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现在的模样,第一感觉给我的是她头发很长,而且她的头发真的很长,被我用封灵符暴露现行之后,只见她马上反应过来,控制一戳头发和触手一般急速向我飞来,这是要我的命!

  我当时根本反应不过来,因为丢出封灵符的动作还没收回来,轩辕神剑都没拿稳,怎么反击?眼看就要悲剧,只听一声气势磅礴的咆哮,白萝卜终于变身从后面将女鬼给扑倒,阻止了她的这次攻击。

  现在白萝卜直接占了上风,因为封灵符的原因,女鬼的鬼魂好像变成了实体一般,根本抗衡不了白萝卜的威力,被白萝卜庞大的身躯死死按在地上,被一爪子一爪子的拍打,封灵符的作用看似很小,其实对鬼怪的杀伤力最大,让鬼怪现出原形,甚至拿一把手枪都能伤害它。当然这个有些夸张的,毕竟是鬼物,至少得配合上银子弹才行。

  事情并没有那么容易,白萝卜只占据了几秒钟的上风,瞬间就被那女鬼压制下去,她的那些头发,好像一根根触手一般,犹如一只八爪怪,把白萝卜扛起来,硬硬生生的丢了出去。

  “白萝卜!”

  白萝卜它摔在地上发出的巨大闷响和痛叫,那么大的身体竟然被女鬼轻易扔了出去,而且女鬼马上又把目标转向我,她似乎觉得我是个软柿子特别好捏,虽然我的确是一个软柿子,但是我却是一个懂得反抗的软柿子!

  她的两搓头发忽然生长向我袭来,我早就准备好了,双手拿剑直接硬生生的砍过去,紧接着头发和剑刃相撞,好像迸出了火花来,我没事,她却发出一声尖叫,头发也马上退缩了回去。“这是什么?!”

  “轩辕神剑!恶鬼,你的死期到了!”

  我大叫着冲过去,现在手中有我们门派的万年至宝,她又被暴露现行,还有什么样的妖魔鬼怪不能降服?况且是她这种才五十年修为的老鬼!就算我是一个小孩子,我也有把握搞定!

  女鬼显然没有料到我这样的小孩子竟然有这样的神器,我看出来她真的慌了,也对,毕竟这轩辕神剑是从古流传至今的法宝,哪怕是我不能发挥出全部的作用,光凭这轩辕神剑的被动效果,也够女鬼死好几回了!

  只要我能抓住她才行!

  女鬼明白没办法和我直接抗衡就打算逃走,她现在被暴露原型,但速度也不是我这样的小孩子能抓住的,但是女鬼没想到,我还有一只白老虎!——白萝卜早就从地上爬了起来,见到女鬼要逃跑,它不由分说直接扑了过去,女鬼逃得匆忙,直接被白萝卜扑在了地上,接着头发像鞭子一样抽打着白萝卜,想让白萝卜松手,可是白萝卜是宁死不屈。

  “你这只老鬼,受死吧!”

  我已经跑过来,一剑斩在女鬼的身上,这轩辕神剑果然是对付鬼物的利器,剑身就好像沾染了硫磺一般,砍在女鬼身上,女鬼受伤的部位会迅速腐烂,我没有带八卦镜和招魂幡出门,现在又看到女鬼被轩辕神剑伤的那么厉害,我就想干脆铲除她算了。

  女鬼在我的剑下发出声声恐怖的尖叫,那声音肯定会引起周围的邻居报警,搞不好明天又会有警察来找我们,不过女鬼似乎不是那么容易杀死的,可能我用的方法不对,最后女鬼被我砍得直接跪在地上求饶。

  “放过我吧,我不想灰飞烟灭,放过我吧……”

  女鬼直接跪在地上哭了起来,我忽然想起来,女鬼现在是鬼魂,如果我杀死她了,那么她连胎都投不了,直接灰飞烟灭直接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顿时我就觉得,自己直接干掉她,是不是有些不太对?

  我这个人就是有些心慈手软,我看到她此时已经变回了原来的模样,被我用轩辕神剑砍得爬都爬不起来,轻声的在那抽泣,我就心软了。“算了,只要你答应我以后不再害人,回去就转世投胎,我就不杀你了。”

  我说出这话,白萝卜就冲我吼叫了一声,显然它不同意我这么做,我反过来对白萝卜说。“得饶人处且饶人,我本来就没打算杀她,只要她痛改前非,我们还不能绕过她么?而且只要师父好了,她也没办法再伤害我们了。”

  白萝卜听到我这么说,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女鬼,最后叹了口气,转身回家了。

  女鬼还趴在地上哭着,我其实对她倒没什么太大的恨意,因为我觉得她也有自己的苦衷,我只希望她能痛改前非重新做一只好鬼,转世投胎去,那么这不也是一种引渡么?这不也是一种超度么?

  “你走吧,以后不要害人了,马上就去投胎吧,我知道你肯定会投一个好人家的。”我安慰道。

  女鬼却哭道。“我如今罪孽深重,投胎也只能投去畜生道,还不如做一只孤魂野鬼,至少逍遥快活……”

  “可是这样不对啊,你死了就应该去投胎。”我坚持着自己的意见,如果所有鬼都像她这样,那么阳间不到处都是鬼了么?现在觉得,这些鬼真是有些任性,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去投胎呢?

  Kv看正g版章+z节;上9%酷60匠网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这个问题问的太难了,还是其他的原因,女鬼已经不想回答我了,已经坐在地上不出声,我最后看了她一眼。“你走吧,好好去投胎吧。”

  女鬼还是没有回答我,我想她可能是想静静,于是我也没有搭理她,事情已经结束了,我走回了家里,此时白萝卜已经变成了普通的小猫,似乎对我的选择不是特别高兴,并没有理我。

  然后就是日出,没有哪一天的日出有今天的那么温暖,其实今天晚上的经历也不算太过凶险,只是,今天晚上的事情让我明白了许多,但却讲不出来。

  师父在下午快黄昏的时候才走了出来,气色明显好了许多,他对我的表现很满意,用那种似乎没有看走眼我的表情看着我,还我问女鬼是被我打跑了还是收服了,我没有对他撒谎,我说我放走了。

  师父沉吟几声,似乎明了的点点头。“希望她会老老实实转身投胎吧,就算她还想暗算我,这次也不会那么容易了。一凡,你去睡觉吧,这次幸苦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