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不用解释,我都知道。”李正狼大叔终究还是笑了出来,我感觉十分丢人,接着他说。“这幅画得烧掉,道行实在太深了,连你这种对鬼气那么敏感的人都能迷惑,真是邪物!邪物!”

  “师父,能……”

  我想向李正狼大叔求饶的,可是却被李正狼大叔狠狠瞪了一眼,接着李正狼大叔拿出挂在衣柜里的画卷,上面画着的就是神仙姐姐的模样。

  神仙姐姐就算在画卷上也十分好看,我不明白李正狼大叔究竟是不是一个冷血动物,他都没有多看一眼,就将几张符纸贴在了画卷上,接着咒语一念,火光大作把神仙姐姐给烧掉了,那一时候我好像听到了神仙姐姐的尖叫,又好像听到她对我说再见,我记不清了。

  神仙姐姐的画卷被烧掉之后,李正狼大叔把老毕额头上的符纸给取了下来,老毕的精神气看起来好了很多,可是眼神里却多了一份失落,他被镇住的时候,似乎也看得到李正狼大叔把神仙姐姐的画卷给烧掉。

  当时看到神仙姐姐的画卷烧没了,我十分不争气的哭了出来,李正狼看到我这个样子,没好气的道。“那是邪物哭什么哭?瞧你那出息!”接着他话锋一转,又说。“画卷虽然烧了,但里头的女鬼那么多年也没做什么大恶之事,也自然可以投胎转世,我说你现在才八岁,没准运气好,十八年后还能见到那个转世的女鬼呢?那个时候,哼哼!”

  李正狼大叔对我意味深长的笑着,不光是我惊讶,老毕也睁大了眼睛问道。“正狼,你此话当真?”

  没想到李正狼大叔回头狠狠瞪了老毕一眼。“当什么真?瞧瞧你那样子,你以为画卷烧了你就好过了?”

  “不是有舍利子压制住我身体的鬼气吗?”老毕没有底气的回答。

  李正狼叹了口气,解释道。“搞错了,这舍利子是鬼和尚圆寂留下的,那庙也是座鬼庙!不过你放心,我现在已经将你吃下的那颗舍利子弄出了。”

  难怪说老毕吃了舍利子之后,身上的鬼气变得更加浓重了呢。

  李正狼大叔又说。“幸好你戴了几年前你跟那老和尚求的护身符,佛光普照指引你迷津让你离开了画卷来找我,不然你怎么死都不知道!不过这一段时间你最好哪都不要去,好好的给我待在这个宅子里,你的命还没保全呢!”

  老毕对李正狼大叔的话是惟命是从,看来之前的事情,应该是老毕被疑惑了才做出来的。

  最C‘新章&?节G上酷T匠^网F

  老毕足足三七二十一天才敢走出宅子,李正狼大叔这些天里拿了本道家经书给他念,教他由内向外驱逐鬼气,还买了许多狗肉给他大补精气。

  鬼气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它在人的身体里挥之不散长期据留,那样会使人体阴阳失调,让人看起来不男不女阴阳怪气。如果这个人的精气不足,那么鬼气就会对人体进行实质的伤害了。

  不过一般来说,导致鬼气入侵人体,同时还伴随着一个鬼怪对人进行伤害,比如说这画中鬼就是吸食人的精气,往往鬼气还没有让人体阴阳失调的时候,就会因为被吸光精气而死。

  画中鬼虽然阴险,但神仙姐姐却没有对我有半点不利,因为我进到画中至少有十多分钟,那么充裕的时间,神仙姐姐竟然没有吸食我半点精气。

  我解释不出为什么,后面翻阅了李正狼大叔交给我的经书,又回想他对我说‘没准神仙姐姐投胎后我们还会相遇’的话,我觉得这应该叫做‘缘’。

  被吸食精气的表现之一,就是快速变老。老毕最后虽然保住了一条性命,但三十岁还没到的年纪,外貌却永远保持为一个干瘦老人的模样,这下真的连老婆都找不到了。后来也因为这模样,大家逐渐不叫他老毕了,改叫他老鬼。只有我和李正狼大叔一直这么叫他。

  李正狼大叔居住在湖南长沙市的某个郊区,老毕的事情搞定之后,他便带着我返回了长沙,可是没想到,我们刚到长沙还没几天,老毕又突然找上门来。

  李正狼大叔住在长沙的郊区,是家里留下的老房子,两个老人已经不在了,只有李正狼大叔一个人孤独的生活。

  李正狼大叔的日子过得很贫苦,我初来的时候看见,偌大的院子里空无一物,只有长满青苔的青石板,进了堂屋之后,更是可怜的家徒四壁,只剩下墙上挂着的三清老祖,和前面摆放香炉用的老旧桌子。

  李正狼大叔给了我一个房间,房间里的床竟然是那种十分古老的门板床,被子也要重新买,而且买的时候李正狼还舍不得,调便宜的。真是小气。

  不过不要误会,我并不是嫌弃李正狼大叔家里太穷了,只是单纯的进行客观描述罢了。

  从此我便开始跟李正狼大叔过着同吃不同睡的生活,我本来以为像李正狼大叔这样的能人,每天肯定会对我进行艰苦的训练,结果是什么都没有,只是每天吃着粗茶淡饭然后睡觉,好像敷衍着生活一般。

  过了几天,老毕突然造访,终于让这里有了一点生气。

  李正狼大叔看见老毕几乎是跟着我们后面来的长沙,还专门来找自己,显得十分疑惑,问道。“你又惹什么麻烦了?”

  老毕双手提着满满的礼物,笑嘻嘻的放在地上。“没事,就是来看看你。”

  “才几天不见有什么好看的?怎么,难道你是想让我帮你找那个画中鬼投没投胎,又投到了哪家?那你就滚远点,门都没有。”李正狼大叔说话丝毫不客气,和我爷爷说话时截然相反。

  老毕抓了抓头,摆摆手说。“没有没有,等那女娃子十八了,我都半截入土了,不合适。”

  李正狼大叔说得画中鬼就是神仙姐姐,其实就算老毕不想,我也十分想知道神仙姐姐是不是安然投胎了,又投胎去了哪。不过我一直没敢直接问李正狼大叔,只能在心中默默发誓,一定得跟李正狼大叔好好学习,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找到神仙姐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