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上身我不陌生,只是奇怪,怎么死的都那么相似,而且怎么会被连环鬼上身呢。

  “没那么简单?”金胖子摸着自己的金项链。“也对,如果是厉鬼干的,没必要连环杀人。”

  师父笑了笑,摇摇头。“问题并不是出在这里,厉鬼连环杀人并不稀奇,稀奇的是,用的方式都是那么温和的方式,你还记得之前几次,被厉鬼害死的人,死状都极其凶残,不少都是肠子被自己掏出来,头撞墙都变了形吧?”

  金胖子恍然大悟,然后抓抓脑袋。“这不好久没遇到这种事情么?一下子没想起来,大哥你说的对,也真奇怪,厉鬼怎么会用那么温和的方式?大哥你说这是为什么?”

  师父开始思索起来。“第一点,厉鬼用那么温和的方式害人自杀,显然是有人控制的,我猜很可能是养鬼的门派作的祟,那事情可就麻烦了,如果来的是道行比我高深法宝也比我强的人,我可能就没办法了。第二点,这养鬼的门派可能不是我们东方的,你看这十字模样的伤口,其实代表的是十字架,那么也就是说,是西方那边的人,再进行什么仪式。”

  金胖子一听,顿时就恼火了。“妈了个巴子的,洋鬼子敢在我们的地盘养鬼杀人搞仪式?大哥,你一定得抓到他们,这些狗日的老子绝对不给他们好颜色看!让干这事的人人间蒸发!”

  师父点点头。“不过这个事情得给我一点时间,恐怕……还得等下一次事情出现了,我才能找到线索抓到那个凶手。”

  金胖子一听。“怎么,还得有人死才能抓到那人?”

  师父无奈的说道。“没办法,毕竟我也不是神仙,总得等他们动手了我才能找到线索,不过我会尽力不再让他们再闹出人命的。”

  金胖子听了叹了口气。“没办法了,大哥,这个事情可是涉及到两国意识形态的问题了啊,没那么简单了!怎么可能让洋鬼子在我们的地盘逍遥?有什么要求大哥你尽管提出来,我们一定会满足你的要求!”

  we酷c#匠网F首发8

  师父道。“我到时候自然会通知你的,对了,把这些人的死亡时间打印一份给我,我看能不能推算出,他们下一次作案的事情。”

  金胖子听了就去材料室找人打印去了,接着师父低头对我。“对付这种厉鬼很危险,特别是你这种没有阴阳眼的人,最怕的是他上你的身,会死得很惨,不过我们是道士,有护体心经,只要被鬼上身,一直在心里默念这个心经就好了,但是定力一定要好,不要慌神了,不然大罗金仙来了都没办法救你,遇到这种事情,只能自己救自己。”

  我很严肃的点点头,问。“师父你什么时候教我护体心经啊。”

  师父笑道。“我不是让你去背了么?那个《北斗经》就是护体心经啊。”

  我恍然大悟,接着《北斗经》的各种内容很清晰的现实在我的脑子里,一字不差,我惊喜的睁大双眼看着师父,原来师父让我背的东西都是那么有用的存在啊,只是我目前还不知道它们的用途罢了,不过我又想起来,怀里的白萝卜怎么办?要是它被鬼上身了,可不危险了?

  师父看着白萝卜,问。“你会被鬼上身么?”

  白萝卜悠闲的摇摇头,我忽然觉得有些想多了。

  师父对着我笑道。“这些东西我一下子没办法全部都告诉你是用来干什么的,但以后我会慢慢的跟你解释……另外,虽然老金说得很不好听,但如果哪天我死了,这些东西你就要尽量的自己去领悟,明白了吗?”

  我一下变得很失落,联想起师父种种表现的很像老头子的模样,又说这种话,心想他虽然看起来年轻,其实他的阳寿也快到了么?我是修道之人,明白生老病死乃天理循环,不应该有太多的悲伤,但师父现在就这样跟我说,我总觉得太快了,于是我跟师父说。“师父你不要说这样的傻话,你怎么会死呢?”

  师父听完笑了笑没有再说,很快老金就来了,把材料交给师父,师父看了看,道。“这些材料我就先拿回去了,到时候出了情况会提前通知你的,对了,这几天你们该干嘛就干嘛,不要过分去调查这件事情,不要打草惊蛇了。”

  金胖子满口答应下来,然后我就和师父回家去了。

  师父跟我说,西方也有抓鬼的,也有炼尸的,他们抓鬼多是用十字架,以上帝的名义去惩戒鬼怪,而西方的炼尸炼的就是吸血鬼,和东方的粽子有异曲同工之妙,也可以说,吸血鬼就是西方的粽子,说法不同罢了。

  既然东西方都有抓鬼和炼尸,那么养鬼的自然少不了,只是叫法不同而已。我们这边叫做养鬼,他们那边叫做饲养恶魔,西方饲养恶魔的喜欢用仪式的方式饲养,简单的说,就是让恶鬼去杀人,然后让恶鬼吸取被害的人灵魂和怨气,逐步的强大自己,这种养鬼的方式,是极其凶恶的方式,死后是要被打进地狱道的,但练出来的鬼,也是极其的凶残暴躁的,同时变数也多难以控制,很可能到时候养鬼的人被自己养的鬼杀死,因此这种鬼也被西方称之为恶魔,这种养鬼的方式,被西方叫做与恶魔的交易,而养这种鬼的人,被西方叫做术士。

  拿着金胖子给死亡时间,我们回到了家里,可是之后几天师父什么动静都没有,该干嘛干嘛,金胖子也没有来找过我们,师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而且,这一没动静一下子没了快一个星期,我都在想,难道那个术士不杀人了吗?鬼已经养好了?

  但某天晚上,师父似乎好像算出了什么动静,连忙叫上我带着白萝卜,然后他拿上昆仑神木,就往某个公园里赶。这个公园九点就该关门了,我们还都是翻墙进去的,我看这模样,难道说术士打算在这公园里搞仪式?这也太胆大包天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