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带我到了火车站,我惯例把白萝卜藏在旅行包里,只让她露出红红的鼻子在外面呼吸,不仔细看应该看不出。

  可走到这里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转头问道师父。“师父,该不会就我一个人回家吧?”

  师父露出那种很奇怪的表情,回答我。“不是你一个人回家还要几个人?你那么大一个人了,一个人坐车不行吗?”

  我露出为难的表情。“可是我才九岁,您就不怕我被人骗了?可是有人贩子的,他们把我拐去挖煤炭,到时候怎么办?。”

  师父鄙夷的看着我。“哪有什么人贩子?拐了你还多吃一碗饭呢!上车吧你,对了,记得别睡过头做过站了,下了车会有人来接你的。对了,这张银行卡你带上,收好了,回去直接给你爷爷,他知道密码的。”

  “……”

  我战战兢兢地收好了银行卡,交给旅行包内的白萝卜看管,然后十分无辜的被师父推上了火车,挤在人群中间,我抱着装有白萝卜的旅行包,看着我的车票,上面无情的写了两个字——无座。

  然后,然后我几乎全程都是站着的站回了老家,那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经历,而且正像我说的那样,火车上的坏人真的很多,特别是那种过年回家顺道赚一票的小偷特别多,那趟车我是站票,一路站回去的,难免有些困想要打瞌睡,加上我一个人,就被一个小偷瞄上了。

  起先,我挤在人群的中间,坐在地板上抱着旅行包在打瞌睡,白萝卜就从旅行包里伸出脑袋来,算是帮我把风站岗吧,可那个小偷不知道白萝卜的灵性,就想过来从我的包里翻东西,结果就被白萝卜抓伤了,出血了。

  那个小偷叫了一声才把我吓醒的,我醒来看见他的手受了伤,不依不饶扯着我赔钱,还叫我大人过来,然后闹着闹着,乘务长来了,就问怎么回事,然后那小偷恶人先告状,说我的白萝卜抓伤了他。

  “怎么可以把猫带上火车?你家大人呢?”乘务长这样问我,我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表示我一个人坐火车回家的。

  那小偷听见就来劲了。“那怎么办?没大人怎么办?他的猫抓伤了我,万一我得狂犬病死掉怎么办?不行不行,要赔钱,不然我要死了啊!”

  我当时不清楚情况,看了一眼他的手,的确是被白萝卜抓的,但想到白萝卜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去抓他,就帮白萝卜说。“你不去惹我的白萝卜,它抓你干嘛?”

  “嘿,小兔崽子你的猫抓了我你还有理来了,看我不扇死你!”那小偷看我一个人坐火车,觉得好欺负,又没偷到钱,抬手就要扇我,可他的手还没有落下,就被一个人拦住了。

  “同志,你准备偷小孩的东西,没偷成被小孩的猫儿给抓了,你怎么还动手打人啊?是不是太不地道了?”是一个年轻人,看起来很干练,应该是当过兵的。

  乘务长本来是要阻止的,但没想到给这个年轻人出手救了我,松了口气,那小偷看到他突然帮忙,肯定不服气,甩掉他的手。“你哪只眼看到我偷东西了?你算什么东西,老子教训小屁孩轮到你管?!”

  年轻人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那小偷的话还没说完,他一拳就打了出去,直接就把那小偷放倒,乘务长看了不得了,问你怎么可以打人呢?年轻人不慌不忙拿出两个东西,道。“你好,我是便衣警察,这是我证件,对了,旁边那两位是我的同事,另外这是刚刚录下的东西,你可以看看,这个人是不是准备偷小孩的东西。”

  ^更新=#最7Z快上9酷(匠网T$

  04年数码相机对于大多数人还是很新奇的东西,特别是当时一火车回家过年的农民工,便衣警察拿出这东西之后,一群人围了过来想看看,而乘务长拿到之后也不太懂用,最后在便衣警察的帮助下,打开了先前的录像,大家看得大呼小叫,事情才真相大白。

  这些便衣警察,就是常年潜伏在春运的火车上的警察,就是专门抓这些趁着春运实施犯罪的无名英雄,如果没有他们,恐怕那天我就有麻烦了。那个小偷被拷了之后,直接在下一站就下车了,估计得回去蹲上几天吧。

  后面他们得知了我是一个人回家的之后,还特别帮我安排了位置,让我和白萝卜终于有地方可坐,白萝卜也终于不用待在旅行包里,放心的走出来睡在我的腿上,另外他们还让一个便衣警察保护我,直到把我送下火车站,有人来接我之后,他们才肯放心离开。这些在春节期间还坚守岗位的无名英雄,我永远都记在心中,由衷的感谢他们。

  虽然有些波折,但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而让我有些意外的是,来接我的人竟然是老毕。

  老毕见到我安全下车,提着一堆东西笑嘻嘻的走过来。“不错,这才几天不见又长高了嘛。”

  我有些无语,然后礼貌性的说了声。“老毕叔叔过年快乐。”

  老毕听到这话笑的更开心了,然后从兜里拿出了一个红包,见到这个红包,原本皮笑肉不笑的我乐了,我摸了摸这红包的厚度,应该和去年一样,少说有一千大洋啊!

  “白萝卜呢?”老毕忽然伸着脑袋问道,我打开旅行包给他看白萝卜还在睡觉,不过他没伸手摸白萝卜,贪婪的看了几眼之后点点头。“走吧,我带你去你爷爷那里。”

  老毕并没有把我带到我爷爷家门口,他一路问路问到了我们那个村子,在我们村口遇到一个熟人,让熟人把我领了回去,看到老毕站村子门口远远的目送我和白萝卜,我忽然觉得,老毕这个人其实也挺不错的。

  我是下午到的家,爷爷看到我回来依旧欢喜得不得了,白萝卜也很孝顺,在爷爷脚步蹭来蹭去的,然后我把那个银行卡拿给了爷爷,说。“这是师父让我交给你的。”

  爷爷啧了一声收下银行卡,说。“好,我收下了。一凡,你吃过东西了吗?”

  后来我知道,这银行卡里的钱,是小三他哥哥打我赔的钱,还有那卡车司机撞我们赔的钱,差不多二十万呢,师父都交给了爷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