们能搞得过我?然后我就当庄家了,然后,他们就全部都输光给我了,就那天晚上,我竟然赢了三四千。

  加上原本老毕给的,我竟然有五六千块钱了,放到现在都可以买台iphone6了!

  “你这个孙子真是了不得!”散场后,有人夸奖道。

  爷爷呵呵笑着,却对我瞪着眼睛,心里埋怨我怎么可以把他们的钱赢光呢?

  我有些无语,心想是他们让我来的。

  那天晚上,一开始的时候其实还好,因为没人去注意我和白萝卜,可是等我赢钱赢得多了,总是会有人发现这个规律的,虽然后面我把白萝卜放进了怀里,让它如果想要牌了,就拍拍我的胸口,如果不要,就用脚踢踢我的肚子,但就算这样,还是被那个人看见了。

  那个人是同村的中年人,这个人无所事事,整天以赌钱打牌为生,或者说混日子,那天晚上被我赢了五百块钱很不服气,不过他并没有来找我理论,因为哪有在赌桌上输了反悔的事情?所以,他盯上了我的白萝卜,因为他那天看穿了我和白萝卜的配合!想要夺走白萝卜,据为己有为他服务!

  我也不太懂白萝卜为什么能要牌要的那么准,我猜它难道是有透视眼?看得穿牌?不然怎么要的?不过这些都是我的猜想,具体的我却无从得知,除非白萝卜变成人跟我解释清楚,否则我永远都搞不懂。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那个赌徒跟了我很久,但至于之前为什么不出现,我估计是因为我没带白萝卜出来,而白萝卜因为天气冷又天天蹲在火炉旁,守在爷爷身边,他的目标是白萝卜,白萝卜不出来,他跟着我也没用。

  可那天,过完初八我看天气还算好,心想白萝卜天天闷在家也无聊,就不管它什么想法,硬拉着它出去玩,把它收进怀里,让它露出一个脑袋看外面,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有我这个免费的坐骑在,它都不用走,还不好?可人是这样想的,猫儿却不是这样想的,它一脸无奈加不耐烦加鄙夷的眼神看着我,我却哈哈笑着,带着它跟小伙伴去玩,疯了一天。

  那个赌徒很有耐心,跟着我一个白天,在晚上我和小伙伴分离的时候,他才出现,挡在我的路前面,笑嘻嘻的对我说。“一凡啊,走,伯伯带你去吃好吃的!”

  我虽然小,但不是智障,他那模样就算没人提醒我,我也看得出来他不怀好心,就道。“我爷爷让我回家吃饭,谢谢伯伯了。”然后想绕过他走开,谁知道他又挡在前面,我走都走不得。

  这个赌徒还笑着,但已经开始暴露自己的真实目的了,他皮笑肉不笑然后眼睛死死盯着白萝卜对我说。“一凡啊,你那只猫叫什么?白萝卜对吧?呵呵,你看这样好不好,伯伯给你一百块钱,你把这只猫给我,好不好呀?”

  “不行,白萝卜是我的,绝对不送人!也不卖给别人!”我坚定的道,白萝卜此时似乎还有些没有搞明白,又或许是在我这个坐骑身上颠簸了一天,才导致没精神的,所以它现在还有点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样子。

  那个赌徒见我这么说,瞬间就板起个脸,厉声道。“嘿你个孩子怎么不听话呢?养猫能当饭吃吗?养猫能当媳妇嘛?呵呵,快听伯伯的话,把这种猫给我,改天伯伯带你去吃肯德基!”

  我心说肯德基金胖子带我去吃都吃烦了,我才不去,况且我自己的钱都够吃好几百轮的了,为什么还要你带?显得有些倔强的摇摇头拒绝他,哪知道这赌徒看好说不成,竟然上前扑了过来,村里的地儿都是泥地,我往后踩在地上太滑一个踉跄不稳,竟然摔倒了!白萝卜吓得尖叫一声,但它在我怀里只露出一个头,跑都不跑掉,而此时再让它跑已经来不及了,那个赌徒都已经抓住我,伸手就去拿白萝卜了!

  白萝卜可不是好惹的,虽然没有变身,但那赌徒伸手过来,白萝卜还是狠狠的给了对方一口,那赌徒疼得龇牙咧嘴,发狠,直接甩了我一巴掌,不管怎么样我始终是一个小孩,怎么经得起成年人的一巴掌?彻底被打蒙了,但就算这个状态,我还是顽强去抵抗,想救下白萝卜。

  白萝卜在我的怀里显得很惊慌,而且碍于空间问题,它怕伤到我就没有直接变身,可此时那赌徒又上来了,眼看又要给我一巴掌,要是我有竹刀在我才不慌他,可此时我连个木棍都没有,怎么和他打?

  眼看又要吃一个巴掌的时候,只听见一声狗吠,旁边冲出来一只大黄狗,话不多说直接把赌徒扑在地上,先狠狠的咬上了几口,都扯下一块肉来,隔壁奶奶这个时候走过来,连忙喊道。“好了大黄,别咬了,到时候咬死就不好了。”

  在这关键的时刻,隔壁奶奶家的大黄狗忽然出现救了我和白萝卜一命,这个只大黄狗,就是当初我被鬼吓傻时,师父把我和它拴在一起的大黄狗!

  大黄狗很听话,听到隔壁奶奶的话之后,便返身回来我这里来,在我的脸上热情的舔了两口,似乎很想念我,这时候白萝卜又叫了一声,大黄狗刚好看见,我想糟了,自古猫狗是对头,这可是要打起了啊!

  :酷匠%g网首0发

  谁知道,大黄狗看到我怀里的白萝卜后,非但没有打起来,反而也热情的给了白萝卜舔了两口,白萝卜似乎并不排斥,只是嫌脏用爪子擦了擦脸,我看到,瞬间破涕为笑。

  有隔壁奶奶的目击,那赌徒做的一切就全部给曝光了,马上村长就来了,接着先用村法处置了一顿,送到了派出所去,白萝卜倒没出什么事,就是我脸上挨了一下,都紫了,看得爷爷很是心疼,拿出了我们家秘制的金创药,擦了擦一个星期后就好了。

  后来我听说,那赌徒直接去坐牢去了,因为公安局去他们家调查的时候,又发现了镇子上丢的摩托车,当时偷摩托车可是很严重的,所以这家伙就进去了,没个三五年别想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