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午饭,下午三点师父就回房了,他要开始运功疗伤了,接下来一切就全部都交给我,当然还有白萝卜。

  我很相信白萝卜的实力,可是我又奇怪它为什么又看不到鬼?总之,白萝卜身上还有很多谜团,它并不是忽然跑进我生活中的一只野猫罢了,眼下当务之急是保护师傅疗伤成功,这才是最重要的。

  师傅说女鬼会在晚上十二点阴气最重的时候出现,这个时候我就要警惕周围的动向了,如果闻到鬼物的味道,一定要毫不犹豫的向那个方向洒向封灵符。封灵符主要作用是让鬼怪现身,并没有实质效果,接下来就要动用师父留给我的法器了。

  昆仑神木可以放很多东西进去,但想要拿出了,必须懂得口诀,我不会念口诀,所以师父提前帮我把我应该需要用的法器拿了出来,轩辕神剑、八卦镜、招魂幡、一尊金佛。

  一共四样,前三样都是道家的法宝,可是最后一样却是佛家的东西。我很不理解这是为什么,我们不是道家吗?可师父说,我们这一门很杂,融会贯通了很多东西,佛家只是其中的一门罢了,让我要习惯。

  酷R匠w网r唯》*一◇\正版),其他都是P盗j2版Q

  好吧,我倒是无所谓,毕竟懂得多也就更加厉害嘛,因为我目前还不懂怎么将这些东西最大的效果发挥出来,所以只能借助它们本身不需要主动释放的效果去抓鬼,或者说去防御这只女鬼的攻击。

  列如这尊金佛,是如来佛祖的佛像,由百分百的千足金打造,并非只是在外刷了层金漆罢了,就这尊金佛像,如果让师父来用,那当真是佛法无边什么妖魔鬼怪都要被他降服,可是轮到我了,我什么都不会,所以只能放在师父房间的门口,用金佛本身的威力,震慑住女鬼。不过单单只依靠金佛本身的威力,还不足以抵挡女鬼,最多起到绊脚石的作用,算是房子的阵法被突破了,师父门前的最后一道屏障吧。

  轩辕神剑主要是给我定心的,因为女鬼的法力可不是我这小孩子能抵抗的,如果她动起真格来,我就会被困在原地,一直处于鬼打墙的状态,但是如果带了轩辕神剑,那么就直接免疫了鬼打墙,女鬼的法力或多或少的也对我没什么效果了。

  这次我的任务,主要是用封灵符赶走女鬼,师父没指望我能让女鬼现行,如果我真的能做到了,那么就可以用轩辕神剑斩杀女鬼,再不济也要重伤女鬼。

  八卦镜是师父重新做的,上次那块碎了,因为八卦镜的口诀比较简单,师父跟我说我有一半的概率能用出来,如果我很走运能将女鬼重伤,那么我就可以用八卦镜收了女鬼,暂时让女鬼困在里面,到了天亮女鬼就没办法了,但女鬼如果没有被我伤到,则会像上次那样,会被她破镜逃跑。

  而最后一个招魂幡就是要应对女鬼如果逃跑的情况用的,师父想,如果能把女鬼重伤了,那么最好也把她制服了一劳永逸,这招魂幡并不是用来招女鬼的魂的,而是放出五只师父收服的小鬼,让这些小鬼去抓重伤的女鬼回来,但女鬼如果没受伤,则会反而杀掉这五只小鬼,得不偿失。

  我将桌子搬了出来,把三个关键的法器摆在上面,这一切做好了,我就坐在桌子前面,静静等着天黑,白萝卜似乎考虑到晚上会有一场恶战,早早去睡了,而我也准备好面包什么的,晚上将就的吃了,今天晚上,恐怕得不睡觉搞通宵。

  师父的伤,他说是在他完成任务之后,还没来得急喘气,就被女鬼偷袭的,那个时候他才发现,女鬼原来一直潜伏在他身边要报复他。我也是现在才明白,女鬼的怨气是那么大,的确,仔细想想,师父毁了她重新做人的机会,她能不报复么?

  时间过得很快,夜幕悄悄降临,太阳还没下山,我就把房子里的灯全部打开了,似乎是知道时间到了,白萝卜走了出来,它不太喜欢师父的那些法器,坐在旁边的石墩上,看着我。

  我对它说。“白萝卜,你紧不紧张?”

  白萝卜什么动作都没有,我叹了口气,从怀里拿出一把封灵符,少说有一百多张,这些符纸不能接触木与土,不然会瞬间消失掉,只能一直拿在手里放在兜里,待会儿我就要用这些符纸,把女鬼赶跑,让女鬼现行。

  前半夜可以说度日如年,虽然师父说女鬼会在十二点阴气最重的时候出现,但也说了,她很可能会出其不意的,提前或者是稍后出现,让我一定要小心,所以前半夜我都是提心吊胆坐在板凳上,随时准备去拿轩辕神剑。

  可是女鬼却一直没有出现,不由的让我有些怠慢,主要是小孩子都不擅长熬夜,加上又是那么无聊的坐着,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我就感觉困得不行,心里想着我就只趴一小会儿,然后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我做了个梦,很奇怪的梦,梦见那个女鬼和我见面,说放下与师父的恩怨想去投胎,可是她却告诉我找不到去投胎的路,让我帮她,接着又忽然性情大变,要来害我,然后我惊醒了。

  可是我醒来之后感觉特别奇怪,因为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我感觉自己是清醒了,同时能听到周围的响声,就是没办法爬起来,感觉身体不由自己控制一般——我明白了,我没拿轩辕神剑,没有轩辕神剑护体,被鬼压床了!

  没想到这女鬼那么诡计多端竟然在我睡觉的时候就用了这阴招,我心想我会不知不觉睡着,八成也是她诱导的,可是这样下去不行啊,如果一直被她鬼压床起不来,被她冲破了阵法,师父就有危险了!

  这个时候,我听到白萝卜威胁式的叫声,就在我的耳边,紧接着,我听到它跑出去房子。

  白萝卜的实力虽然很强大,但师父再三告诉我,不管怎么样都只能待在房子里面,千万不能出去,现在白萝卜又忽然跑了出去,我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