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狼兄弟啊,我孙子现在好了,你也是时候走了。”爷爷像是感叹的说道。

  李正狼皱了皱眉,觉得爷爷话中有话。“兄弟,我也的确是时候走了,你就别再挽留了!”

  爷爷呵呵冷笑,意味深长的摸了摸胡子。“这次我就不留你了…不过正狼兄弟啊,我答是答应借给你孙子帮你打掩护,可你却把我孙子吓得半死,我估计我孙子现在虽然是好了,但日后日子过的恐怕不安宁吧,你觉着他还能睡上一次好觉?”

  李正狼,明白我爷爷什么意思,只好坦诚相见。“哥哥,我可不能随便乱收徒,我这一行也是有规矩的。”

  “规矩?以前我们扛枪打仗的时候,为了救你,我把那个排长崩了的时候,讲过规矩吗?”

  听到爷爷这话李正狼明显愣了愣,又想着法子推脱。“哎,也罢我就还了你这人情债收了你这孙子,可是你孙子现在不是还小,连字都认不全几个,我怎么教他?要不这样,再等几年……”

  爷爷摆摆手。“没关系,就让他先跟着你出去见见世面,一年之后你再把他带回来,我让他在学校学习一年,然后你再把他带走教个一年,如此循环即可……不过收徒,不都是师父一手包办包括读书这一类事情吗……”

  李正狼连忙道。“算了吧哥哥,你孙子现在还是太小了,全部负责得累死我,就按你说的我带一年,然后送回来学一年的办法,等日后大了再全程跟着我……小子,还不快去收拾东西,我们要走了。”

  其实李正狼压根就没想过收我这个徒弟,但念旧情,李正狼也只好先答应了再说。

  当时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可是随着爷爷的催促,我才明白我马上就要离开自己唯一的亲人了。

  当时我才八岁,爷爷平时的样子虽然很凶很怪,可是有什么东西总留给我吃,要是我被村子里哪条狗追了,他也会拿起拐杖把我护在身后,特别是我有记忆来的这几年,是爷爷一手把我养大的,我当场就扑在爷爷怀里哭得不成样子,不想离开爷爷。

  爷爷把我抱了起来,第一次对我露出慈眉目善的样子,笑呵呵的跟我说。“一凡啊,不是爷爷不要你,只是不想让你重蹈你父母的覆辙……哎,你现在不懂,但你要听爷爷的话,乖乖跟正狼叔叔走,以后你就会明白的。”

  我当时的确不懂爷爷的话,可我明白爷爷让我跟着李正狼大叔走,肯定是为了我好。

  想明白之后,我擦干了眼泪,很坚强的回屋收拾衣服准备离开,可是李正狼大叔显然已经等不及了,直接抱起我。

  “小子,衣服等咱到了城里重新买就行!兄弟,我就先行一步了!”

  我父母的死不是那么简单的,爷爷总板着脸不对我笑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一切都有因果。

  李正狼大叔连夜叫了一辆摩托车,赶到县城后又带着我搭了夜班车回到市,马上又坐上火车,马不停蹄的带着我往某个地方赶。同时,我发现他走时身上还多了一样东西。

  李正狼大叔是个道士,我拜他为师自然也是道士,然而道士是分门派的,每个门派的规矩又彼此不同,他这一门的老祖宗定下的规矩是,这个门派只能一脉相传,简单说李正狼一辈子只能收一个徒弟,我以后也只能收一个徒弟,不然就犯了忌讳。

  李正狼大叔是湖南人,湖南人是最怕忌讳的,哪怕只是口头上的玩笑‘去死’,都是说不得的。不过之后的事情让我明白,老祖宗留下来的规定,可不是忌讳那么简单。

  连续坐了差不多半天的火车,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当时我年纪小,认不得火车站那三个大字,而李正狼大叔却像是在跟我介绍一般自言自语道。

  “广东,我们到了。”

  李正狼大叔没有停留,马上带着我又是一路飞奔,在广州郊区某处宅子停下。

  没有对我进行多余的解释,李正狼直接进了门,早就在宅子里等着的佣人,见我们一到开心的不得了,很是恭敬的给我和李正狼大叔带路。

  这座宅子看起来有一些年头了,估摸地皮都有三四百平方米,不过当时是2003年,房价还没贵得那么离谱,宅子在又在郊区,买得起这种宅子的人也不算稀奇。不过对于当时第一次离开农村的我来说,已经足够吃惊好一会儿的了。

  佣人把我们带到一处偏僻位置的房门前,告诉我们人在这之后,像逃瘟一样转身离开。

  李正狼大叔等她走远了,便上前打开门,我看到一个人影靠在房间中间的靠椅上,好像在休息显得十分疲惫,等李正狼大叔打开房间的灯,我才看到那是一个老人,他的精神很不好,眼窝深深陷了进去,见到灯亮起的时候身体还颤抖了一下,明显很害怕光,同时他身上散发出恶臭,不禁让我捏住了鼻子。

  李正狼见到我捏鼻子的动作,有些吃惊。“你的嗅觉还不错,平常人可闻不到这味道。”

  我当时没弄明白李正狼的意思,后来才明白,那种臭味叫做鬼气。我嗅觉对鬼气的灵敏,比一般人要强上许多倍,这算是我的天赋吧。

  李正狼走上前问那个老人的话。“你感觉如何?”

  老人发出轻微的呻吟,似乎费了很大的力气去回答。“还行……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等不到你了……”

  李正狼摇摇头,把身上那样东西拿了出来,我看见是一个刷了金漆的小盒子,看起来有一些年头了,李正狼把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三颗白色像小石子的东西。

  李正狼拿出其中一颗,交给了老人。“吃了吧,不过这个办法只能保住你一时,你身上的精气大部分都被吸食走了,鬼气又挥之不散,终究在劫难逃。”

  I酷匠"网nB正版◇首√发●&

  “舍利子……”老人抓住小石子,双眼似乎放出精光,接着一口吞下,然后整个人好像松了口气一般,气色似乎也没刚刚那么差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