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打的那个家伙,是这个剑道馆里最大的孩子,也是练得最好的一个,不说这里学习的孩子全部都怕他,但至少都不想惹他,而我却成了一个例外,成了第一个敢惹他还把他打进医院的人,而且还是年龄最小的一个。

  我把他打伤之后,他至少有一个月没来学习,后面来了也只是在旁边围观,都不太敢靠近我的样子,我猜主要是他还在养伤吧。

  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虽然没有让我成为这里的老大之类的,但至少在知道了我的脾气之后,没人再敢惹我和惹我的白萝卜了,加上我也不是一个霸道的主儿,除了原则方面的事情以外,我都很好说话,因此人缘还算不错,这些城里的孩子知道我天天都待在这里练习之后,有时候放假不是周末都会带着竹刀和一些他们的小玩意小吃的过来跟我一起练,虽然他们来了大多数都是为了玩,不过他们其中也有一些对我们这一门剑法好奇的人存在,我也不吝啬,而且师父也没说过这剑法不可以外传,于是就教了他们一些。

  日本的剑道老师一开始看只有我一个人练那种稀奇古怪的中国剑法很是不屑,逐渐的他发现我都快带领全班同学练习这种剑法了,于是他好像也有一种被我羞辱了的感觉,我表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们中国虽然是有五千年历史的泱泱大国,但在传统技艺传承的方面,得承认的确不如我们周边的国家,这一方面我一直觉得是因为我们历史的缘故,毕竟在近代我们有过一段十分黑暗的屈辱史,建国之后一切都是百废待兴的状态,大家都忙着重新振兴祖国去了,哪还有什么精力把这些在当时看来‘无关紧要’‘落后’‘封建’的东西给保留下来?这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所以,日本人觉得我们不知道丢失了多久的传统剑法不如他们一直传承下来的剑道好,也是有原因的,他肯定不相信有不出世的高人,把真正厉害的一套剑法给保留了下来,认为我练的不过是二三流的东西罢了。

  本来我自己一个人在他们的剑道馆练,又交了额外的学费,他们是抱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可看到我逐渐把快全班同学都发动起来练我们这一门剑法的时候,日本老师还能淡定吗?

  Uw看&正J版6A章J节V%上!酷_匠d网A

  世界上任何角落,都有不同派别的存在,这个派别指的是不同的思想,这个剑道馆一共有两个老师,于是就有两种派别,一个是经济有些困难住在教室的老师,他叫和田老师,另外一个是稍微有些钱,好像剑道方面也比和田老师厉害一些的老师,他叫村上老师。

  和田老师属于保守派,虽然他也不太认为中国现在的剑术能厉害到什么程度,但也没有反对我们在业余时间里学习我们这一派的剑术,而村上老师则属于激进派,他对我们学习中国剑法的行为赶到很愤怒,因为他觉得,一个是中国剑法不如日本的剑道,二个是‘既然你们都是来学日本剑道的,就请不要在日本剑道馆里练习中国剑法’。

  这个事情,我本来以为不会闹得很大,最多是我让其他同学不要再学我这个了,毕竟这是别人的地盘对不对,而且这样做也的确有些太嘲讽了,但是有几个同学,在学了我这个之后,觉得我们门派的剑法比所谓的剑道更加博大精深,也更加有趣,最重要他们觉得自己是中国人,所以更要学中国的剑法,别说日本老师了,我劝都没用,他们硬要跟着我学。

  在村上老师几次三番的警告或者说提醒的情况下,仍有几个同学跟着我在闲暇的时间练中国剑法的时候,村上老师终于爆发了。

  其实和田老师也有来劝过他,说。“不管是中国剑法也好日本剑道也好,大家的目的其实都是一样,而且说到底我们也不过是为了赚点钱,我们教完我们应该教的,孩子们爱练什么你就随便他们练就是了。”

  可是村上老师不听,觉得这就是一种侮辱,最后还兴师动众把我师傅从做棺材的百忙之中叫了过来,让我办理退学手续。我不在了,其他的小伙伴也就没人教中国剑法了。

  期初我师父来了感觉很不解,还以为我又打了谁,连忙数落道我。“我教你练剑是让你锄强扶弱,不是让你拿来欺负人的,老实说,你这次又打谁了?为什么要打?”

  我还没来得急解释,旁边的村上老师就故意咳嗽了一声,过来插话。“是这样的李先生,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我们这里不再方便收留你的孩子学习了,今天叫你来是让你给他办退学手续的,还有之前的学费,我们也会如数退给你。”

  师父一听眼睛都瞪大了,先是瞪了我一眼,然后瞪着那个日本人村上老师。“怎么了?是我家孩子不听话太跳了还是怎么回事?老师,你让我们退学总得给一个理由吧,不然那么多人只退他一个,还不给原因,留下什么童年的阴影是不是就不太好了?”

  村上老师显然是极其不想提这个事情的,但同时又希望师父提出来,大家好谈一谈,于是师父一问完,村上老师就毫无保留的说道。

  “原因?李先生,我们这里是学习剑道的地方,期初我们是看你孩子没地方学习,才允许你们借用我们的场地练习的,但是你孩子把你们的剑法在我们的剑道馆宣传是怎么一回事?我们这里可是学习日本正宗剑道的,而不是学习你们所谓中国传统剑法的地方!”

  师父大概听出了为什么,没有生气,只是呵呵笑道。“所以呢?很抱歉村上先生,原因我还是没有听出来,难道就是因为我家孩子在你这里传播了中国的剑法?如果是这样你也就太小气了一点吧,本来我还是想着让我家孩子来你这学习一些日本的剑道,好回去融会贯通,可你连这点度量都没有,那也罢了,钱退给我们,我们不学了!”

  我本来以为事情就这样算了,哪里知道最后村上忍不住,喝道。“我度量小是因为你们的剑法都是垃圾,如果有我们的剑道一半好,那我随便你怎么传播!”

  然后这句话,直接成为的导火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