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房间里口,安雅此时慌的六神无主,在原地上来回踱步压低声音紧张兮兮的说道:“不坏,你不是设置好闹钟了吗?怎么我都没听到的。”

  其实闹钟确实设好的,就放在我枕头边而已。不过由于刚响起那一刻而已,我就直接用手把它按停了。而安雅还抱怨了一句谁那么早打电话来啊。就又继续呼呼大睡了。

  我只能无奈的两手张开直摇头。而安雅就越来越紧张了。我看着安雅这样子就不由得好笑。而安雅看见了埋怨道说:“我都急成这样了,你还笑。”

  安雅说完这句话,我都听到都带有点哭腔了,我赶紧紧张的看了看房子的结构,摆饰,看见安雅的房间的衣柜有差不多人头那么高,如果挤挤应该可以的,于是我也不管安雅的话语,就直直的走到衣柜面前,拉开衣柜,没想到,安雅这丫头的衣服整整把这衣柜都塞满了。人家说,女人的衣服多,多到衣柜都塞不下这句话果然没错的。我见此路不通,赶紧找下一目标,那就是床底下了。我就赶紧跑到床底下,拉开床单,我去,下面是挡住的,根本就进不去。而安雅看见我跑来跑去,到处都吃瘪,不由得会心一笑。

  我摸了摸头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嘿嘿,没办法,到处都不通。”

  “哎呀,你这傻瓜,你再怎么躲也好,你也得出来吧?再说了,一会我母亲肯定去叫你起床的。如果我母亲去叫你起床,发现你不应,你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就毁了。”安雅无奈的说道,但已经没有刚刚如此紧张了

  我听到之后,感觉也是,我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这么简单的问题一定能想到的呀,所以能解释的是,我听到安雅的哭腔才出问题的,一定是我太在乎安雅的,对,一定是。我在心里拼命的找答案的来安慰自己。

  “哎,马死落地行,就这样出去得了,反正你父母也同意了。不怕。”我终于下定决心说道。不管了,躲躲藏藏也不是办法。

  安雅见我如此提议,瞬间惊讶起来不知不觉音调也大了起来说道“你开玩笑吧?我父母昨晚才答应你而已,你就跟他女儿睡在一起了,我父母会怎样想你啊。你让我把脸往那放啊。”

  我见状,赶紧捂住安雅的嘴巴,静听周围的环境,而安雅房间此时也静的连跟针掉下地上都能听见啊。我也在心中启动了透视眼,透着房门,看看安雅母亲有没有听到。只发现安雅母亲正在准备抬高手臂敲门了

  我只好小小声的点点头说道:“你母亲准备敲门了,不要那么大声叫了,万一被你母亲听到,就完蛋了”

  安雅乖巧的点了点头,也知道刚刚确实是大声点。果不其然,安雅的母亲再次敲了敲门说道:“安雅,你好了没啊,快点,还要叫醒不坏呢”

  “快了,快了,我在换衣服呢。”安雅装着在换衣服的样子,带有点埋怨的声音回到。而此时的安雅也没有在意我刚刚为什么会知道母亲会敲门的。

  我走到窗户,打开玻璃窗往外面看下,发现安静的房间的阳台是紧紧的挨着的,而安静的房间刚好是和客房对面的,只要我跳过安静的阳台,然后快速的从安静房间逃回客房,如果速度够快的,应该赶得及的,除非安静的房门也被人敲着,不然溜回客房是没问题的。

  于是我回头对安雅说道:“我找到办法了,我从你这里跳到安静的阳台,然后再溜回客房就行了。昨天晚上我观察过了,我和安静的房间是对通的。”

  安雅听到我话之后也走到窗户看了看自己的房间与安静的阳台距离,发现也不是很远,如果小心点,还是能达到安静的阳台的,但如果不小心掉下去的话,这可是五楼的啊,掉下去还得了。所以安雅打死也不让我冒这个险。大不了,自己和不坏出去就得了。最多丢一下脸而已,脸皮和爱人相比,爱人自然比脸皮重要一百倍。当下就抓住我的手臂拦着我,坚决的说道:“不行,不行,这太危险了。”

