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迷信偏方

  他们或许不清楚男老师是怎么了,但作为道士徒弟的我,还是懂了一点两点的,那天男老师在树下和女老师私会,怕是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中了邪才会这样,我现在会站出来说,是明白如果中了邪,哪怕是交给大城市医院的医生也搞不定,男老师要么走运自然好了要么只有死路一条,因为他们都是搞科学的,怎么会知道我们这些迷信的门道?

  师父常说当道士的,走的是孤独大道,但也不要忘记世人疾苦,在自己能力所及的范围内,能帮则帮,这叫行善积德,也是大道上的功德。

  而我觉得,自当问心无愧就好。

  男老师的情况我只能用师父先前所教的,让我所背的知识中,总结推断出是中了邪,于是我以八岁年纪站出来,要救男老师,而不是袖手旁观,这便叫问心无愧。

  虽然我没有全部的把握,一定能救下男老师,但我若用上全力,这便叫问心无愧。

  他们一听我说,男老师是因为中了邪才会这样的,纷纷表示不理解不相信,又看着我才八岁大一点,心想这孩子懂什么?可是老中医老花却不这么认为,很是好奇的看着我,问道。“你有什么办法么?”

  我从一堆同学的中间走了出来,装模作样的看了看男老师的状况,然后道。“我有一个偏方,不过有些迷信,能让我试试么?”

  “什么偏方?”

  “用祛邪符烧了泡水喝。”

  老村长本来还是有些期待的,一听我说的这个偏方,顿时就不高兴了。“好了好了,小孩子家家的闹什么闹,我还真以为你有什么好办法呢,老花,我待会儿就去打电话告诉他家人,免得耽误了不好。”

  其他人也有些失望,因为这种办法可是迷信,特别在当时政府的大力宣传下,村长又是政府宣传的带头人,很多人都是变得不太相信,况且这话又是从我这八岁孩子口中说出,更加像是胡闹,于是更没人相信。

  可是我知道我现在不坚持的话,男老师肯定没救了,连忙说。“上次我疯了和大黄狗拴在一起,就是师父给我喝了驱邪符才好的。”

  孩子们一听到大黄狗那事情,纷纷都笑了起来,不过又看场面严肃,马上忍住笑容看着我们。村子里基本都知道我疯了一段时间的事情,但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不知道是怎么好的,就看我成天和大黄狗拴在一起,然后好了就跟村子来的陌生人出去了,那个陌生人就是我的师父。

  村子里整天都在传,我师父是一个江湖大侠,因为那一次我疯了之后又好了,看我有习武的筋骨,就带着我出去学习了,加上这次我回来又带着自己的竹刀,拿着木棍和其他小孩子打闹的时候那动作又有模有样,大家一看更是确定了这个事情。

  所以我提到我师父的时候,村长和老花明显表情变了,有些怀疑的看着我。“一凡啊,你可不要骗哦,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我用力的点点头。“我没有骗人,师父教过我怎么写那种祛邪符……不过我承认,我只知道怎么写,写出有没有用能不能救得了人,我不确定。”

  这是肯定的,师父教我写的符纸看起来很容易写,但我想里面的门道肯定很多,并不是写出来就一定能有效的,如今我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不然的话,这男老师也是死路一条。

  村长又听我这么说,又是叹了口气。“那你这样没把握,不还是闹么?看来还是得通知他们家人,让他们给送去大医院看看。”

  “这样不行的,老师他是中邪,那些人又不是道士又不是和尚怎么看得明白?而且拖久了,老师他肯定是没命!”我如实的说道,现在看男老师的情况,我估计不出三天,就会有生命危险,从我们这个村子把他送出去,就算三天之内赶到了大医院去,他们没有办法还是死路一条。

  !酷匠网.正版首发*

  村长明显被我的话唬住了,毕竟是村子里人读书少很多东西也不明白不清楚,因此有很多畏惧,这个时候村长看向读书比他多的老花,老花的年纪也和我爷爷相仿,不过也并没有多睿智的味道,他也思考了很久,最后说。

  “我看也只能给一凡试试了,他的病情看上去只是小感冒罢了,可是喂了药不见好也越来越严重,我看真的是中邪了,耽误不起。”

  有了老花的支持,村长也不反对了,于是我连忙叫他们拿来宣纸毛笔,裁成合适的尺寸,便开始写驱邪符了。

  其实纸的尺寸到没什么太大的讲究,只是这符毕竟是烧给人喝的,经量是减掉不用书写的空白位置,免得到时候好了又闹肚子,那也是折磨,于是宣纸便被裁成了一张纸条,接着我便开始不是特别的熟练写上驱邪符的符篆,驱邪符表面上就算大功告成了。

  祛邪符的书写难度是最低的,我看师父每次都是这样写完就好,表面上也没有经过特别的加工,甚至连墨水纸张都不讲究,拿去就能用,所以我在想,这东西可能也没什么复杂的,主要是会不会写的问题,写好来了应该就有效果了。

  所以这也是我这次敢尝试的原因,另外,如果我不试试的话,男老师恐怕也只有死了。

  写好了祛邪符,女老师打了一碗水,我又也不讲究的用打火机给点燃了符纸,烧完了就丢进水里用手指头搅了搅,然后让老花给男老师喂下去,紧接着,我们一班的同学加上村长、老花、女老师所有人都在紧张的盯着男老师的反应,想看看,我是不是成功了。

  不过显然,我并没有成功,喂完符纸水给男老师,还不出三分钟,男老师忽然翻到床边吐了起来,把老花刚刚喂的符纸水全部都吐了出来,这还不算完,紧接着又是昨天的晚饭前天的晚饭,吓得女老师差点哭了出来,老村长也忙得一团乱,那场面,真是不敢直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