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再次转回安雅和欧阳不坏这边。

  “安雅,我会证明,你找的这位男人,肯定不会让你失望。”我牵着安雅的手温柔的说道。

  “嗯,我相信你。”

  我的这句话也让安雅心中一暖。随即还看见安雅已经闭上眼睛了,我自然知道安雅这是在等待我亲下去了。。我当然不会放过机会。自然嘴唇对嘴唇亲下去了。。

  “呦,还真恩爱啊。”一道声音响起。

  我正想开骂呢,靠,打扰老子的好事,睁开眼一看,看见纹身男撑着拐杖带着一大帮人拿着武器,我打开拉了安雅回我背后挡住,免得那帮混蛋又想怎样。

  对方的人开始把我团团围住,避免我逃跑,周围的行人,看见这情况,忍不住加快了脚步,唯恐殃及池鱼,有些胆子大的,仍然在远处伸长了脖子观望。

  “被我打断脚了,不在医院好好修养,还跑出来干嘛。”我沉下心,看着对方那架势,估计有好几十个人吧,来着不善啊,看来今天的事情很难善了,对方是有备而来的。

  “你TM的,今天我不让赔我一双脚,我范统跟你性”纹身男看着我势单力薄的样子,嘴角浮现出一丝残忍的快感。

  “什么,饭桶?你爸妈跟你有仇啊,还是怎么,既然帮你取个名字叫饭桶?”我忍不住讥笑道“笑你妈啊,死到临头了,还他妈给我嘴硬!今天你注定要站着来,横着出去!”范统见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怒吼道。

  “别他妈那么多废话了,要上就上,不过你们道上的规矩是祸不及妻儿,让她先走”我说道。

  “你TM是sb吧,我今晚就是这个小妞来的,我会放她走?”这时候渣哥说话了。

  操,怎么不讲点江湖道义呢。惨了,安雅怎办呢。经过一连串的惊吓,安雅浑身软弱无力,安雅哪里看到遇到这些场景啊。眼看安雅就有要倒下的趋势,好在我眼疾手快,腾出一只手,搂住了我那堪堪一握的柳腰,触及那滑腻又富有弹性的肌肤,让我心又是一荡。

  “安雅!!一会,我牵制住他们,你马上逃!!找机会报警!!!记住,不准回头!!不准回头!!”我看着这些如狼似虎的流氓,顿时打起了八分精神,一手护着安雅,一边小声说道。

  “不坏,不行。这是我惹出来的,我要陪着你。”安雅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就是不走。

  “安雅,你相信我,我不会有事的。我还要做到你十全十美的男人呢。听话哈。”虽然焦急,但还是很温柔的对安雅说道。

  我内心同时也呼叫X,想知道X有什么办法,谁知道得到的答复却是。

  “主人,我给你灌输的武术你根本无法对付那么多人,而我现在又开始没能量了,估计我剩下的能量只能帮你更加强身体了,希望你能突破吧。”X说道。

  “不会吧,不过算了。辛苦你了。X”哎,看来我也只能认命了。希望老天有眼。

  操!都给我抄家伙上!”渣哥也不和我废话,猛的一扬手,开始慢慢退后。

  我见被围的三百六十度,密不透风,开始着急了起来,平生第一次离死神那么近,心有不甘,好不容易改变命运了,好不容易能把自己失去的再夺回来,我绝不允许这一切再次失去,而且安雅还在身边,我知道我一倒下,安雅肯定会被这些混蛋糟蹋的,只能求她能跑掉了。我一边护着安雅,神情戒备的看着周围的混混。

  气氛越来越紧张,越来越压抑,终于,有人实在是受不了了,大吼一声挥着刀砍了过去,剩下的人才如梦初醒,也跟着冲了上去。

  我见他们冲来,也不管后面的人,直接一脚踢在冲在最前面的小混混。用了十成力气,之间这个混混一头栽到在地,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还把后面的人都搞到了几个。。

  渣哥都吸了一口冷气说道:“这家伙还真是大力,幸好带多了点人。”

