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棺材铺

  棺材铺开的这头几个月,师父一直忙着做棺材,看他熟练的手法就好像做了很多些年似得,我不由疑惑的问道,师父便放下手中的工具回答我,做棺材的手艺是跟着他的师父学的,在以前,我们这一门的道士,是要懂得做棺材的。

  至于为什么我们这一门要学做棺材,具体的师父没跟我说,这几个月忙于这个生计,他最多的话就是让我在他的旁边扎马步,这个时候白萝卜就会趴在石墩上看着我,而我从最初的一两分钟都站不到,站到现在的能坚持最少半个小时,不由的有些小得意,又问师父。

  “我什么时候可以学功夫?”

  “你?”师父看我一眼,笑道。“还早着呢。”

  这些天与师父的朝夕相处,师父似乎对我的天赋不足早就释怀了,也开始把我当成他兄弟的孙子,而不是单纯的徒弟,虽然说每天的任务更多的是扎马步,但也开始给我讲解一些道术学问,虽然我听得不是很懂。

  同样也因为这些天的相处,我发现这个叫做李正狼的男人,有时总是会流露出一种看破红尘的眼神,很像一个得道高僧?我不知道这样形容恰不恰当,我只是不明白那种眼神意味着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叫做李正狼的男人也就是我的师父,不简单。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忽然改行做棺材的原因,老毕这段时间竟然没来我们这里吃饭,虽然他想抢我的白萝卜,但我却没有特别恨他,还有些垂涎他来时带的菜,特别是上次的四川火锅。

  不过没了他,日子照样过,大不了少吃几顿好的嘛。

  正巧这几天,有一家人来要棺材,还提出是否可以把尸体暂时先寄放在我们这的要求。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也不奇怪,我们的棺材铺和其他家的不同,棺材铺直接就是开在老房子里的,而老房子里又堆满了棺材,看起来很像古时候的义庄,也就是专门寄放尸体的地方,买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也不足为奇。

  买家提出这样的要求我不会生气,因为我们这里真的很像放尸体的义庄,不过我是不会同意买家真的把尸体放在我们这的,那样我岂不是得跟尸体睡一个屋檐下了?

  我本来以为师父也会拒绝的,哪知道师父想都没想就点点头,说只要加点钱就好,还提出了是否要看看风水什么的,那家人笑了笑拒绝了,然后没多久就让人抬来了尸体,直接放进师父做的棺材里面。

  更要命的是,因为院子是露天的,怕万一下雨淋湿了棺材,所以棺材惯例都是放在我的房间,这次这具装了尸体的棺材,依旧也是惯例放在我的房间,嗯,就贴在我的床边放着。

  死者是一个七旬的老人,走的时候很安详,还把身前所想的事情都给了解了,遗产也分配的很公平子女没有怨言,于是便在全部子女都到场的情况下,安然的在睡梦中离去。

  这样的人,死后道理是毫无怨言的,应该是可以去好好投胎,根本没有什么留恋。

  可是,等棺材搬进我的房间里,贴着床头放下的时候,白萝卜却冲着棺材竖起了全身的毛发,还一副警惕的样子,似乎看到了什么不祥之物。

  白萝卜可是连百来只鬼和一只五十年道行修为的老鬼甚至是黑白无常都不怕的猫,怎么会对一个刚死的人,有那么大的反应?

  不过这件事情只有我心里清楚,不方便说出来,但是我却可以绕着弯提醒师父,可师父听了不以为然,道。“我们道士就是要跟尸体打交道,现在只是跟一具放了尸体的棺材挨着睡而已,有什么好担心?要知道,我曾经还跟跳尸一起睡过,不用怕的。”

  师父虽然这么说,可我看到白萝卜的样子,依旧不放心,回答道。“要不这样吧师父,您道行深,这棺材就先放您那吧?反正您那也有空的位置…”

  “啧,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耍滑头了?是不是跟老毕那家伙?不管怎么样,今天棺材放你这里是没得商量的事情,连尸体都怕还做什么道士?不如卷铺盖回家跟你爷爷种地好了!”

  说完师父就走了,我知道他不是认真的,就算我最后实在接受不了,不愿意睡在棺材旁边,他也不会赶我走,可是想到我是他唯一的弟子,以后要将他的门派传承下去,连这种情况都不能接受,还怎么传承呢?于是我鼓起勇气,不管怎么样,今天我是睡定了!

  可是一旁的白萝卜却依旧竖着毛发,还用那种眼神提醒着我,我走过去把它抱起,对它说道。“你在害怕什么?这个人才刚刚死而已,你连那个老鬼都不怕,怎么还怕这个?要不,今天晚上你去我师父房间睡觉吧?”

  说完这话我就后悔了,因为我知道白萝卜肯定听得懂,而且我之前还在想,就算最坏的情况还有白萝卜陪着我,可是现在可好,我说完这话,白萝卜二话不说,从我怀里跳出去,跑进了师父的房间。

  这下子,今天晚上可真得我自己一个人了。

  夜已经深了,可是我依旧毫无睡意,把自己蒙在被子里,不断想着身边棺材里的死人和白萝卜为什么那么害怕,就这样想着想着,我本该迷迷糊糊睡着的,可是迷糊之中,我却听到一种奇怪的响声……

  吱呀……

  好像什么东西被推开了一样,而且近在咫尺……

  最|《新Z章o'节¤\上酷as匠网Ll

  我的汗毛一下子就竖起来了,因为我听到这声音,分明就来自我身边的棺材,而且,我已经明显感觉到棺材里不对劲的动静,那种吱呀声还在传来,而这个吱呀声,似乎是推棺材盖的声音!

  难道是诈尸了?变成粽子了?所以,预感到这尸体会诈尸,白萝卜才那么警惕?可是不对啊,如果是这样的话,它为什么又放心我一个人在这里?可是也不对啊,如果不是诈尸,为什么……

  我已经不敢继续联想下去,因为,我听到我感觉到床的震动,里面的那个东西,已经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3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