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许多人的印象里,道士大多待在道观里,持着国家印制的道士证,将中国唯一的本土道门宗教传承下去。如果是走上街头摆摊解卦,则会被大多数人认为是骗子。

  国家没有给我颁发道士证,不过,我却是一名有着真才实学的道士,和坐在观里的那些道士不同,我是个在家道士。

  道士有出家和在家之分,出家道士不蓄妻、不茹荤,必须出家住丛林。而在家道士则可在家立坛,朝夕礼拜,不必出家修行。

  先介绍自己吧,我叫赵一凡,本来是有父母的,但是人生中的一个大劫难,导致我成为了无父无母的孤儿。因为年纪太小,我唯一能记住父母的模样,是当时见他们遗体的时候。

  1999年,四岁的我,成为了一个孤儿。

  我并没有住进孤儿院,而是理所当然的回到农村,住在了爷爷家里。奶奶死得早,在小的时候偌大的老房子里面只有我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和那个不爱说话阴着脸的爷爷,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当时的场景有点瘆人。

  而且,我曾经无意中听见爷爷讲过,这村子曾经发生过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这使得当时的我,更加害怕这里了。

  不过幸好,爷爷的老房子虽然冷清,村子也被他的故事蒙上了一层恐怖的阴影,但村子里也有几个小孩子陪我耍。他们父母都到城里打工去了,只好跟着爷爷奶奶一起住,由于都没有父母的管束,自然而然我跟他们就能野到一块去了。也正是当时那些小伙伴的欢笑,冲淡了我因为父母双亡的悲痛和住在老房子里的恐怖。

  我本身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普普通通的一个小孩,但之后能成为道士,却与爷爷脱不了关系。

  时间如梭,2003年我八岁,记得那一年是个傍晚,因为当时是暑假,爷爷也不太管我,我玩到了太阳下山才回来,还没踏进老房子的门槛,就听到爷爷和某人说话的声音。

  “老家伙你可好久没来我这儿了……”爷爷笑着说。

  这是我印象里,爷爷第一次发出笑声和他人说话,这让我有些吃惊,因为在我面前爷爷总是板着脸。

  “是啊,好久不见。”陌生人回答。

  “你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变。”

  “嗯……你孙子好像回来了。”

  我有些没想到,我安安静静躲在门外,那个陌生人竟然能发现我,最后我老老实实的走了进去,爷爷和这个陌生人并没有对我发怒或者是责骂我偷听,那个陌生人反而还笑嘻嘻把我揽过来,给了我一颗城里才能买到的糖。

  我偷偷看了一眼爷爷,发现他又板着脸了。

  后来,这个陌生人成了我的师父。

  我那个时候很怀疑,我的爷爷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爷爷,因为他总不给我什么好脸色看,可是我又没犯什么错。不过当时年纪太小,后来我才知道,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个陌生人叫李正狼,看起来年纪大概三十岁出头,可是发鬓却有些白头发,据他自己说,他是爷爷的拜把子兄弟,可是我爷爷结婚晚生我爸也晚,我爸结婚晚生我也晚,我当时虽然只有八岁,可是我爷爷却快要八十了!

  不过我没想那么多,因为什么叫做拜把子兄弟,我当时都不能理解,不过之后想起来,倒是觉得越想越奇怪。

  李正狼大叔在我家没住多久,但待我特别好。不过说起来也好笑,小孩子认为某人对他好其实并不复杂,简简单单带着他出去玩就是了。

  当时李正狼大叔就是如此,我早上一起来,他便带着我出去玩,把我带到我和那群孩子平时不敢去的山上,那座森林里‘探险’。

  当时我觉得李正狼大叔带我出去玩,是因为喜欢我,但他其实是另有目的,似乎是在寻找什么,把我带到山上后,通常只会在固定的地方陪我一会儿,然后以各种名义,消失在深山里,让我在那等着他。

  李正狼大叔又给了我一台只有俄罗斯方块的山寨游戏机,我对此就毫无怨言,安安静静的在那等他了。

  接连好几天,他都把我带上山,却留我一个人在那玩游戏机,当时我是一点意见都没有,但也不奇怪,不说我小时候,就说现在有哪个小孩子对游戏是有免疫力的?给台ipad就能玩上一天了。

  不过那天特别不走运,李正狼大叔可能忘记给我换电池了,他走了之后我在原地玩了一会儿,就发现黑白屏不显示东西了,没电了。

  B酷匠)、网t正UO版z首(|发

  当时我觉得特别茫然,看了看时间还早,李正狼大叔起码得黄昏了才会回来。

  望眼四周都是寂静的森林,没有游戏机吸引注意力,我一下子感觉这座森林似乎有一股阴气,让我不寒而栗。

  我当时想都没想,一手拿着游戏机一边喊着‘叔叔’就去找李正狼了。

  不过我根本就不知道李正狼去了哪,找也是瞎找,加上又没有到过这座森林里,毫无意外的迷路了。

  那几个小时,大概是我人生里最黑暗的记忆吧,我一直找,找到天色渐渐变暗,猫头鹰发出恐怖的叫声准备出巢,我知道这样下去肯定找不到李正狼,于是准备下山。

  毕竟是山村里长大的孩子,当时的老师多数又是村里人,一些基本常识在学校早就教过。比如山上迷路了就往地势低的地方走,肯定能下山。不过光是这样也只能做到下山而已,但当时走运看到了条小溪,就想到村子里那个防洪用的水库以前是条河流,这小溪很可能是通向那里的。只要能找到水库,返回村子就不难了。

  说到村子的水库,就不得不说说爷爷说的那个恐怖的事情了。

  事情发生在改革开放的初期,村子的那条河刚刚被修建成防洪用的水库,除了有些深,水不像以前那么湍急,一到夏天那里是挤满了小孩和大人。往年那里也没出过什么事,可那年却特别邪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