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想师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很多情况下,他都是一个法力高强的道士,一把轩辕神剑在手斩尽天下妖魔,保护我和白萝卜,而在生活当中,他就好像我的父亲一样,照顾我,教育我。

  我父母死得早,我所得到的父爱,都是来自我的师父,李正狼大叔的,而李正狼大叔不但是一个合格的师父,同时也是一个合格的父亲,这一点,在以后的很多方面都不断的证实着,包括这一次。

  听到村上老师的话后师父表现的很淡定,先把对方退给我们的钱默默的收起来之后,问道。“请问,什么叫垃圾?”

  村上老师听完之后,整个脸都涨红了,我想他可能是因为不太熟悉中文,所以缺少足够的词汇跟我师父进行反驳,也可能真的被我师父这句话伤到了,但我的想法是退学就退学咯,只是可惜了这些天和这些小伙伴的情谊。

  但村上老师的想法没那么简单,他这个人想法有问题,十分的偏激,和和田老师比起来,竟然是来自两个世界的,和田老师彬彬有礼热情大方,而村上老师则说话冲动经常红脖子红脸的,教课有时候都会辱骂学生。

  所以,最后村上老师虽然没想出什么反驳的话来,但也要用实际行动的方式来证明,我们中国的剑法是垃圾,他憋了好久才说了这么一句话。“你敢跟我比试一场吗?”

  他这么说的时候,我差点笑了出来,怀里的白萝卜也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其他人不清楚师父的实力,但我是最清楚的,虽然最近一次在对付炼尸门的人的时候师父表现的很窘迫,但那毕竟是师父被暗算了的情况,如果和师父光明正大打,我赌五毛,师父用一只手就可以搞定村上。

  但是我好像想起来,我们比的是剑法,而不是道术法术之类的,不过我又想起来,在对付上次那个黑毛粽子的时候,师父就用过我们这一门的剑法,如此一来,我对师父是信心百倍。

  村上老师提出比试,我师父还没说话,旁边的和田老师就跑出来打圆场。“村上!你怎么可能对李先生那么无礼?他之前毕竟是我们学生的家长!李先生,不好意思,我想村上他今天不在状态,刚刚的话请您不要在意,给您添麻烦了。”

  师父笑了笑,对和田的印象不错。“没关系,不管他是气话还是真心话都好,要和我比试我是无所谓的。”

  本来村上就没打算找台阶下的,只是想到如果真的打起来,把我师父打伤了传出去影响不好,毕竟两国的历史放在那里,没准他们这一打,两国闹僵了都有可能,但见到师父这么说,村上是真的觉得我们在羞辱他了。

  “好,很好,我听你家孩子一直说这是你们的剑法,我今天倒要看看,到底是你们的剑法厉害,还是我们的剑道厉害!”说罢,村上就去穿防具拿竹刀了,可是见我师父站在那里无动于衷,忍不住道。“怎么,现在不敢和我打了吗?”

  ●/最^3新eW章o_节j上酷匠9j网{H

  师父笑了笑。“没有,我只是在等你穿那些东西罢了,我不需要。”师父说完,便伸手去拿我的竹刀,走到场上,准备和他干起来。

  本来那天就是星期天要上课,师父和村上这么一吵,学生们哪还有心情练习,全部都跑过来看我们的热闹了,而师父吵起来气势是咄咄逼人,一点面子都不给村上,又看到师父连防具都不打算穿要和自己打,村上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今天是你的选择,出了什么事,不要后悔!”穿好防具的村上,拿着竹刀就冲了上去,旁边的和田老师已经劝不住,一副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

  师父在这边拿着我的剑举重若轻,我的用的竹刀是小孩子用的尺寸,而村上拿的是他自己的竹刀,尺寸是大人的,就长度方面师父要吃亏不少,毕竟兵器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虽然我对师父有信心,但就我当时小孩子的眼光来看,师父的短,要吃亏。

  不过最后师父没有让我失望,虽然他是用我的小竹刀,但在应对村上的大竹刀分毫不吃力,村上踏斩过来,师父敏捷的步法闪开,紧接着竹刀一出直接打中村上的脑袋,本来这应该是结束了的,毕竟点到为止,但村上带着防具啊,这一打根本没反应,反而让村上更加恼火,发了疯似得砍了过来。

  我惊呼师父危险,可师父好像早有预料一般了躲开他那一招,紧接着竹刀连连打中村上的脑袋,每一下虽然不重,但次数多了,村上难免招架不住,最后村上没了力气脑袋又被打得昏头转向,一个不小心滑倒摔倒了地上,便再也爬不起来。

  我一看师父赢了大呼小叫好不欢乐,那些小伙伴们一看也是开心了,我们中国剑法打败了日本的剑道,你说开不开心,紧接着和田老师上来赔罪。“真是对不起李先生,村上他今天精神可能真的有些不太好,还好今天是他倒下了,不然我们就麻烦了。”

  我明白和田说的麻烦是指什么,毕竟在中国一个日本把中国人给打到了,他们能不麻烦吗?至于和田说的精神不太好,其实是精神有问题,自那次没多久之后,我们得知,村上因为精神病的缘故,被强制抓紧精神病院,等着日本那方的人把他带回去……

  这次的事件虽然大快人心,但美中不足的就是,我以后没地方练习了,想到这个不禁有些苦恼,毕竟我才刚接触剑法没多久,才刚刚体验它的乐趣没多久,如果没地方给我练,那肯定是有些遗憾的。

  可谁知道呢,我们和师父前脚跟刚走,后脚跟那些学习剑道的小伙伴就跟上来了,连忙簇拥着我的师父喊着师父,让我师父当他们的师父,教他们中国的剑法,因为目睹了整个我师父打败村上的过程,他们都觉得还是我们中国的剑法厉害,都想跟我们来学。

  本来师父还是有些犹豫的,因为这样子棺材生意不是就不可以做了吗?不能做,钱怎么来?我灵机一动,告诉他。“师父,要不我们干脆就转行教剑法吧,还可以赚钱,再说你这不算收徒,你这叫老师,叫授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