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狼大叔因为性格的问题,吃不了走江湖人的这碗饭,比如说老毕这个盗墓贼,虽然是朋友,但李正狼就是不愿意与他有过多的接触,倒是老毕特别喜欢往我们这钻。

  然而凡尘俗子,又因为李正狼的招牌不够响,江湖上的人脉又少宣传不开,所以才落得如今,得去乡下给娃娃看病的处境。这是一种恶性循环。

  好说歹说,那些假道士给有钱人做场法事,收入至少是五位数,有真凭实学的李正狼同志凭什么赚不到这钱?

  于是我就想,跟李正狼大叔说,干脆和老毕合伙算了,李正狼却骂我,你个小孩子家家懂什么,扎你的马步去!

  虽然出现了这个小插曲,但我接下来的生活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还是以为日子也就是这样一直过下去,然后直到我回到老家。

  可是没想到,过了几天之后又来了个人登门造访,这会儿可不是老子头了,而是一身西装革履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见到李正狼后很尊敬,恭敬的说了声。“大师好。”

  李正狼有些疑惑。“请问你有何贵干?”

  年轻人解释了一下,师父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这个年轻人的妹妹,前段时间外出旅游回来之后,整个人就变了,虽然表面看上去还是一样的人,可是年轻人却发现,他妹妹的很多言行举止都和以前不一样,有时候感觉,好像是某个陌生的人在强装他的妹妹。

  年轻人曾经偷过妹妹的头发去做DNA检查,发现是他妹妹没错,本来不该担心的,可是年轻人越发觉得妹妹不是以前那个妹妹,想来想去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正巧前几天到乡下散心的时候,和一个老人诉苦,那个老人把李正狼大叔介绍了给他,年轻人便慕名而来。

  一切都是有因果的,我一直牢记这句话。

  李正狼听完之后,默默点了点头。“这位小兄弟,敢问你贵姓?”

  “大师不必客气,小弟我免贵姓王。”

  “那么王兄弟,请带路吧。”

  我准备和师父整装出发,奇怪的是师父什么都没有带,直接带着我就跟着这个王兄弟走了。

  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来,那天在森林里救我的时候,李正狼大叔曾经拿出一把剑,离开爷爷村子的时候好像没有见他带出来,难道放在爷爷那里了吗?

  这个王兄弟看起来很有钱,在李正狼大叔门外停了辆奔驰车,把我们两个请上车之后,就火烧火燎的往长沙市赶,奔驰车开进了当时长沙市某知名的别墅小区中,在某栋别墅门口停下,便把我和师父请了进去。

  其实李正狼大叔还是有些古板的,进了门看到被拖得都反光的地板,便准备要拖鞋,可是王兄弟笑了笑说直接进去就好,有那么一些小尴尬。

  也很奇怪,我们并没有偷偷摸摸的去看王兄弟的妹妹,反而在客厅等了一会儿,佣人送来两杯茶,接着王兄弟便把他妹妹叫了过来。

  这个王兄弟是搞股票的,发了点小财,早年丧父,家里全靠他一个人,因此现在虽然母亲还在,但王兄弟早就是一家之主的地位,大小事都由他做主,这个妹妹看起也就二十来岁,对王兄弟是唯命是从,表面真看不出一点端倪。

  李正狼看了几眼王兄弟的妹妹,笑着摇了摇头。“王兄弟,你的妹妹没什么大碍,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

  王兄弟显然一愣,紧接着又说要送我们回去,李正狼大叔没有拒绝,坐上他的奔驰车返回的路上,李正狼大叔却主动开口。“王兄弟,有几句话我当讲不当讲?”

  王兄弟显然就料到这个情况,慢慢的把车停在路边,从后视镜里看着李正狼。“大师,你说吧,这个到底是不是我妹妹。”

  李正狼大叔叹了口气,道。“的确是你妹妹,可是又不是你妹妹。”

  “为什么这么说?”

  “这个身体的确是你妹妹的身体,但是里面的魂却早已不是了……”

  听到这个,王兄弟身体抖了一下,我也感觉到不可思议,竖起耳朵仔细听。

  王兄弟惊讶的问。“怎么可能,世上真的有这样的事情?”

  “我只管说只管做,王兄弟愿不愿意听愿不愿意做,都是王兄弟的选择。”李正狼大叔的性格便是如此,也正是如此,丢掉了很多凡尘俗子的生意。

  不过话说回来,道士沦落到现在要出卖手艺为生,是不是一种悲哀呢?

  只考虑了一会儿,王兄弟还是选择听我师父的话。

  师父的话大概是这个意思,王兄弟的妹妹可能是在去旅游的时候,遇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也就是让孤魂野鬼进入了身体里面,接着这个孤魂野鬼强行抢了王兄弟妹妹的身体,使得王兄弟妹妹的灵魂处于沉睡之中,而控制身体的却是那个孤魂野鬼。

  也就是说,外表虽然是同一个人,但真正的本质却早已被替换。

  如果不尽早把这种占据身体的恶鬼驱逐走,王兄弟的妹妹迟早会死于非命,因为这种恶鬼的心理都很不平衡,又害怕哪天身体原本主人的魂把他挤走,所以指不定哪天觉得在王兄弟妹妹的身体里活腻歪了,就拉着她去跳楼一起死共赴黄泉也不一定。

  毕竟黄泉路上多寂寞。

  想要驱赶这种占据他人灵魂对师父来说其实很简单,但就看王兄弟配不配合了。

  王兄弟听完,虽然有些狐疑,但问了问师父驱赶恶灵的方式之后,想了想也没有多做什么考虑了。

  最后,谈到钱的问题。

  PL酷匠x$网唯J%一正DA版,@◇其他◎都p是l盗《$版p

  师父说。“驱赶恶灵不是什么大事,一万块就行了。”

  王兄弟说。“没问题,但我得在事成三天内确定我妹妹是不是真的回来了,然后再给你钱。”

  放在农村,请一个道士驱鬼,哪还有那么多名堂?师父当时也是很犹豫,不过最后可能考虑到为我买奶粉,还是答应了。

  “那到时候望王兄弟能将说定的佣金,亲自送到府上。”

  “没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