  我把安雅的手握住让她放一百个心说道:“哎呀,你相信我,这点距离难不到我。”

  f:酷匠!网唯&一f@正F+版v‘,!V其|他/o都8是盗D版

  安雅此时依然还不肯,头拼命的摇。无奈我只好稍微有点凶道:“你忘记我可是无所不能的,这点距离而已,你看我表演吧。”

  “真的?”安雅半信半疑的问道

  而我个人觉得,这点距离肯定是没问题的,不过为了安全保险还是在心里呼叫了X,不过这次看见X,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像个投影似的,而现在好像变得更真人化,好像我和X面对面接触一样。不过此时此刻情况危急,也不好八卦那么多,反正和X的时间多得是。所以就立马心急的问道:“X,如果我从这里跳到隔壁的阳台,再从隔壁的房间回到客房有没有问题。”

  X微笑着说道:“我说不坏,即使没我的帮助,由我为你的强化,你跳到隔壁阳台轻而易举拉。”

  当我看到X的笑容的时候,我这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这一笑,足矣让人把整个江山送给她。一直以来X说话都是面无表情的,所以搞得我都以为安雅、冰心这种校花级别的笑容已经足够美的了,但现在与X相比,根本无法比。不过想了想也对,X虽然美,但一直面无表情的,像个冰冷的机器人,所以也缺乏了一种美。而现在的X就像真人一样,带给我的感觉已经完完全全不同的了。这一次与X的对话,我发现X身上的变化多得我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这是原来的X了,这是福是祸呢?

  正当我想继续问下去的时候,安雅推了推我带有点埋怨的说道:“喂,不坏,你在发什么愣呢?”

  我被安雅被这一推,也无奈的暂停与X的对话了,因为我也知道此时此刻讨论安雅的房间最重要的。所以结束了与X的对话赶紧对安雅说道:“行了,老婆,你赶紧换好衣服吧。我过去了。”

  我不等安雅的回答,直接一个翻身就窜到窗外,再朝安静的阳台上使劲一跳,干净利落潇洒的落到了地面,落到地面我还向安雅做了个耍帅的姿势。而这一连串动作,看的安雅好一阵目瞪口呆,正感叹着越来越看不穿我了,好像任何困难的事情在我身上,都不是事一样。也心里越来越担心,我如此优秀,会不会再吸引一大堆女生,有冰心的插入也够头疼了。不过当看见我向着自己耍帅的时候,心里的猜疑大大云消雾散了,不坏还是之前不坏。依然还是如此这样。

  安雅见我安全已没问题,所以也转身进自己的房间,打开衣柜毫不犹豫的拿出一件黑纱的连衣裙。而安雅拿着这件连衣裙也回想起了上次被不坏救了失去初吻那一天。这一天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也许,就是那一天,对不坏产生了好感。不过也庆幸自己,拥有一个如此好的男人。

  安雅把这一件黑纱的连衣裙穿上后,就打开了房门。就看见安雅母亲正想再次敲着自己的房门。。

  而安雅的母亲看到自己的心肝宝贝出来不由得嗔怪的说道:“我的心肝宝贝,你终于出来了。”

  安雅见母亲没看出什么端倪,这才偷偷松了一口气。也抓住安雅母亲的手撒娇说道:“不好意思拉,我刚刚在挑选衣服,所以就迟了。”

  (晚上还有一更,还没点击撸撸或者追书的,就别手下留情了。我的贴身美女手机,因有你们,才会精彩。这些字数不算在文章里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kingH说:

  若是没有账号的,麻烦大家用QQ或者贴吧号登陆酷匠网,帮忙点下封面下的「撸撸」和右上角的「追书」,king感激涕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