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来不及思考,凭着感觉朝前跑然后拐进走廊的转角,身后是老毕沉重的脚步声,虽然步伐不快,可一下一下就像我紧张跳动的心脏一般。最后我慌不择路跑进了一个死胡同,眼前只有一道门。

  我想都没想,直接打开门紧接着反锁好,这个房间看起来是一个卧室,中间有一个大大高高的床,东西乱七八糟丢了一地,我知道这门对老毕肯定没用,便在房间里来回扫了一圈,毫不犹豫的躲进了旁边的大衣柜里,碰的一声关上了衣柜的门。

  衣柜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我自己大大的喘气声,不过我马上又克制住自己的呼吸,因为我知道如果喘气太大,老毕肯定能找到我。

  当然,我其实还是不确定,我躲在柜子里,老毕会不会发现我,但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我得在这里面坚持到李正狼大叔来才行!

  突然,门口传来一声巨大的响声,我知道那是老毕开始撞门的声音,而且听声音,他竟然在用自己的身体撞击红木门板,我想他一定是疯了。

  又是一声巨大的撞击声,我感觉我的柜子都跟着摇晃起来,吓得我拼命捂住耳朵不去听这个声音,但是震动持续传来,好像有无数双手从外面摇衣柜一样,我拼命忍住不让自己尖叫,那个时候我才八岁,被一个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控制了的成年人发疯的追赶,那种恐惧可想而知。

  砰地一声,门板应声落地重重的砸在地上,我一下子就懵了,虽然早就料到老毕会闯进来,可是没想到他那么快,这下子不光是耳朵都捂住了,连眼睛我也跟着闭上了。

  可是奇怪的事情是,老毕把门撞坏之后,却没有任何动静,我起先是提心吊胆等着老毕的动作,可是逐渐我感觉到奇怪,然后慢慢睁开眼睛从黑暗中往前方看去,虽然什么都看不到,可突然我发现,我身边的臭味变得异常浓重了起来。

  难道老毕现在就在衣柜外面?

  想到这个,我浑身不寒而栗,紧紧往衣柜后面靠去,同时用鼻子悄悄的用力吸了口一气,却忽然发现,这气味是来自后面的!

  我不明白,我身后明明已经没有退路了,能感觉到自己靠的地方是一个平面,而且我进来的时候清楚的记得,衣柜是靠着墙壁放的,老毕不可能绕到后面去!也没必要绕过去!

  我的呼吸突然变粗,我不明白为什么那种臭味会从身后传来,那种未知的恐惧使我紧张的往后慢慢转头,同时心脏跳动的速度已经到达了极限,等我转头看向后面的时候,忽然想起来我身处黑暗的衣柜中,眼前也是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

  奇怪?我转头后只能看到一片黑暗,也没有感觉到明显的危险,只能闻到前面一阵一阵强烈的臭味袭来,正当我在思考这是为什么的时候,忽然感觉天旋地转,一下子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次清醒的时候,蓦然发现,我竟然身处一处豪华的古代殿堂,不知道是什么朝代的,总感觉和电视里看到的很相似却有那么一点不同,殿堂里被奇异的光芒和雾气包围着,两边都是青铜烛台,好像回到了古代一般。

  “公子,你终于醒来了。”

  一个好听的女声忽然传来,我往那边望去,发现是一个穿着古装的绝美女子正对我说话,她坐在案后抚着古琴,见我转过头来的时候,宛然一笑。

  “公子,我先弹奏一曲献给你吧。”

  更lu新最√s快j上@U酷.G匠x网

  女子轻轻拨动琴弦,优美、荡气回肠的琴声传来,当时的感觉很奇怪,我听不出是什么调调,可是却感觉这声音是极其好听令人舒适的,于是我慢慢靠近了女子,坐在了她的腿上。

  我当时才八岁,站起估计也只有女子腰那么高,我坐在她的腿上,抬头痴痴的望着她犹如画出来的精美脸庞,她对我露出一个形容不出只感觉十分好看又带着羞怯的笑容,那一刻好像我的心中有什么东西被融化了,虽然我当时对情爱之类的一窍不通,可是当时只有一种感觉,就是想永远的待在她的身边,注视着她这美丽的笑容。恩,另外还有一种想尿尿的感觉。

  “公子,你累了吧?”

  女子轻轻摸着我的头发,我自然的靠在她的酥胸上,那种柔软的感觉我至今都难以忘怀,接着,她做出了一个当时我不能理解的动作——她低下头轻轻的咬住我的嘴唇,同时舌头探了进来,我当时有些害怕但又有些向往,尿尿的感觉更加强烈,紧接着不由自主的,我伸出舌头,被她一下子含住,浑身一个激灵抱紧了她

  她发出轻盈的喘气声,我的手不由自主的伸进她的衣服里,抓住那当时我双手都抓不完的玉兔,感到敏感部位被抓住,她娇喘一口气扑在我的脸上,而我却闻到一股恶臭!

  我皱了皱眉头,问她今天有没有刷牙,她脸色都没有变,跟我说有,接着又忘我与我缠绵起来。

  后来想起来,那股恶臭应该就是鬼气了,不过也奇怪,当时我才八岁怎么会有那么多想法?难道是男人的本性?

  之后我虽然知道她是鬼,可是与她待在一起的感觉,很温暖很放松很舒服,所以我到现在提起她,还是会叫她神仙姐姐,同时这一刻,我似乎也有那么一丝理解老毕的感受了,哪怕他不是被控制做出这样的事情,我觉得也是很正常的。

  我跟神仙姐姐并没有进行更进一步的动作,最后一刻她眼神迷离的望了我一眼,紧接着,我感觉我好像穿越了时空裂缝一样,被人拖了出来把我扔在床上。

  我摔在床上已经完全清醒,可是裤子却湿了一片,一看是李正狼大叔把我丢在床上的,同时李正狼大叔又用那种不怀好意又想笑又想骂我的表情看着我,此时老毕已经被李正狼大叔制服,头上重新贴了一张镇阳符,就站在旁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