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师父离开

  过完年,师父理所当然会的离开这里,毕竟他还要养家糊口养我,可是他走的时候却没有通知我,还一副不打算带我走的样子,就有些奇怪了。

  师父与爷爷有约定,就是他们两人每人轮流来带我,每人带我一年之后再把我交给对方,可是,我才跟着师父六个月而已,他怎么就要把我交给爷爷了呢?

  我当时看到师父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忽然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而爷爷和师父似乎早就知道了一般,见我来了,爷爷上前来说。“一凡啊,你师父他有事得先走了,回头他再来接你走。”

  R◇酷y‘匠√网。唯g一l正5;版,a%其他@都《是)e盗|c版f

  师父也说。“一凡,你暂时先跟着你爷爷,不出什么意外,我两三个月就会回来,你要听话,乖。”

  我这么一听,还是没有听出个所以然来,我虽然是小孩子,可是师父总得告诉我,师父你打着什么样的算盘吧?爷爷也是,什么都不说,说走就走,于是我感觉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的委屈感,一下子哭了起来,白萝卜见着走到我脚边磨蹭着我的脚,试图安慰我,可是却没用。

  师父见到我一下子哭了,显然慌了神,毕竟他没结过婚也没带过孩子,我先前的表现还算不错,今天怎么就忽然那么任性了呢?于是他连忙道。“哎呀,你哭个什么啊,我马上就会回来的。”

  爷爷看着我这个模样,倒呵呵笑了起来。“正狼啊,没想到这才没多久我孙子就和你培养起感情了,看来你在外面待他还不错。”

  师父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我能对他不好吗?他是你的孙子,也是我的徒弟。”

  爷爷走过来,一把把我抱了起来,摸着我的头,他那个时候年纪虽然大了一点,但身体还是很强健,后来我知道,他身体强健是因为我们家族血统的关系。爷爷安慰着我。“好了一凡,你师父有事情这不是没办法的,你别哭了,到时候等你师父忙完了,叫他带好吃的东西给你赔罪就行了,你说是不是,正狼?”

  师父连忙点头哄我。“恩,一凡我这次是真的有急事,也不方便带你,不然一定会带你去的,我们在长沙的时候,师父哪次丢下过你?”

  我明白师父是有急事,可我不是不给他走,只是埋怨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他是为什么要走,于是我就说。“那你告诉我,你去有什么事情。”

  说到这个,师父显然有难言之苦,表情明显变了变之后敷衍到我。“我在外边接了个大买卖去抓鬼,那鬼凶得很,所以没办法带你去,不过我不需要去多久,最多三个月,我就回来带你去长沙,然后带你好好玩上几天,等过年了再回来,这个怎么样?”

  我听到他那样的回答,知道他还是在瞒着我,可是我却不想再计较什么了,这点可能是我的性格使然,也可能是因为我知道自己追问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最后只会变成小孩子那样的无理取闹,让自己看起来很不懂事,所以我没有继续问下去。

  最后,师父又和我说了几句,便带上行李,留下我的东西还白萝卜,离开了我们这个山村,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我不是一个普通人,至少八岁以后就开始不是一个普通人,成为一个道士的徒弟,而我的成长经历也和大多数人有着那么一些不太一样,世界观也是如此。

  在我八岁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已经见过这个世界上最神秘的东西——鬼魂,也将见到鬼魂和抓捕鬼魂当做一种很平常的事情,因为,我唯一的家人爷爷,对此也司空见惯,而我又在师父身边耳濡目染,鬼魂这东西对我来说,就好像路边的流浪狗一样。我看见他们不怕,但就怕他们忽然发疯上来咬我一口。

  我的经历和见闻从我的角度来说,一切都很正常,但我又知道这很不平常,我和我身边的大多数人不同,我也明白,这些东西只能留在心里,不能说出来。

  师父没走之前,我是抱着回来过年的心态,在山村里玩耍和小伙伴嬉戏,等过完年就和师父离开,没有什么不同,但师父抛下我一个人走了之后,我感觉好像被某个世界遗弃了一般,某些东西虽然我和爷爷都知道,但却很少提起,爷爷也不喜欢跟我谈这些,于是,我就好像人群中的异类,知道这一些大家都不知道的秘密,原本还算活泼的我,忽然变成寡言少语起来。

  白萝卜好像能通我的心意,见我逐渐变得的沉默起来,它也变得不太吵闹起来,静静的陪着我。

  寒假转眼就过去了,师父也离开了有小半个月,我整天待在家里没什么事,除了按照师父说的扎扎马步拿着竹刀练习一下剑法以外,我这些天都没怎么跟小伙伴出去玩,爷爷看着也开学了,就让我重新背上书包去上学,我对此没有什么意见,只不过以往总是一个人去的,这次多了白萝卜。

  村子里的教育没有那么严格,虽然不至于到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步,但随便因为什么个原因休学一年半载的,老师也不会说你,那年头国家提倡了义务教育这么多年,但很多乡下,对读书还是不以为然,对进城打工倒是很大的兴趣。

  我继续回去上学,并没有因为休学的原因因此留级,因为山村里的学校就那几十个学生一两个老师,分班分级怎么教的过来,就是我带着猫过来上课引起了一些同学之间的小躁动,而老师那边则没有说什么,只要让我的白萝卜别影响课堂纪律就行了,因为爷爷已经和那个老师提过这件事情了,老师当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白萝卜一直都很通人性,有时候的表现,常会让你以为它就是一个人,白萝卜跟着我去上课,最多的时间是躲在我课桌的抽屉里睡觉,不然就是跑出去,在学校操场的那颗树底下休息,因此老师一次也没说过白萝卜的问题。

  师父走了之后,我就是我和白萝卜朝夕相处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开始时不时的对着白萝卜自言自语,它好像听得懂,但有时候不想回答我,或者说不知道怎么回答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3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