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知道我这样做对不对,我只是觉得,她不过也是一个可怜的人而已,虽然现在变成了鬼,但我们哪个人到最后何尝不又变成鬼呢?她不过是走错路罢了,所以很多时候,我都是去引渡恶鬼救赎恶灵,而不只是一味的毁灭。

  我倒不是有什么极其远大的目标,想改变这个世界,只是这么做,只求问心无愧罢了。

  我不知道这只女鬼最后是不是去投胎了,反正她以后再也没有来打扰过我和师父,师父似乎也因为这件事学到了一手,开始着手应对各种突如其来意想不到的突然袭击,比如装备好护心镜之类的,这还不算完,他也让我戴了一块,和一面铜镜似得放在胸口,哪怕夏天也不给我取下来。我觉得他有些过于严肃了。

  师父的伤好的很快,他跟我说是因为伤口的淤血被他引导出去,血液又可以继续通顺的流淌了。身体又康复了,他的棺材生意也重新开门开张,因为中途他离开了三个月,如今带着我重新回到长沙的时候,都快六月了,和去年我跟着他第一次离开山村的日子非常贴近,天气已经逐渐有些炎热起来,没想到转眼就过去了一年。

  我的生日是五月的中下旬,以往在山村里,爷爷会杀只自家养的鸡给我过生,而到了师父这里,师父则按城里小朋友的方式给我过生,定了个当时看起来很大的蛋糕,又买了些玩具给我,那天过得欢喜的不得了,第一次感觉自己是那么的幸福。

  这个生日过去,我也不再是一个八岁的小学生了,长大了一岁,我现在是九岁的小学生了。

  虽然说先前师父和爷爷有过那样的约定,每人轮流带我一年,可是因为过年后师父忽然离开的那件事情,这个脆弱的约定可以说已经荡然无存了,我觉得现在基本就看我,是想去哪家住的问题了。

  爷爷虽然说脾气有些古怪,但真心是对我好,上次我知道自家是盗墓世家时,甚至还那么的尊重我,让我自己去选择自己的路子,这一点让我对他老人家无比的尊敬。爷爷现在的年纪也很大了,我不知道他还有多久的时间,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待在老家也不是一回事,所以我是这么打算的,今年过完年,我就在家里陪爷爷一段时间,然后再跟师父出来。

  -最xx新◎P章节《…上\?酷匠O网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师父,师父点点头。“这样也好,很多东西你自己一个人在家练也是可以的,看来你爷爷没白疼你这个孙子。”

  但这样的话,我又得等到回老家才能去上课,不过师父似乎已经考虑的很周全,他觉得我这么小的一个孩子,不去上学真不是一回事,于是就帮我在他家附近找个小学让我去读三年级,现在都快六月都要放暑假了,他打算让我等到九月就去上课,正好是三年级的上学期。

  其实我是很喜欢学校这个地方的,因为学校有很多的同龄人,大家可以认识彼此大家可以在一起玩耍,如果抛开学习这件事的话,学校这个地方就完美了,当然我并不是觉得学习不好,相反我很喜欢学习,只是觉得学校的学习方法有些太死板了,因为学校学的东西我觉得是不用天天去重复的,因为我基本学个一两遍就记得下来了,那么多次的重复,会让我有些厌倦。

  师父还提前跟我打了预防针,告诉我这个学校不比老家的,到时候可不能带白萝卜去上学了,我一听顿时有些遗憾,又想这毕竟是城里,是没办法的事情,于是我又跟白萝卜说了,它表现的很无所谓的样子。

  白萝卜现在已经很大了,已经长成一只成年猫咪了,而且在与我沟通的时候,越来越有人类的味道,有很多人类特有的行为方式,比如说,白萝卜会用遥控板,白萝卜会去茅房上厕所并且上厕所的时候不喜欢被人看到,自己还会关门等等,甚至有时候还会提出一些人类才有的要求,比如说,叼来一本有牛肉图案的书,在上面拍几下,示意今天要吃这个,还要加辣椒。

  要不是白萝卜救过师父几次,又不是一只普通的猫咪,而且师父现在棺材生意又好,不然按照师父的脾气,鸟都不会鸟这只猫咪,不过,白萝卜可不是一只普通的猫咪。

  说到师父,平常他做棺材的时候,就外表上看去他真就和普通人一样,年纪三十出头,勤勤恳恳的带着像儿子的我,但如果和他生活久了,会从很多细节方面发现,他好像一个老头子,脾气也有一种闷骚的古怪感,就是做事看起来很正常,但其实想法和动机很不正常。

  我倒也已经习惯了,毕竟作为一个高人,如果脾气不古怪,又怎么称得上高人呢?

  暑假这些天我基本都是带着白萝卜在师父房子附近玩,认识了这附近的几个小朋友,本来以为就会这样平平常常的玩到开学,哪知道某天下午一回来,就见到个陌生人在院子里,和师父说着什么。

  “你怎么来了?”师父正在院子里做棺材,这几天连续有好几个人去世来找他做棺材,师父忙的不可开交。

  那个人就站在师父的旁边,穿了一件T恤大裤衩手里拿了个粽叶扇,肥头大耳满身油腻的,脖子上还挂着根老粗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金项链,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不过他对师父的态度很恭敬,陪着笑说。“没办法,这几天市里出了个大案子,我们实在搞不定了,才过来请你出山的。”

  我听下去才明白,原来这个看起来像收高利贷的黑社会,其实是一个便衣警察,而且还是支队的队长。

  师父没有抬头,继续量着棺材的尺寸,问道。“出了什么事情,我这几天看报纸可没发现什么。”

  那胖子笑道。“哼,这东西案都没破我们敢放出去?家属那边都压着口信呢,诶奇怪了,难道你就没看出来什么?这几天你家的棺材生意好多了吧?”

  师父起身有些无语的看着他。“凶杀案?难道每个人来买棺材,我都要问一遍人是怎么死的么?”

  胖子一听嘻嘻笑道。“是我讲错话了,大哥你别在意,晚上有空吧?我请你吃顿饭,您再帮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好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