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狼大叔奇怪了。“那你来干嘛?”

  老毕没回答,先回身把房门给关上,接着神秘兮兮的拿出一张现代地图,指着其中一个点。“我那副画卷就是从这里拿出来的。我走的时候匆忙,很多东西都没带上,不过里面也是凶险万分,只有我一个人办不成这个事,正狼大哥要不你看,咱俩合伙干算了,免得空有了你一身本事。”

  “别叫我大哥,你得叫我叔叔!”李正狼大叔没给老毕好脸色看,反问道。“你见过哪个道士是下墓的?别拿你那些歪门邪道来祸害我,叫我祭祀做法还行,不然就滚蛋。”

  老毕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看了看房间的四周,岔开了话题。“正狼叔叔,你说你这房子多久没翻新了?”

  我听到老毕真的改口叫李正狼大叔叔叔,忍不住笑了出来,李正狼大叔回首瞪了我一眼,然后回答老毕。“怎么?你打算给我钱翻新?”

  老毕嘿嘿一笑。“叔叔你也是明白人,知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现在政府不宣传封建迷信,去那山里当正规道士又得有关系,不然别人还不信,叔叔有多久没开荤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咯。”

  李正狼啧了一声。“说起来,上次救你还没给我钱呢,这次是送钱来的吗?”

  老毕很爽快,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一沓钱,数也没数双手奉上。“叔叔,这是三万块,您请笑纳。”

  李正狼皱了皱眉。“你那个问题不是什么大问题,又念在你是朋友的份上给你打个折扣,我拿五千块。”接着李正狼大叔信手捏来,不多不少从这里面正好取了五千出来。

  见李正狼大叔拿了钱,老毕又露出笑容。“正狼叔叔,您如今要带着小娃子,五千块钱可用不久吧?我猜最多坚持一年?”

  当时人民币很值钱,五千块钱凑合一点一年是没什么大问题了。

  李正狼大叔明白老毕要说什么。“我这一年里肯定能找到活干,这个就不劳烦你操心了。如果没什么事,你就请回吧。”

  老毕也是明白人,见李正狼大叔都下逐客令了,也不多说作了个揖便直接走了,李正狼大叔这时看了看他留在地上的礼物,忽然对我说道。“老毕对你印象不错,这些东西都是买给你的。”

  老毕买的东西都是一些小孩子吃的,但其中零食不多,倒是罐头奶粉有许多,那在当时也算得上高级玩意,也正是因为老毕买的这些奶粉,引起了李正狼大叔的重视,导致他会在我喝完这些奶粉的时候,会重新帮我买一些,一直到我十六岁为止。

  这些奶粉,直接导致了我日后一米八一的身高,加上从父母遗传下来帅气的容貌,让我成为了一个大帅比,读书的时候恨不得受到全校女生的喜爱。也造就了我放荡不羁敢爱敢恨敢的性格。

  不过我从来就是个宁缺毋滥的人,同时也因为经历了神仙姐姐画卷的事件,神仙姐姐永远的在我心底占据了一个重要的位置,很长一段时间都容不下别人。直到之后的某件事。

  我想起来,李正狼大叔曾经对我说过,如果不是欠着我爷爷情,是不可能收我为徒的。

  原因?因为我资质太差,又笨得一塌糊涂,李正狼大叔一眼就看了出来,神仙姐姐的事件也体现了出来,所以一开始他不想收我为徒,是怕他这一门会断送在我的手上。

  我并没有反驳,八岁的年纪却十分老练的以沉默对待。

  同时我也明白自己不光资质差又笨,并且还十分的怕鬼,除了对鬼气有些敏感以外,根本不适合当道士,可是如今我是李正狼大叔唯一的徒弟,我绝不能让这一门这一脉就断送在我的手里!哪怕不能发扬光大,我也要完完整整的传给我的徒弟!

  我在心中默默发誓,这也是日后,我努力修行的原因之一。

  我记得我有问过李正狼大叔,我们这一门叫什么门派,李正狼想了想,随意的回答。“总之和那个正一道能扯得上关系,具体叫什么我忘记了……不过江湖上的朋友送了我个称号,叫‘在家道士’。现在这也算我们这一门的门号了。”

  后来,我继承了李正狼大叔的称号。

  所谓在家道士,就是指可以在家修行的道士,不过这个在家也有另外一层意思,另外一层意思指的是红尘俗世。所以在家道士是可以娶妻生子的。

  不过直到最后,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李正狼大叔没有妻子,也没有留下子嗣。

  老毕离开之后,李正狼大叔便开始教我东西,不过竟然是从扎马步开始,李正狼大叔说,我们虽然是道士,但俗家功夫也得练好。

  "最~新章Z.节…}上Z酷t匠t#网

  就这样练了几天,我以为我这一年就会这样在扎马步中度过,然后返回老家跟着爷爷生活一年,再回到李正狼的身边,可是没想到,某天大概中午的时候,老房子的大门被人敲开了。

  李正狼大叔叫我去开门,来者竟然是一个走路都不稳的老头,我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他也有些惊讶的看着我,没想到开门的竟然是一个小孩子。

  “这位老人家,你有何贵干?”李正狼大叔走了出来。

  老人家见到李正狼大叔来了,明白似得点点头,接着忽然哽咽着说。“我孙儿发高烧怎么都褪不了,医院的人都说没救了,我打听到这里有个高人,所以想请他出面帮帮忙,敢问你就是那个高人吗?”

  于是我和李正狼大叔去了趟下乡,李正狼大叔看了看,只是略施小计就把那孩子的烧给褪了,老人家看到孙儿没事眼泪都出来了,拿着干巴巴的几十块钱要给李正狼,李正狼笑着摇摇头拒绝了。

  李正狼大叔也就是我的师父虽然厉害,但总有一种被埋没的感觉,这也是他为什么生活的那么贫苦的原因,不然像他这样的人,随便给个土豪治病,还不得分分钟那个百来十万的?

  关键是门路不行,加上自身性格又有些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