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为什么会那么着急找白萝卜,我恐怕他应该是知道了白萝卜的来历,毕竟爷爷跟师父情同兄弟,这样的事情师父不会不跟爷爷说,我估计爷爷也正是因为知道白萝卜的来历,才允许我带着白萝卜去上课,不然的话,你见过哪个家长,允许自己的孩子带着宠物去上课的?

  可是,我想了想也不对,如果爷爷知道了白萝卜的来历,那么他现在应该劝我不用找才对,为什么?白萝卜的实力我们都知道,如果它不愿意,怎么会被人抓去呢?况且,它在对付鬼怪方面,又有特别的一手,更不会因为鬼怪受伤回不来了之类的,所以,想来想去,我觉得还是那个旧屋子的问题。

  旧房子有什么问题我不太清楚,我就知道提到那旧房子的时候,爷爷的表情实在太不对了,似乎旧房子这个几个字让他回想起来很多的事情,哪怕我是小孩子也看得出来。

  而那个旧房子,就据我所知,只不过是一间废弃了很久的房子而已,要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就是那旧房子看起来破败,但整体的架构并没有塌陷,打扫一下还是可以住人的,但奇了怪,那房子也不知道是谁的,就一直放在那里,平常也只是我们这些小孩子去玩玩罢了。

  爷爷套了件外衣,拿上手电牵着我的手,就带着我去学校后山坡了,他走的很急,同时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我看到他这个样子,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我在想,那旧房子肯定有什么秘密,不然爷爷不会这副模样。

  学校其实离我家不远,还没到一分钟的路程,只不过要上个坡,中间还隔了块草地,我和爷爷到了后山坡的旧房子里,他用手电四处照了照,我也跟着看了看,这里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就是一间普普通通废弃了的房子,也更加没有白萝卜的影子。

  我有些不解的看着爷爷,爷爷对我道。“你学猫叫叫看,喊它的名字。”

  我照做。“喵喵,白萝卜,你在这里吗?”

  我照着爷爷说的一做完,就听到一声很微弱的猫叫声,以为是没听清楚又叫了一声,这回儿听实了,兴奋的不得了跟爷爷说白萝卜就在这里,可是我却发现,爷爷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特别是,他似乎在压抑着什么,看起来好像要生气要骂人的样子,同时,他也在挣扎在选择。

  我是第一次看到爷爷脸上那么复杂的表情,平常他如果心情不好,最多是板着脸而已,而我根本就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变成这样,在我看来,只是白萝卜走丢了,至于让爷爷这个样子吗?

  我轻声喊道。“爷爷,你怎么了?”

  爷爷似乎反应了过来,对我笑了笑。“一凡,你看能不能把白萝卜喊出来。”

  我依旧照着爷爷的话做,可是喊了几声,白萝卜只是在回应我,却并没有出来的意思,我循着声音找去,发现白萝卜的声音是从地上的一个缝发出来的。

  “爷爷,白萝卜好像在地下!”

  爷爷听到我的话,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身形忽然变得有些佝偻起来,我看到爷爷这副模样,十分不能理解的问道。“爷爷,到底是怎么了?”

  爷爷像是做了一个极其艰难的决定一般,深深的叹了口气。“孩子啊,你还记得你父母的模样吗?”

  我身体一僵,父母?父母这两个字有多久没有提起来了?爷爷怎么会忽然问这个?我不知道该是如何的反应,于是身体僵硬的摇了摇头。“不太清楚了……”

  爷爷不知道何时站到了阴影下,月光只照到他的下半身,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他对我说。“孩子啊,你想知道你父母是为什么死的吗?”

  “怎么死的?”我脑袋一片空白,这个问题叫我怎么回答?“他们不是出车祸死的吗?”

  爷爷冷笑了一声,忽然走到旧房子的中间,接着把一块块不起眼的砖头给掀开,接着把上面的泥土用手给扫开——一个地下室的入口便出现在我的眼前,爷爷他直接把那铁板掀开,走了下去。

  “孩子,你跟我来,我给你看些东西。”

  我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一个地下室一个地下入口,而且爷爷对此了然于心十分熟悉,难道说,这地下室藏了什么秘密?白萝卜也在地下室里?

  我依稀记得我四岁时,我见我父母遗体时候的场景,可我还没多看几眼,就来了几个人把他们推走,之后我便不知道他们的遗体到底是怎么处置了,连墓地我也没见过。这几个月的遭遇,我知道有一门叫做炼尸门,专门用尸体炼制煞气极大的粽子,难道说爷爷……

  不敢往下面想下去,因为我不想现在就知道,我的爷爷竟然也是邪教组织的成员之一,那样的话,我该如何面对师父?我是与他为敌,又或者是继续做他的徒弟,与爷爷为敌?

  可是我猛然想起来不对,这些都是我的猜想罢了,我还没见过下面到底是什么,于是,原本没了勇气的我立马跟着爷爷冲了下去,爷爷这不寻常的举动,已经让我彻底慌了,我急迫的想要知道下面究竟是什么,到底是好是坏,于是我到了下面,爷爷的手电灯光在我眼前晃了晃,我才看清楚里面的景象——

  没有棺材也没有尸体,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地下储物间罢了,如果说有什么看起来奇怪的地方,那就是有两个灵位。对了,还有,似乎在专门等着我们的白萝卜,它就坐在地下室的最中间,看着那两个灵位。

  “孩子,这是你父亲母亲的骨灰和灵位,我一直都放在这里,今天也是时候跟你说了。”

  酷=匠74网4正“版首;发:

  爷爷看着我父母的灵位说道,此时他的神情开始放松,好像完成什么心愿一般,而我,看到自己自己父母的灵位,想起那深藏在我记忆深处的景象,我慢慢跪了下来,给我父母磕了重重的一个响头。

  “爹,妈,孩儿来看您们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