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神仙姐姐的事情算告一段落了,因为冥冥之中,我觉得这白萝卜就是神仙姐姐的转世,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想念神仙姐姐呢?白萝卜可是天天跟我一起睡的。

  日子似乎又重归平静,期间老毕又来了一次,同样没有空着手,不过带的不是给我的东西,而是一只大公鸡,当天便杀了和我师父好好的喝上了一顿,也是那天我才知道,老毕是我师父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更新最快…上5酷L{匠…网:

  虽然看起来,两人的关系并不像朋友。

  而且这中间有个插曲不得不提,当时老毕正在和师父喝酒,可看到白萝卜走过来准备吃点鸡骨头的时候,忽然双眼都瞪直了,好像发现了什么宝藏,拼命的问我白萝卜是哪里来的,我心中有所顾忌肯定不能告诉他实情,就说白萝卜是自己跑进屋子来的。

  老毕沉吟了一会儿,便开口问我,可不可以把白萝卜送给他,我还没开口拒绝,师父就狐疑问道。“怎么,现在都开始和孩子抢宠物了?”

  老毕不好意思的抓抓头,解释道。“不是,我就是觉得这白猫看得顺眼,加上我那宅子又那么大,自从上次那事之后都没人敢去我那里当佣人,屋子是乱得一团糟,到处是老鼠,所以就想你这白猫干脆送给我得了,免得我再受老鼠迫害是不是。”

  “不行不行,萝卜是我的,你要抓老鼠的猫,自己去买!”我立马抱着白萝卜跑进了屋子里,老毕毕竟是个大人,见我这样也不好再说什么,悻悻抓了抓头发继续和我师父喝了起来。

  我躲在屋子里松了口气,目前虽然不敢肯定白萝卜就是神仙姐姐,但我总有那么一些预感,所以白萝卜不可能送人。

  而这个时候,被我抱在怀里的白萝卜瞪大着眼睛看着我,似乎想跟我说些什么,但张开嘴只有一声喵。

  见到它这个样子,我开心的笑了,说道。“不管你是不是神仙姐姐,我都不会把你送人的,相信我!”

  白萝卜则好像是在回应我一般,喵了一声,又钻进了我的怀里埋起头来,我又咯咯笑了起来。

  当天晚上老毕因为喝醉了就留了下来,不过师父的老房子里就他和我的床,也没其他的房间,无奈,我只好和喝得醉醺醺的老毕一起睡,害怕他忽然睡着睡着就吐我一身,那感觉是十分难受。

  我本来以为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的,第二天老毕就会离开,可是那天晚上我睡得不是很沉,迷迷糊糊中听见身边有一些动静,隐约还听见了猫叫声。

  我立马就被惊醒,睁大眼睛一看——老毕竟然下了床,竟然在抓白萝卜!

  “你个坏蛋,你在干什么!”我跳下床来,立马跑过去推开老毕,老毕因为被发现了没了底气一下子就被我推开,接着我就抱着跳进我怀里的白萝卜,与老毕保持距离恶狠狠的盯着他。

  场面一时间很尴尬,我就这样盯着他,知道他要偷我的白萝卜,而老毕他似乎也意识到了这样做不好,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久,还是老毕先开口说话的。“赵一凡对吧?嘿嘿,一凡啊,你看叔叔上次来的时候还给你带了那么多好吃的东西,你说叔叔好不好?”

  “不好!”

  “喵!”

  我和白萝卜坚定的回答道。

  老毕显得更加尴尬。“一凡啊,你听叔叔说,叔叔觉得你这猫儿真的好,你这样,你把猫儿给叔叔,叔叔下次再带更多的东西给你吃,好不好啊?要乖!”

  “不!”

  “喵!”

  依旧是同样的回答。

  老毕瞬间没了辙,忽然又板起脸来,假装生气的说道。“你这孩子,怎么那么不听话呢?再说小孩子养什么猫啊?好好读书才是!快点,把猫给叔叔!”说罢,老毕还准备上前抢走白萝卜。

  可是我并不惊慌,毕竟这里是我的地盘。

  “你再过来,我就要叫师父了!”

  说完,老毕就蔫了,他本来就是一副死老鬼的样子,此刻更像是又被吸走了精气一般,整个人瞬间老了十几岁,接着他垂头丧气的走出了我的房间,嘴里还说着罢了罢了。

  整个晚上我都是抱着白萝卜坐在床上的,白萝卜也瑟瑟发抖的躲在我的怀里,生怕老毕又进来把白萝卜给抢走,直到天蒙蒙才眯了一会儿,第二天师父起床问我老毕去哪了,我才知道他昨天晚上就走了。

  我没有把这天晚上的事情跟师父说起,但之后每次老毕再来我师父家吃饭喝酒,我总是和白萝卜小心翼翼的躲在房间里,生怕他再次跑过来要抢白萝卜,不过还好老毕很识趣,之后的每次来,最多是远远的看看白萝卜,不再试图接近它,即使是这样,我也花了好些时间才对他放下戒备心。

  我知道他人不坏,只是他和我一样,十分想念神仙姐姐。

  也因为这件事情,似乎让我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某个信念——神仙姐姐就是白萝卜,而且迟早有一天,白萝卜会变成神仙姐姐。

  日子又重归平静,这些日子从老毕和王兄弟那里赚来的钱加起来有一万五,师父手头上也算有些钱了,留下了一部分日常所用的存款,师父终于把自己的老房子装修了一遍,其实也没怎么装修,就是把之前破败的木质大门换了新的,又把院子里打扫了干净,添置了几张新椅子,然后在大门上挂上了匾额——棺材铺。

  师父似乎想通了什么,就这样默默无闻的当一个高人,肯定是赚不到钱的,于是师父尝试捣鼓白事生意,开了个棺材铺,别人来买棺材,还可以顺便给人提提风水的事情,从风水上赚点钱。

  这样子过了几个月,棺材铺的生意逐渐好了起来,我跟师父的生活算是变得有些富裕了,不用单纯依靠给人做法事赚钱了,但难过的是,我的房间平常最少堆着两具棺材,这叫人晚上怎么睡得着?

  但这还不算什么事,最可怕的是有一次,师父竟然把一具装着尸体的棺材放进了我的房间,还叫我睡上一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