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子可好了,这不是折腾人么?”老村长指着我不客气的骂道。“你这孩子,要是他死在你手上,你这不是完了吗?我到时候怎么跟你爷爷交代?”

  女老师此时已经吓得在一旁都不敢出声了,哪还敢管我,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男老师,一边还帮男老师拍着后背,我在旁边看到这幅场面真的不敢再看,男老师这几天喝的都是稀粥,此时整个房间里弥漫着那股子味道,不少学生受不了,纷纷跑了出去,我不能走出去,毕竟事情引我而起,只好在旁边偏着头不去看,心想这可是坏事了。

  我想这不应该啊,要是我写的符不起作用,那最多是到时候拉拉肚子,怎么会直接吐出来呢?还是在说这水有问题?

  ;*更E¤新:*最快^\上酷匠\网J

  我想不明白,这个时候老花忽然说。“你们看,吐出一团黑色的东西!”

  我转过头一看,果然是,男老师吐着吐着竟然吐出了一团黑色的污秽,紧接着干呕了一下,就不吐了,安静的躺回床上去,好像睡着了。我们这些在旁边看着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在想怎么回事,老花似乎明白了什么,问道。“这几天他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女老师似乎想到了那天春游的事情,回答道。“那天我们带孩子去山上玩,他看到树上挂了个梨子,就给吃了。”

  “梨子?我们这山上哪有什么梨子树?我明白了,这肯定就是中邪的原因。”老花恍然大悟,我也是恍然大悟,原来男老师他吐并不是我的符出现了负面效果,而是我的符有作用,要把这黑色的污秽吐出来,那么这么一说,我成功咯?

  果然,吐完之后,男老师当天下午就清醒了,隔天就起床了,第三天就可以去上课了,见识到我本事的村长,专门领着男老师还抓了只鸡到我们家,当着我爷爷的面夸张我。

  “你这孙子真是跟了个好师傅啊,我们眼看都没辙了,竟然给他一个孩子给救了回来,正生,你还不赶快谢谢你的小救命恩人?”

  男老师的名字叫做朴正生,女老师的名字叫做杨若柔,这件事情过后不久,他们就结婚了,只可惜当时我不在家,没吃到他们的喜酒。

  朴正生那天被我看到,虽然没有怎么样我,但之后见到我总是有些不自然,但这次我救了他之后,他是发自真心的感谢我,也没了之前的不自然,当着我的面一口一杯就灌下了爷爷酿的米酒,那可是五十几度的酒啊,能这么喝?

  不过他是大人倒无所谓,只是我似乎有些得意忘形,拿着我爷爷的酒也喝了一口,结果那天我直接就醉倒了,闹了不少的笑话。

  但让我无比高兴的是,我醒来之后,离开了三个月的师父又回来了,我起床的时候,他正跟我爷爷在堂屋说话,白萝卜在旁边坐着,似乎也很欢迎他回家,我以为是做梦,可师父喊我过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不是。

  这三个月虽然过得风平浪静,但我却并不是特别的快乐,因为师父的突然离开,让我以为我就要远离那个世界,可能再也没机会再见到师父了,可是他如约回来,好像让我重新点燃了希望,他的话是值得人去相信的,我也明白,我将继续作为一个道士的徒弟,继续修行下去,直到我修行有成为止。

  可是师父这次回来并不是非常圆满,我看他和我爷爷说话时不时的咳嗽,于是在追问下才得知,他受了重伤。他离开的时候含糊其辞的告诉我是去抓鬼,我当然不相信,这次又问道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受那么重的伤?

  他告诉我,抓鬼的时候不小心被鬼伤到了,不过不要紧,很快就会康复的。

  我不相信他,我并不是不相信他会很快康复,我只是不相信他是被鬼伤到的罢了,因为我总在冥冥之中,感觉事情并不是那么的简单,但是我却又没有证据,而且也说不出来,到底不简单在哪里。

  所以最后,我也只能把这些想法藏在心底,毕竟现在师父回来了,其他的也就无关紧要了。

  师父回来后,在我们家又住了几天,我们便要去长沙了,临走的时候爷爷没有不舍,只有高兴,主要原因是我救了男老师朴正生吧,爷爷知道我学到了真的本事,而一些同学知道我要走了,也连忙叫上两个老师过来送我,还纷纷问我什么时候再回来。

  我看向师父,师父笑了笑。“过年的时候。”

  于是我带上白萝卜,和师父又坐上了摩托车赶到镇上,然后又搭班车回到市里,接着坐上了火车到了长沙。

  我们重新把师父老房子的门打开的时候,里面一点都没有变,和我们离开的时候一样,我欢呼着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行李给放下,白萝卜也跳上了床准备好好休息一番,回来之后我的心里又有些许失落,因为这样就见不到村子里的小伙伴和爷爷了。

  师父还是以前那样没变,依旧让我扎马步练习剑法,但是因为刚回来的缘故,他没有急着打开棺材铺做生意,在指导我剑法的同时,又带着我去了好些地方玩,什么游乐场啊电影院什么的,那些东西在当时我的眼睛里看来,是丝毫不逊色法术的东西,同样的很神奇,白萝卜则不太喜欢出去玩,出门的时候总是躲在我的怀里。

  不过也因为这些天和师父朝夕相处的缘故,我发现他咳嗽的越来越厉害了,甚至有时候能咳出血来!我有些急了,问师父到底是怎么回事?师父看着我似乎在打算要不要把这个秘密告诉我,最后他向我坦诚。

  “一凡,你还记得上次我们去王兄弟家驱的那只女鬼吗?”

  我当然记得,那天晚上这女鬼甚至还把我骗了出去,我差点就死在她的手上,不过幸好遇到了白萝卜。“难道是她打伤你的?”

  师父点点头。“是她偷袭了我,我现在身上的伤势很重没办法发挥全部的实力,不过就算现在,她也不敢正面和我抗衡,但是我的身上的伤不能拖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