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小花从来都没有摘下我给她的香囊,她的病也慢慢好了起来,而且以后的日子别说什么大病了,连小感冒都没过,老魏果然诚不欺我。现在那个神奇的香囊是小花的了,我倒不是特别需要那东西,而且我们赵家人体格特异,就算没有这东西,小感冒什么的也很少。

  城里的小孩总是很早熟的,或者说小孩子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幼稚,很多时候年纪小不懂事只是一种开脱,虽然小孩子在父母面前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但他们很多想法和大人没什么差别,很多事都懂,都明白该做不该做的,只不过没有大人那么理智,想得那么周全罢了。

  其中最能体现出小孩子和大人没什么差别的地方,是对待感情的感受,自从那一次之后,原本戴在我脖子上的香囊,就由小花一直佩戴着,很多同学注意到了,便说这是我给小花的定情信物,当然这是开玩笑的。

  当时我刚进尖子班的时候,因为同学都知道我是山村里出来的,又见到我脖子上佩戴的香囊,总是入想非非,想着我这香囊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含义,我是不是少数民族,但其实我是汉族,这个香囊也没有那么多特殊含义。

  但自从送给小花之后就好了,大家就开始闹啊闹,猜来猜去的,比狗仔队还要八卦,不过小花是隔壁班的还跟我走得那么近,我又把这东西送给她了,大家能不这么想嘛?

  孩子表达感情,总喜欢以玩笑的方式,就比如说这个‘定情信物’,他们虽然看似在取笑我,但其实我知道,里面不知道有多少男生是羡慕嫉妒恨的,毕竟小花可是有他们班班花之称,不过我对此无所谓,也知道他们没有恶意。

  但是就这次过后,小康却有些不对劲了,这孩子竟然开始有些疏远我,我不明白具体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那些同学说那个香囊是我给小花的定情信物吗?不过小康似乎又没表达过他喜欢小花啊,而且我觉得他也会那么幼稚,总之我不太清楚,好几次想开口问他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这家伙就跑了。

  然后,原本放学回家的三人小队,变成了只有我和小花,我很在意为什么小康疏远了我,可小花对此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依旧是低着头默默跟着我走,一路上一句话都很少说。

  我有些无语,我是个不爱安静的人,安静下来会让我疯掉的,简单的说,我这个人是个话唠,虽然这么说自己不太好,但我的确就是这么的一个人,先前有小康在,还可以跟他随便扯扯,吹吹牛逼,现在好了,只剩下小花这小妮子每天和我放学回家了,我感觉都快疯掉。

  于是,我便尝试和小花闲聊。

  “小花,今天怎么又换新衣服了?我几乎都没看你穿过重样的。”

  “恩……我妈妈帮我买的。”小花低着头回答了一句。

  我看和她聊天有戏,便接着说。“我好像都没有见过你爸爸妈妈,你和小康不是邻居嘛?要不哪天晚上我去你家吃饭也叫上小康怎么样?也好让你爸爸妈妈认识认识我。”

  小花忽然愣住,问。“为什么?”

  “啧,什么为什么?我不是你朋友吗?”

  “哦……”小花若有所思的回答了一句,然后就不开口了,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和她聊天从感觉说不上什么话,但如果抛开和她在一起很无聊以外,其实我感觉和她在一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宁静,心里头真的很舒服,打心底我就喜欢这样和她待在一起,或许是最近小康忽然的疏远让我乱了分寸,才想打破这宁静吧。

  我把小花当成朋友,而神仙姐姐才是喜欢的人。

  和小花分道扬镳,回到家就看到白萝卜坐在门槛上等着我,和师父说了声我回来了,走进房间白萝卜就跟着我走了进去,把书包放下拿出作业开始写,白萝卜就在旁边盯着看,好像看得懂似得。

  一切都没有改变,好像时间都停止了一样,可是今天我忽然放下笔,盯着白萝卜问出那句我从来都没有问过的话。“你是神仙姐姐吗?”

  先前我虽然有对它说过,不管你是不是神仙姐姐都不要紧的话,但不代表我真的不希望它是神仙姐姐,如果它不是神仙姐姐,我没办法相信它就这么直接的闯进了我的生活里,如果它不是神仙姐姐,它为什么那么多次,受了那么多严重的伤,都要保护我?难道是我命中的神兽吗?那是不可能。况且,我早就认定它是神仙姐姐了。

  白萝卜见到我这么严肃的问它,一扫先前悠闲的心情,也变得十分严肃的看着我,我猜它大概在想些什么,想了半天之后,它竟然跑掉,不理我了。

  这下子我彻底糊涂了,因为我早就认准了白萝卜是神仙姐姐,可现在它为什么不回答我?

  那个晚上我整个人都是无比郁闷的,郁闷得甚至都睡不着觉,而让我有些难过加意外的是,到了晚上白萝卜总是要跑到床上跟我一起入睡的,可今天它却不知道跑去了哪里,这下子,我更加睡不着了。

  本来我只是想起来上个厕所,外加看一眼,看看它在哪里,结果没想到,我出来没看到它在院子里,然后上了个厕所就打开门去找它了。

  时间临近十一月份,晚上的天气已经开始变得有些凉爽,过不了多久又得过年了,时间真快。

  o最}`新章节上酷M#匠网

  白萝卜从来都不会在晚上出门,或者说没有我和师父的带领下,它是不会独自离开我们的房子,哪怕是白天,但这次它竟然跑了出去,所以在打开门准备去找它的时候我就懵了,我心里问自己,我该怎么找它?它可是一只猫啊。

  我有些无奈,又有些无语,同时心里还有几分埋怨,心想这猫儿耍什么性子,说跑就跑?难道不知道有人在担心吗?忽然,我又想到了一个法子,师父最近教了我怎么用八卦罗盘,我是不是可以用八卦罗盘去找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