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了那么多年道士,我深知虽然我游离在世俗之外,却永远逃脱不了世俗。

  师父道行比我深很多,却也没办法彻底挣脱世俗,所以我一直认为我也不可能。

  也或许,有可能?

  驱赶恶灵的时间就定在一天后的晚上,当天晚上李正狼大叔带上了一面八卦镜,接着由王兄弟的带领下悄悄进入了别墅,而我就跟着师父的屁股后面,开始了这次的副本。

  师父转头对我说。“待会我驱鬼的时候你要睁大眼睛看,如果能记住最好记住我驱鬼的法决,只会念没关系,会念了以后就会用!”

  我用力点点头,师父接着跟着王兄弟走。

  到了别墅二楼王兄弟的妹妹门口,王兄弟给了李正狼一个眼色,接着李正狼侧耳听了听,便伸手去开门。

  朦胧的月光照下,可以看到王兄弟的妹妹正在沉睡,月光下她是一个很可爱的妹子,不过比起神仙姐姐,还差了很远。

  我和王兄弟等在门口,睁大眼睛看,这一夜佣人都放假回家了,我们还和保安打过招呼,所以可以大胆的驱鬼。

  师父的步法很娴熟,悄无声息的走到女子床边,接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符纸,在额头前比划了一下,然后就拍了拍王兄弟的妹妹。

  王兄弟妹妹醒来显得很困惑,师父完全没有给她反应的时间,一张符纸贴在王兄弟妹妹的脑袋上,接着王兄弟妹妹身体的动作忽然停止,声音也没发出来睁大了眼睛直直盯着前方,师父默声念动咒语接着就把带来的八卦镜摆在王兄弟妹妹的面前,只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王兄弟妹妹倒在了床上,师父收了八卦镜。

  我和王兄弟睁大了眼睛看得云里雾里的,当时我特别想问,师父你刚刚念了法决吗?

  李正狼大叔冲我这边笑了笑,说已经搞定了,可没等我们松一口气,八卦镜忽然不安分的震动起来,我从这里隐约看到,在八卦镜里竟然有一个鬼影来回穿梭想逃出八卦镜。

  师父一看不妙,从口袋里又拿出一张符纸,在额头上画了一下贴在了八卦镜上,可是这张符纸非但没有镇住恶鬼,反而还让它逃了出来,只听清脆的一声,八卦镜干脆利落的碎成了无数块。

  有鬼!

  我转头就跑,知道现在还在围观肯定不安全,可是接着又听到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才知道房间的玻璃窗也碎了,那只鬼竟然逃了。

  王兄弟的妹妹醒来后,直接哭成了一个泪人,王兄弟安慰了好一会儿才停下,他妹妹擦着眼泪对师父说。“这段时间我真的很害怕,以为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王兄弟对师父也很感激,他妹妹醒来的那一刻,就知道那鬼是真的跑了妹妹真的回来了,感谢的话不多说,直接从房间里取了一万块钱交给师父,看到王兄弟恭敬的模样,那时连我都觉得连自己都倍儿有面子。

  王兄弟本来说是想亲自送我们回去的,可是师父谢绝了,带着我离开了别墅,可还没走几步,他却又转身回去,我问怎么了,师父回答。

  “那鬼不可能就这样善罢甘休,今天跑了明天肯定还会回来祸害他们,我在他们房子周围暂时布上一道禁制,这样就万无一失了。小子,你记住了,鬼是会记仇的。”

  师父的这话我印象特别深,因为本来师父说好等几天做法事,再把这鬼真正给收了,可没想到事情结束后的第二天,那鬼没有来找他们,反倒是直接来找我们了。

  我不清楚这鬼是怎么找到我们的住址的,就知道她特别聪明,竟然懂得拿我去报复师父。师父说,这鬼少说死了五十年,换句话说这鬼得有五十年的道行修为,能不聪明才怪。

  那天晚上凌晨几点我不清楚,估计应该是阴气最重的十二点左右,我梦到了神仙姐姐有了些尿意,便起床去上厕所。

  师父这栋屋子也下了特殊的禁制,一般的鬼怪是进不来的,不过进不来还是有别的办法可以害人,比如说把人勾引出去。

  我一起床就听到轻微的敲门声,期初没听清楚也不在意,解决了内急之后,就听到这敲门声来自屋子的大门。我心想奇怪,怎么还有人半夜在敲门?于是愣头愣脑的去开门,然后看到穿了一席黑衣还用黑纱遮住面容的女子站在门外。

  “看正“版%v章节上p酷i3匠F;网

  不得不说,我跟鬼有缘,跟女鬼更加有缘。

  不过当时我哪里知道她是鬼,只是不理解而且还十分天真的问道。“大姐姐,你是来找师父的吗?”

  这个黑衣女子摇摇头。“我是来找你的。”

  我就奇怪了,我压根就不认识了她,可是她却好像能洞悉我的心灵一般,告诉我。“我认识你的神仙姐姐。”

  好吧,我承认她说完这一句,我就死心塌地的跟她走了,说实在的我不明白她为什么知道这件事,难道真的能看穿人的心灵?想到这个,不由的脸红了起来,这样说起来心中的小秘密不是早就被她看透了?

  她把我往远离市区的山里带,也奇怪,半路竟然看到一家路边的混沌店,也不知道现在几点竟然还有一大堆人吃得热火朝天的,她停了下来笑着问我吃不吃?

  小孩子都馋啊,而且深夜起来了又饿,哪管什么,连忙点头,黑衣女子就帮我要了一碗馄饨,可是那馄饨端到我的面前时,我却闻到一股恶臭,那臭味我已经十分熟悉,恍然大悟,这不就是鬼气吗?

  “你怎么不吃了?”

  那女子又笑着问我道,这会儿我再看向她,分明能从黑纱后面看到她全部腐烂了的脸,这碗馄饨还能吃?

  可是,我又不敢跟她说,‘老子已经识破了一切’,只好继续装疯卖傻道。“姐姐,我忽然又不饿了…姐姐,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

  这女子也不起疑,笑着回答。“姐姐带你过桥。”

  这会儿又听有人喊道。“各位大爷大妈,吃饱赶紧上路,过时不候!”

  我心说糟糕,这桥是他娘的奈何桥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