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爷爷说,那是一个正夏,大中午刚吃完饭,同村的王大石就带着他的儿子去水库里洗澡,于是父子二人一去不复返,双双淹死在水库里。

  中午没人去水库,是直到下午,王大石的妻子看到去水库耍的人都回来了,就是不见他们爷俩,才意识到事情不好,叫上其他人开始找的。

  一般淹死的人,最后尸体会背朝天浮在水面上,等着其他人来打捞,可是这个水库却非常奇怪,在水下似乎有一股暗流,大家伙找了一下午,最后发现王大石父子的尸体竟然被暗流带到离岸边很近的水底,而且暗流还奇异的让他们尸体,头朝下倒立插在水底的泥土里!

  ;◎看7k正☆版B章J}节)上xr酷e匠ec网√c

  这水库的水十分清澈,从岸上就能看到水底,王大石父子死后尸体就一直那样倒立插在水底,如果不是阴天,从岸边路过就能看见他们的尸体,那感觉是格外的瘆人。

  那个时候是改革开放初期,事发地点又是在这样一个穷乡僻壤的水库里,村支书想要打捞王大石父子的尸体,是有心无力,王大石的老婆见自己丈夫儿子死了不说,尸体还没办法安葬,在水库旁哭了七天七夜,在第八天早上的时候,村支书没在岸边找到王大石老婆的身影,却发现她的尸体出现在王大石父子的尸体旁边,头朝下跟着倒立着插在了水底!

  而且更吓人的是,王大石老婆的头没有完全插进水底的泥土里,脸还是对着岸边的,只要往水底看去,就好像王大石的老婆在死死瞪着你一样!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当时周围几个村子的人几乎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吓得愣是没人敢独自来水库,更别说继续下水游泳了。

  水库水太深了,没有优秀的潜水设备不可能对尸体进行打捞,而水库又是用来防洪的,不可以在不合适的时间泄了水清理尸体,当时的人又迷信又恐惧,最后村大队商量决定先暂时封了水库,等来年泄水的时候到了再说。

  来年的春季雨下个不停,泄水的时间被推迟了,转眼又到了春季一个重要的节日,端午节。

  这个节日大家都耳熟能详,大部分地方的风俗又不一样,爷爷的村子里每当到端午节的时候,都要按照村子留下的古训往河里投粽子,村子原本的那条河被修成了水库,无奈风俗就只好改成往水库里投粽子了。

  往年都是如此,可今年水库因为死了人被封,看来得断一年,而且端午节的前几天,村支书怕出邪门的事,还专门跟村民提过这件事,说今年的端午节习俗撤了算了,明年再说。

  本来,大部分人也因为忌讳同意了,说来年多投一些就是了,可是有一家却不愿意,男人嘴上不说什么,端午节那天,却偷偷的带着老婆去水库投粽子。

  那男人是以前知识分子下乡留在村子里面的读书人,可能读了些书胆子也大,说生老病死是人的自然规律,觉得村支书因为死了一两个人没办法打捞上来就封了水库有些兴师动众了,又想着自己只是去投了粽子完成每年的礼节,能出什么事情?

  可是没想到,端午节当天就出事了。

  具体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就知道那天阴沉着天没下雨,那两口子去投粽子留下了小女儿看家,可是小女儿等到天黑也没等回来父母,饿了便跑去隔壁的大伯家,大伯奇怪问清楚了小女儿是怎么回事,小女子说爸爸妈妈都去投粽子了,才知道可能出事了,急急忙忙跟村大队反应了情况,村支书当即决定,马上组织村民带上了火把家伙,跑去水库找人。

  果然,一去就在那水库边上发现了他们。

  当时是阴天没有下雨,他们两人跪在岸边浑身湿淋淋的,好像刚刚下了水,跪下的同时还朝着水库不停的磕头,找到他们的时候,两口子的头都已经磕出血了可还是没停下,大家伙拿着火把连忙上去拉人起来,可拉了几下就是没拉起来,那两口子还在磕。

  小女儿看到这一幕直接吓哭了,有经验的老人说打他们两嘴巴没准就醒了,村支书上去照做,果然两嘴巴下去那两口子就醒了过来,可是愣了一下,两口子从地上爬起来就推开众人,疯疯癫癫嘻嘻哈哈的跑回了村子,从此成了一对疯子。

  爷爷这个故事还是和同村老人闲聊时,我听到的,我记得当时爷爷还专门问过我,问我信不信,我没有回答,因为不敢去想。

  爷爷又补充,那两口子之所以疯掉,其实是被变成水鬼王大石一家吓傻的。不过那两口子被吓傻还算命大,因为水库水底有一股暗流压住了变成水鬼的王大石一家,因此他们变成水鬼后没办法离开水库,只能吓吓那两口子。

  还幸好当时众人来的及时,不然任由那两口子再磕会儿,恐怕也要当场磕死。

  后来,等到泄水的时候到了,大家想把水库的水放完,然后好好的安葬王大石一家,可却再也找不到他们的尸体。

  大家认为这事太邪门了,连夜赶去隔壁村,请了一个道士,做足了几天法事才算了事,不过之后没人再敢去那里玩水,直到现在,大家也最多在那钓钓鱼罢了,也就市里来的外地人不知情,才敢下水玩。

  本来这件事应该留在老人们闲聊的话里,可是却正巧被我碰上了。

  夜幕马上就要降临,我知道我必须要离开。当时虽然小,但走路的速度还算快,顺着溪水走,太阳在天边还剩一半的时候,我就发现我走在平地上了,可是愣是没有找到水库,溪水也不知道通向哪里,而且人还在森林里。

  我心里有不好的感觉,但又没办法,只有按照老师教的,依照溪水继续走,希望能走回家。

  可是越走,我心里的预感就越不好,溪水到达平地之后,并没有流出森林的影子,同时我也不敢返回,因为溪水中途根本没有分支,往回就是山上,眼看天马上就要黑了,我只能加紧脚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