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想过如果我死后,会变成什么样的鬼,我总会想,我可能会变成一只浪迹天涯的鬼吧,我会在日落之后上路,在日落之后来到我以前向往的地方,我会在日落之后好好看看,那些向往的名胜古迹,然后用自己作为鬼的方式,在那些地方留下自己的痕迹,直到我彻底走完这个世界上,所有我想去的地方,做一只流浪的野鬼。

  到时候,我可能认识几个和我一样也是鬼的朋友,大家在清明节的时候捡捡别人掉的纸钱用用,又或者去霸占早就没鬼住的老屋,我们可以聊很多东西,他可能来自唐代,而他则来自宋代,我来自现代,大家有一堆话可以说。

  最后,或许作为鬼的我也会想要一个归宿,于是,我遇上了神仙姐姐,原来她一直都在我的身边,我们两个鬼走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或者是森林,或者是山川,我们在那里定居,又或者每隔一段时间换一个地方,我很想再一次坐在她的怀里,再听她说一次,那天在我耳边没说完的故事。

  然后,我作为鬼的人生,可能就会就此结束,在最后的时候,我会和神仙姐姐在一座古墓里沉眠,直到永远。

  可是变成鬼之后我发现,自己好像空中的蒲公英种子,我自己没办法控制自己,我和那些鬼一样,随风飘荡,就好像我们的人生亦是如此,无法自我控制,我远远地听见有谁在叫我的名字,好像是我师父,好像是白萝卜,好像是金胖子。

  我回头看到了他们,原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飘到了师父家的天上,他们正在为我烧纸,喊着我的名字,想要我回来,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喊我名字的时候,我感觉很舒服,舒服到我什么都不想听,就想好好的睡一觉。

  于是我睡了,我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是被冷醒的,我才知道原来鬼是会冷的,接着,我发现自己回到了地面,走了走跳了跳,和活着的时候没什么两样,就是眼睛看到的颜色,还和先前的那样,是那样的灰白。

  我想,我终于可以作为一只孤魂野鬼自由自在的生存了么?那么我可以去找神仙姐姐了么?

  “喂,报上姓名。”

  一个鬼走了过来,期初我没看仔细,这才发现他是白无常,面孔好熟悉,如果没猜错,那天那只五十年修为的女鬼贿赂的,就是这个白无常。

  “我叫赵一凡。”我如实回答他,对他我没有什么感觉,虽然他那天收了女鬼的贿赂,但我还是对他没什么感觉,因为我完全不认识他,也不想认识他。

  白无常把我的名字记了下来。“什么地方的人?”

  “山西延川人。”

  “生辰八字?”

  我歪头想了想,我应该不知道这些,但却说了出来。“丙子癸巳乙丑辛巳。”

  白无常听了之后点点头。“就是你了,赵一凡,你阳寿已到,可以跟我去阴曹地府了,到时候在判官面前审判,你就知道你以后的路了。”

  我其实很想反驳他的话,因为我知道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但是我的‘身体’却不受控制的慢慢朝前面走着,走着走着,我走进了一群死者中,我们安静本分的排着队,一步一步朝前走,然后到了那家熟悉的馄饨店。

  “各位,麻溜麻溜吃饱了,就上路!”白无常吆喝道,我们自动入座,接着黑无常又来了,在旁边看着我们。

  我坐了下来,老板给我端了碗馄饨,先前我闻的时候,感觉这东西奇臭无比,这会儿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香甜,我不由舔了舔嘴唇,想起来这都不知道多少天没吃东西了,正要下嘴时,我身边忽然传来一声熟悉的猫叫。

  看正{版章节@上au酷◎匠网I

  我看到一只纯白的猫儿向我走了过来,它看得到我们,却没有打扰我们,它盯着我眼睛,我觉得它很熟悉,可是我忽然又想不起来它是谁,冥冥之中我觉得它对我来说很重要,但是我不知道我不清楚我记不起来了。

  “好了,各位大爷大妈,吃饱赶紧上路,过时不候!”

  一分钟都没到,白无常忽然又喊道,接着,整个死人队伍包括我在内,忽然就起身了,我一下子忘记了那只白猫,眼巴巴的看着那碗馄饨,因为我真的很饿,可我却没有吃上一口。

  身体不由我控制,那个白无常走到哪,我只好跟到哪,夹在这一群死人中间,我也是一个死人,马上要去投胎的死人。很快,我就看见那一道隐形的门,进入之后就是阴曹地府,阳间的所有一切都与我无关,我本来应该伤心,因为我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完成,可是此时我却有一股异样的宁静,但这宁静并不是我想要的,如果可以,我真的想反抗,我不要去地府,我想活下去。

  忽然,队伍停了下来,我有些不解的向前方张望,依旧是那只白猫,它坐在我们前面不远处,眼睛冷冷的盯着我们,按理说我应该不寒而栗才对,因为我是鬼它是猫,可是,我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来,倒是我身边的死人,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了。

  可是,除了这只猫以外,还有另外一个人,他缓缓走了过去,看着黑白无常对我们这些死人说。“在下昆仑山斩邪真人,是来带走我的徒弟的,还望黑白无常二位爷,能将他带出来。”

  一开始看到那只白猫的时候,黑白无常显然没想到,他们是来‘劫镖’的,现在搞清楚了他们的意图,黑白无常忽然想起了自己的使命,变得义正言辞起来。

  白无常道。“我们为阎王做事,阎王要的人,岂是你这个凡人说带走就带走的?”

  黑无常道。“你这个凡人,抢阎王的人,还想不想要命了?”

  白猫静静坐在那里看着这群死人,那个人笑了笑。“今天哪怕是玉皇大帝来了要带走我的徒弟,我也叫他有命来,无命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