  前方的人被手脚并用这攻势打得行动一滞,这一愣期间,终于有个路能出去了。我赶紧叫安雅:“快走。”

  “哦哦”安雅从我背后拼命的往小区跑。内心一直的说道:“不坏,你给我坚持着,我马上叫人来救你。”

  其余的小混混们见状,转身就要去追安雅,好在我早有准备,及时的拦在众人面前,有一个不怕死的不管不顾,想直接绕开我去追逐安雅,我直接飞起一脚,将他踢得老远,后者躺在地上,痛的大呼小叫,在地上一个劲的翻滚,“哎哟!痛死我了!!”,不过也付出了代价。当动作渐渐慢了下来,冷不防背后被砍了一刀,接着右手臂也被砍了一刀。上面的血汩汩往外流。

  见伤到了我,那鲜血顿时激起了众人的血性,只见他们红着眼睛,嘴角挂着一道嗜血的弧度,渣哥口中大喊道:“操你妈的,刚不是很拽吗?

  我背靠着墙壁,忍着伤口的剧痛。不过看见安雅也终于逃脱了,我也放心了。我舔了舔上面的鲜血,大吼一声,扯过最前面的头,狠狠的朝他的脖颈上咬了过去,忍受着口中传来的一阵难闻的汗味和血腥味。嘴上的力道越来越强,鲜血顺着嘴巴滑向喉咙,再到腹部,被咬住的小混混再也忍不住那锥心的痛苦,歇斯里地的痛呼起来,“啊!!!!!”我如同吸血鬼一般,似乎是吃饱了食物,将手中已经休克的身体随意丢在一边,不理会身上还在流血的伤口,我信步走到距离大毛十步远的距离,邪惑的朝他勾了勾手指,“来啊!老子今天拼了”说完,还舔了一下嘴唇,看的仁渣心里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仁渣大喊道:都给我上,一刀奖励一千块。

  有了利益的驱使,众人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挥舞着手里的刀,呈扇形状吆喝着冲了上来。没过一会儿,我全身上下又多了大大小小十多处伤口,鲜血再次染红了我的衣服,活脱脱一个从地狱而来的血人。

  “啊...........”我大喊一声,捡起地上一把刀,不管什么的伤,一步步朝着对方走去。

  众人被我近乎疯狂的举动给吓到了,双腿不自禁的打起摆子,这还是人吗??

  仁渣看见我还在死撑,就大喊道:“怕什么,上啊。他快不行了。”

  见老大说话了,也只能硬着头皮冲了上来,我突然一笑,面对砍过来的刀,也不躲,也不闪,就让刀直愣愣的砍入自己的身体,看着没入自己肩膀的刀,我直接拿起手中的刀看下去。

  仁渣忍不住打了一个寒蝉,看着我那犹如地狱魔王的面容,如刀削般犀利的眼神,任渣真的开始后悔了,后悔不该去招惹这个煞星!心中竟然升起了自己都不知道的退却,胆怯!

  不过身为一个老大,连个小子都解决不了以后还怎么管理小弟。不由大喊一声:“操,现在开始,谁将他砍倒,我奖励一万。谁不上的,家法伺候。”

  其实这些小弟早就想丢刀跑人了,但见到老大如此说了,忍不住金钱的诱惑还有家法的可怕,只能硬上了。

  ◇◎酷匠;网=B首发w

  此时的我早已透支了,只是再硬撑而已。他们这次再砍上来,我也无法抵挡了。哎,看来我这一生又得这样结束了。老爸,老妈,还有安雅再见了不过幸好听到我这辈子认为任渣说过最好听的话了。

  “警察来了,赶紧跑。”任渣从看到跑来的警察赶紧说道。。

  那些小弟听到赶紧丢下手中的刀,,逃之夭夭了。

  最后,安雅终于带着警察来到了,可惜来迟了,她见到的只是一个血人,全身插着刀的血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kingH说:

  若是没有账号的,麻烦大家用QQ或者贴吧号登陆酷匠网,帮忙点下封面下的「撸撸」和右上角的「追书」,king感激涕零..........