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美人儿终于放过我了,都笑得我出眼泪了。等恢复好之后才说道:“今天大家也累了,洗洗睡吧,有什么事情床上再说”

  “臭流氓,又想这个事情”冰心抓起枕头打我头部说道

  “谁叫你两个长得那么迷人呢,我也不想的啊。再说了,那个男人不色的。”我无奈的说道

  “就你特别色,我告诉你,我今天也来哪个了,所以,你也不用想了”冰心有些无奈的说道

  什么,你也来了?怎么两女同时的啊,这还让不让人活的啊。估计今晚我又得当柳下惠了。

  Z酷匠$“网永k久q,免E费y看y小T说{

  “安雅,我们去洗澡去”冰心拉着安雅往洗手间走去。

  安雅也怕留在这里看到我那失望的眼神于心不忍。所以也跟着冰心走了。反正两个人还没认识不坏之前,也经常一起洗澡。所以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我也倒觉得没什么,两个女人洗澡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要是两个大男人一起洗澡的话,我可受不了

  “不坏,我们去洗澡咯。门可没锁哦,不可不许偷看哦”心心笑着和安雅走进了洗手间。

  门不锁?你这不是提醒我去偷看吗?你还叫我不许偷看,你这是闹哪样啊,难道跟那个禽兽和禽兽不如的故事一样?我去偷看你嘛,你就骂我是禽兽。如果我不去偷看吗?等下你想我去偷看,那我岂不是连禽兽都不如?

  不过说实话的,虽然和两位美人儿发生过关系了,但说仔细看她们身材的话,我就看过安雅的,而且还是安雅家。冰心的,就不用说了,那晚喝醉了,压根不知道是怎样的。

  想用透视眼去看看,却又忍住了,狠狠的骂自己一句:“自己还真是屌丝,都是自己的女人,你还需要用透视眼?屌丝的气质也完全流露出来,怎么说自己都是高富帅了,要看,就正大光明的看。

  决定就要做,当下跑去洗手间。

  “心心,来了,来了。不坏来了”安雅有些紧张的说道

  “哼,这个色狼”冰心嘴上不满说道,但心里还是蛮期待与不坏一起洗澡的

  原来,两位美人儿正在洗手间里穿着完整的衣服呢,根本没有洗澡的迹象。正等待我是否来偷看呢。

  看了看这薄薄的门板和脆弱的门锁,手了出来又放了回去,一直都没下手,在想做禽兽好呢,还是做禽兽不如好。哎,算了。敲门吧,愿意的话就进去

  于是伸手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就传来了里面冰心的声音说道:“有什么事吗?”

  “开门,我也洗洗”我大大咧咧的说道

  “色狼,你要是刚进来,我可是叫的哦”冰心一本正经的答道

  哎,就知道结果是拒绝的,算了吧。不看了。免得等下看的欲火焚身,没办法解决就更麻烦。

  当下就忍住,然后就回到床上躺着了。今天就再次做一次柳下惠。

  两位美人儿在里面紧张的等着门的打开,等了半天,也不见我有来偷看的迹象。冰心不由得开始有些气愤起来说道:“真是的,拒绝一下而已,就走了”

  “哈哈,那证明不坏也算正经咯,不算是老色狼咯”安雅笑着说道

  “哼,估计他是怕欲火焚身,没办法解决”冰心没好气的说道

  “好了,好了,我们洗澡吧。”安雅无奈的说道

  与此同时,黑哥和自己的小弟去医院包扎好之后就马上去找花狼了。等找到花狼的时候,花狼正搂着几个浓妆艳抹的小姐调着情呢,看着黑哥那被人打的模样,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问道:“黑子,谁打你”

  “大哥,我被上次在旅馆那小子打了”黑子向自己的老大哭诉着

  “哪个啊”花狼疑问到

  “就是上次我在旅馆监视那小子,后来你去到,他跑了那个”黑子解释倒

  “他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吗?”花狼一听到,立刻打起精神来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今天我在饭店遇到他了,然后我想为老大报仇的,但没想到他把我和兄弟们都打伤了”黑哥很正义的说道,好像真的一心为老大报仇似的

  “操,上次让他跑了,现在还打我小弟。”花狼拍了大腿说道:“现在他在那”

  “不知道,S市那么大,想找到他也很难啊”黑子无奈说道

  “这个时间段出现在饭店,应该就是说他肯定是在附近酒店、旅馆什么之类的地方。”花狼想了想说道

  “狼哥,你的意思是”黑哥似乎想到了什么,疑问道

  “没错,只要派人将那区域的酒店、旅馆搜查,肯定会找到的。不过对他一概不知道,这也难办啊”花狼寻思着说道正在寻思怎么办的时候。花狼地电话却突然地响了起来。花狼一惊。以为是海爷打来的,连忙拿起了电话。遗憾地是。却是一个陌生地号码。

  “他妈的哪位”花狼有些不情愿的接起了电话,就出口骂道

  “是花狼老弟吗?”对面说话地,是一个有些沙哑的男声。

  “我草,你他妈谁啊?敢叫我老弟”花狼并不熟悉这个声音,现在心情不好,态度上就更不好了。所以出口就是粗口

  “我是任渣啊,花狼老弟,你忘了吗”对面的男声自我介绍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kingH说:

  大家可以踊跃加群,可以知道几时更新哦。群号:76179910(每个月得到打赏金额将拿出百分之十贡献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