捋劲是向旁的横力,三分向下,七分向后,用时要含胸转腰坐胯三者一致,防止对方肩击胯打;挤劲是向前推扌郑之力,挤在手背,另手辅之,要点在于双手用力一致,两脚抓地前弓;按劲是向前推击或上掀之力,用时须顶头悬含胸拔背用腰力发出;采劲是以手抓住对方手腕和肘部向下向后下沉之力,用时要含胸缩胯,一般是先采后挒;挒劲是以手向左右上下挡开之力,用时要身躯配合以腰带动;肘劲是以肘击人,在近身时使用,有“远拳近肘贴身靠”之说;靠劲是用肩击胯打,贴身时使用。

  只见他们三人分开冲下来,那个叫森哥直直伸出右拳让我大阳穴打来,而另外一个瘦点的青年直接伸出腿往我腰部踢来看,而还有一个胖点就更加阴险了,直接以个扫堂腿往我脚步扫来,好家伙,这感情让我无从可逃啊,如果后退避开扫堂腿,定会中森哥的右卷和腰部被瘦青年踢中,相反,如果抓住瘦青年踢我腰部的腿,我就会被胖青年扫堂腿一扫倒地,虽然可以避开森哥的右拳,但我知道,一旦失去重心,倒下,他们会不择手段的硬着把我打败。

  我轻轻一跳,把胖青年的扫堂腿踩住,他们见状,以为我肯定躲不过他们右拳和腰部的一脚,嘴角都扯起了微微的坏笑。不过可惜呀,他们并不知道太极拳就是讲究“以柔克刚以静制动以弱胜强”。就当瘦青年的脚踢中我腰部的时候,奇迹发生了,只见我腰部一扭,正好借瘦青年脚力往森哥踢去。而森哥就惨了,以为他的右拳打中我了,结果没想到且被同伴踢中腰部。只见森哥现在的表情就好像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痛苦样,我不知道瘦青年出了多少力气,不过估计是出尽力了,不然也不会这个表情。而胖青年想把腿从我脚下拉出来,我不禁的加重了腿部的力度,胖青年怎样使劲都拉不动。我冷冷的说了句:“你若是不想你腿断,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动。”

  而瘦青年和森哥就惨咯,我把他们两个当小白鼠一样虐待。森哥出拳打我时,我就把借力转到瘦青年身上,而瘦青年打我时,我就把力度转给森哥。只见他们疼得苦不堪言。而我,就好像是个投影一样,虚无的。明明打到我,而从我身上转移打到对方。如果细心点的人会发现,地下已经形成了一个太极的图案。

  你们一定无法想象安雅和冰心此时此刻正在干什么。她们既然跑去石凳子坐着,然后拿出之前买好的零食一边看一边吃。好像是看精彩表演一样。这两个女人也太放心我了吧。以前看见我打架就担心得要命,但自从我展现国术之后,虽然她们不懂,但既然以为我天下无敌了。

  随后我也把胖男子的脚放开了,因为他们三人完全伤不到我身上一点。当然拉,这也幸好他们经常花天酒地,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体,我才能像耍猴一样耍他们,如果再加多几个人,我估计也得跑路了。我可不像电影上那些人一样,可以一敌百。有句话说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你们走吧。再打下次,我可是不会客气的。”我也不想继续跟他们纠缠下去说道

  “你就吹牛逼吧,虽然我不知道你身体怎么回事,打你,既然能转移到我朋友身上。但这次我们学聪明了,一个个上前打你,我看你如何借力打力。车轮战方式,累都累死你。”森哥不服气的挑衅说道

  “佛门重地,原是清净,就是因你们这些败类再次打扰,也罢,我也不是什么圣人,给你们机会不懂得珍惜。那接下来就不要怪我了。”我看见对方给面不要脸的模样说道。

  只见森哥又是以右拳直冲上来,估计出尽了全身力气,脸上青筋都露出来了,显得更加面目可憎。不过在我眼里,却感觉更加猥琐了。我也不想浪费时间了,这次准备以硬碰硬。我也集中所有力气伸出右拳,只怕这次,这森哥手是断定了。

  霎那间,正看要对上的时候,突然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我的拳头和森哥的拳头正被他抓住,动也动不了。要知道,我由X加强的身体,出全身力气可以直接打晕倒一个人,如果却被他抓的动也动不了。这需要何等力气

  “阿弥陀佛,施主,何必自相残杀呢。何不坐下来好好商量呢。”只见这位方丈很和善说了一句,丝毫没有因抓住我们两个而废一点力气。此时这位方丈第一感觉是,这个方丈武功一定很强,天下武功出少林这句话是没错的。只是没想到,如此一间庙宇也有如此人物。

  “哪来的臭和尚,快滚开。不然连你也打。”森哥此时还嚣张的说道,只是他不知道也是这方丈的出现,才让你免受一伤。也没意识到,眼前这个人有多强。

  “施主,色就是空,空就是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方丈此时以放开我们的手,双手合十的说道

  “很抱歉,方丈,我本是无意,只想与女友来这上柱香而已,却没想到遭遇了流氓,打扰了佛家清静之地实在不好意思。”我很礼貌的说道。丝毫没有方丈的出现而恼怒。

  “这位施主,我刚看见你施展的太极拳很好,就是少了点气候,若连上个几十年,估计你将会是下一个杨露禅(太极拳创始人)。可问少年你武功出自何人受教。”方丈此时转身问道我了。

  “方丈,请原谅我不能说。”我无可奉告的说道。开玩笑,我不可能告诉他我师傅就是X吧,说了人家只会把我当神经病而已

  只见方丈和我说话的时候,背后的森哥既然玩起了偷袭,抬起右拳就往方丈的背后打去。

  我暗叫不好。大叫一声:“方丈小心。”

  而方丈满不在乎,背后好像长了眼睛一样,轻轻往旁边一站就躲过了森哥的拳头,我的天啊,这的有多厉害才可以啊。不知道这位方丈心境到那了,如果心境差点,估计这森哥会被人抬出去了。

  “施主,若还执迷不悟,苦得将会是你。”方丈用手拍在森哥的肩膀说道。

  此时的森哥才开始怕,额头开始流汗了,这很明显是惊讶过度的,也只有他知道,方丈拍在森哥的那压力有多大。

  酷td匠c0网永X久;w免"r费ov看/.小d说

  “这位小兄弟,请你先行离开,次由头是你们产生,自然也得是你们结束。”方丈对着我说道。

  我明白方丈的意思,是想叫我离开先,或者我待在这里,矛头将会不断。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只要安雅和冰心没事就好。只好双手合十向和尚行个礼先行离开。安雅和冰心见状,也主动一人一边挽着我手离开。

  “操,别跑。”森哥看我走既然还不死心。

  “施主,何必呢。”方丈的手在他肩膀稍微用一点力说道

  只见森哥这时再也受不出话了,仔细一看,你会发现他不仅吓到流泪,而脚也开始发抖了。估计方丈把放在肩膀的手放开,胖男子会发软下去。

  当走出寺庙门口,我才松了一口气,如果跟方丈帮森哥对付我的话,我估计接不下他三招,即使我现在对所有武功都有了个了解。若年过半百之后,回来跟这方丈修心养性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喂喂,我说你们两个,刚刚你家男人正在为你们打架的时候,你们两个既然当看精彩表演?就不怕我出事?”想起刚刚她们两个看表演的时候我就气不过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kingH说:

  若是没有账号的,麻烦大家用QQ或者贴吧号登陆酷匠网,帮忙点下封面下的「撸撸」和右上角的「追书」,king感激涕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