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这样的,几天前出了个案子,某个女性用匕首割腕自杀了,伤口被划成十字的模样,当时还以为只是一件普通的自杀案件,就是自杀手法有些奇怪,后来几天,连续又出了两次,同为女性,年纪同样二十出头,而且自杀手法完全相似,他们才觉着不对。

  一开始判断是邪教组织教唆自杀,但长沙市根本就找不出一点潜伏着邪教组织的端倪,然后又判断是连环谋杀,只不过手法极其的高明,但后面又发现连环谋杀根本不成立,因为尸检表明死者死亡时是处于完全清醒的状态,身上也没有扭打的痕迹,根本不可能是他杀。

  于是,这些人实在没了办法,最后推断可能是灵异事件,于是就来找师父了。

  其实换做其他不知情的地方,当地警察会将这种案件列为悬案,但是这个便衣支队的队长,当年和师父有些瓜葛,所以才清楚这种案件很可能是灵异事件,所以才来找师父。

  这种事情在长沙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了,其他地方出现了,大多都会被压制下去,因为不懂的话根本就解释不了,就算懂的,也不能明摆摆在明处处理,不然的话就算宣传封建迷信了,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当然,这也是为了大家好,不要制造无谓的社会动荡嘛。

  这个胖子便衣队长叫做金大伟,也算和师父是老相识了,不过比起师父跟爷爷来却算是新相识,只认识十几年罢了,当年金大伟刚刚当便衣还是个毛头小伙子的时候,就遇上了一件悬案。

  当时,师父并不是被警方请去办案的,只是当时那只鬼实在害了太多的人性命,甚至都要把当时长沙市的警察局给端了,师父修道本来就是降妖伏魔的,怎么能坐视不理?于是去收那只鬼的时候,救了金大伟一命,于是才认识的。

  当年和金大伟同期的老警察,差不多也都认识师父,也因为这件事情,之后有许多悬案,长沙的警察局都会去请师父去办,基本都被师父侦破了,不过这只限于长沙市的警察局知道,毕竟这东西不能往外传。

  给警察去抓鬼其实和给普通人去抓鬼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唯一的区别是,收的酬金要算下来,其实是政府给的,而且很多时候,都有特权。

  金大伟在请师父办事之前,惯例要请师父去吃饭,当然也带上了我,他看到我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问师父。“这是你徒弟?”

  师父点点头,金大伟听了很高兴。“不错不错,这样的话以后有案子就不怕没人办了,我还怕到时候你死了,没人给我们搞这种鬼犯的案子了咧。”

  师父一听这话,顿时皱起了眉头,瞪了金胖子一眼,金胖子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这金胖子也算警察里的一个奇葩,他并不是从正规的警校毕业去当警察的,一开始他是去做线人,后面当线人的时候成绩实在太好了,又有破案的天赋,于是破格被提升成了便衣,然后逐步的做到了现在便衣支队队长的身份,因为线人的出生,金胖子平时说话总是带着浓浓的乡土气息,什么草妈死娘的,很不中听。但并没什么恶意,就是我们这种文明人,听着不太舒服罢了。

  金胖子不小心引起了一些尴尬,为了开脱,他又看着我说。“哎呀,你这孩子长得不错,看着就知道挺机灵的,在哪读书啊?你怎么还带着猫出来啊?”

  酷“匠C网正)"版&:首‘@发

  虽然知道这金胖子的身份,但看起来总觉得他怪凶恶的,当时我年纪又小,有些却生生的回答。“今年转到的第三小学,它叫白萝卜,我出门都要带着它……”

  “白萝卜?这个名字挺有趣的。第三小学啊?哦!那个地方我知道,我跟那的校长挺熟的,如果有人在学校欺负你了,直接打我的电话,我让我的小弟分分钟去支援你。”说着,金大伟就给了我张名片,上面留了他的联系方式和姓名,不过身份却是某公司的经理,看来是用来掩人耳目的。

  但我有他电话没用啊,我连个小灵通都没有,好在后来师父为了方便联系我,在开学的时候给我办了个小灵通。

  师父看得在一旁摇摇头。“好了,赶紧吃,吃完我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来前些年的时候,师父靠着替警方抓鬼,不用再做其他的营生就足够维持生活,但近几年灵异案件变得越来越少,民间师父又基本找不到活干,师父便开始有些穷困潦倒了,没办法才做起了棺材生意。

  我们晚上八点的时候才到警察局的停尸房,因为这些年治安好的缘故,停尸房里就只有那三具尸体,金胖子一一打开给我们看了,除了他先前说的,死者都为女性,年纪都为二十出头,伤口都是十字形状以外,我还发现了她们的另外一个特征——她们都很漂亮,而且就穿着来看,干的事情可能不太光明磊落,金胖子的话也证实了我的想法。

  金胖子说。“这些人都是高级会所的鸡,收入不菲,而且也受到会所黑社会的保护,按道理来说,如果和其他人有什么瓜葛,都会被这些黑社会压下去,谁都不敢惹,但奇怪,她们都死了,虽然她们的职业不光彩,但我觉得她们没必要自杀,大哥,你说这是什么原因?”

  金胖子叫师父大哥,并不是因为师父也是黑社会的,只是按金胖子的说法,师父大他的岁数和辈分,叫一声大哥没错,可我看金胖子四十岁左右,而师父看上去才三十岁,这真的很奇怪。

  师父只是草草看了一眼,就把尸体都推进了保存尸体的冰箱里,然后看着我说。“老金也算知道一些门道,有些话可以跟他说。”师父这是跟我说的,然后又转向了金胖子,对他说。“你猜的没错,这些女人不是自杀的,虽然她们的行为从表面上来的确算是自杀,但并不真的是自杀。”

  我有些被绕懵了,插嘴道。“那究竟是什么?”

  师父想了想。“是鬼上身,让她们自杀的,但是,事情没那么简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