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在那粽子身上下了标记,所以不用管那家人住哪,只要找到粽子然后烧掉就行了。可是长沙市可不小,就这么徒步找是肯定不行的,所以我们奢侈了一把包了辆出租车,让开车的师傅按我们指示的去找。

  这种开车的师傅多多少少都有些江湖阅历,无意中回头瞥见了师父手中的罗盘,便马上惊讶的问道。“敢问先生是在抓鬼?”

  师父觉得奇怪以为遇到了内门人,直言不讳说是,接着呢,开车师傅就一搭没一搭的找我师父聊了起来,师父才发现原来是门外汉,不过没有厌烦,也当做一次普通的聊天,只不过很多事情不告诉他就是了,我也算见识到了,虽然很多人都没见过鬼,可是鬼故事说得却是一套一套的,比如这个开车师傅就是。

  言归正传,最后车停在了长沙市西边郊区的一块地,前面不远处就是殡仪馆,看样子他们把粽子给丢这了,可我看到却奇怪,如果是放在殡仪馆里,岂不是说他们准备火化了?可是他们要火化,为什么先前还那样说师父?

  .B最新x章o节上9(酷m匠/网

  我怔怔看向师父,师父解释道。“放在这里不一定要烧掉,不过今天我们来了,他就一定要烧掉。”

  我明白的点点头,殡仪馆里就有焚烧炉,到时候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估计最多半个小时就能搞定,不过我们还是打发走了的士师傅之后,然后直径往殡仪馆走去,可发现,殡仪馆晚上是有保安守夜的。

  我心想这下可坏了,有保安还怎么进去?今天晚上的计划岂不是泡汤了?可是我看师父却不慌张,依旧拉着我朝前走,我也只好跟着看着,看他有什么办法。

  那个看门的保安在门卫室里心不在焉的看着报纸,大老远见我们两个人走来,就立马放下了报纸盯着我俩,这大晚上的一大人带着小孩来殡仪馆是闹哪样?保安能不吓一跳吗?至于白萝卜,此时任然躲在我的怀里,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你们是……是谁?”保安还没等我们走过来,就先发制人的问道。

  师父也不理,呵呵笑了笑,手中变化出几个法印,紧接着一张镇阳符扔了出去贴在那保安的额头上,那保安便和睡着了似得趴在了桌子上,师父回头跟我说。“贴上这符,接下来就好办事了。你以后要记住镇阳符和镇阴符是我们经常要用到的东西,身上要常备,这东西的使用方法很简单,关键是你要懂得怎么写这镇阳符,这次之后回去,我就会教你怎么写了。”

  我有些意外师父忽然提这个,不过自然是高兴的事,师父总喜欢在外出抓鬼的时候,跟我讲一些关于抓鬼的知识,或者介绍一些法宝之类的,在家里则会教我一些经书,不过这些经书师父大多都让我背,并没让我去理解,他跟我说以后我就会懂的,现在背好来就行。这些我都习以为常了。

  我们顺利的进入了殡仪馆,又顺利的找到了棺材,上面还钉着师父打上去的钉子,显然还没人开过棺,也就是说粽子没有出来闹事,事情还没有闹大,只要我们把这尸体一烧就行,最多是明天的报纸上会出现,某家殡仪馆不知什么原因连夜将某人的尸体烧掉的事情罢了,不算大事。

  不过师父总该不会连这棺材一起烧掉吧?如果是这样,他一个人怎么抬得动?如果只是烧尸体的话,师父又没带拔钉子的工具,这该怎么开馆?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师父已经绕着棺材走了几圈,接着在钉钉子的几处拍了拍,那钉子便神奇的自己跳了出来,看得我大呼小叫,还惊醒了怀里的白萝卜,它就从我怀里探出一个脑袋,有些迷糊的打量着我们在干什么。

  接下来就剩下把粽子抗到焚烧炉烧掉了吧?我看着师父,这事情总不该我来做,或者说跟师父出来抓鬼总不该我来做,所以很多时候我都是这么看着师父,一边看着他完成抓鬼的任务,一边听着他给我的讲解。

  不过这次师父却没有多说什么,一脸沉重似乎发现了什么,他双手推开棺材的瞬间,便大惊失色。

  “竟然变成黑毛了?!怎么会变成黑毛?”

  我当时还不懂白毛粽子变成黑毛粽子意味着什么,但也猜出来个大概了,相当于升了一级呗,可是看师父的模样,我知道这肯定很棘手,不是单纯的升一级那么简单。

  还没等我搞清楚该怎么办的时候,场面上又出现了一丝小慌乱,师父打开棺材后,白萝卜恰巧也看到了里面的粽子,只听怪叫一声,我是捉也不捉住,白萝卜从我的怀中跑掉,消失在夜色里,可是还没等我去追白萝卜,就又听到一声怪叫——粽子又诈尸了!

  那粽子毫无征兆的从棺材里跳了出来,我还在想它不是被师父五花大绑还贴了镇阴符吗?怎么还会重新跳起来?可眼下我哪里管那么多,师父已经和那粽子打了起来,又叫我赶紧逃命,不过我没有逃走去找白萝卜,反而转身躲进了旁边的桌子下面开始观战,我相信白萝卜跑掉不会有什么危险,可眼下师父和粽子打起来胜负未分,我怕师父如果不敌了有危险,准备着第一时间冲出来帮师父,哪怕是拼上性命。

  不过我有些低估师父的本事了,虽然是粽子先手偷袭了一下师父,但师父很快就站稳的脚步,那稳健的步法一看就知道起码是练了十年的扎马步,任凭那粽子怎么扑怎么打,师父就是稳稳当当一步一步踩着步法后退,就是不倒!一副老派练家子的风格。

  接着就是师父反击的时刻,我本来以为师父会用赶尸铃什么的,谁知道师父竟然拿出那木盒子来,我一看这怎么打?可是接下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只听师父一念什么咒语,把那木盒子打开,从里面抓住抽出一把剑柄,接着越抽越长越抽越长,直到完完整整抽出一把剑来才算完事。

  我一看,心想这把剑不是当初师父把我从倒沉尸手底下救下来的那把剑吗?原来没有留在爷爷那里,一直都藏在这木盒子里面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